【杜耀明评论】国家任务必须肩负责任 由乱转治怎可自暴其短

2021.12.16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杜耀明评论】国家任务必须肩负责任 由乱转治怎可自暴其短
粤语组制图

特区政府及亲北京政客正陷于进退两难,既要总动员催票,以达到高投票率,也要打定输数以管理期望,为极可能出现的冷淡选情铺砌下台阶。

当不同民意调查机构都发现立法会选举投票意欲偏低(表示肯定投票的由30%至38%而已),特区问责官员以至亲北京政客为免结果尴尬,不少预早为选举降温,反正亲政府者包揽绝大部分议席才最实际,直至港澳办主任夏宝龙重要讲话一出,才义无反顾,争取高投票率。夏主任的说法是,投票不仅是选贤与能,更代表「对『一国两制』的坚定信心、对国家富强昌盛的美好希望、对香港繁荣稳定的共同心愿」。换言之,今次选举投票不只显示是否支持新选举制度,更代表是否支持国家,投票率高因此是理所当然的。

近十日来,特首以至问责官员各出奇谋,呼吁各界踊跃投票,甚至有官员胆敢说「不认同新选举制度更应该投票」,不怕廉政公署过问也不怕捣蛋选民投下废票。可见,他们压力十分沉重,投票率(当然是有效票)若只一半也不到,除了有损国威,若从中央官员不会犯错的角度看,结论必定是特区官员以至亲北京政客办事不力所致,他日认真追究的话,后果如何,实在耐人寻味。

因此,特区官员和亲北京政客不得不努力寻找下台阶,否则民调结果成真,政治责任难免上身。近日有「爱国」人士提出,投票率高低不代表社会是否支持新选举制度,因为选民不投票,除了不满新制度,也有其他原因,例如社会不再泛政治化引致投票热情冷却、直选重要性降低及候选人知名度低、亲政府选民投票意欲减弱等等。

这种修正说法,不但政治不正确,甚至弄巧反拙。不错,投票不投票除了表示是否支持新制度,也出于其他考虑。但这种想法不能也不该掩盖夏主任讲话的政治主调,即凡是支持「一国两制」、国家富强、香港繁荣的都会投票,而不投票即是不支持。在他看来,国家政策正确,「爱国者」治港万岁,不论甚么其他消极因素,支持者总该多于不支持者,而制度自信也该是自信得到香港人以票数认定,断不是支持者寡也毫不在乎。

从政治原则看,新选举制度既是特区由乱转治的定海神针,又怎怕得不到香港人的支持呢?即使达不到2019年区议会投票率71%的历史纪录,总会有五成至六成投票率吧。

注意,夏主任表明凡是支持国策的香港人,都会投票选出代议人,当然不限于「爱国」群众。以前年区议会选举数目计,投票率71%,亲政府选民占四成,他们今次全数投票的话,投票率仅达28%,的确与民调数字接近,但离开夏主任的目标远甚,因为他主张以「最大限度拉长包容多样性的半径」,画出一个最大的「爱国爱港」同心圆。所以,即使只取得一半民主派选民支持(区议会一百八十万民主派支持的一半,大概是选民总数20%),投票率也接近五成,怎可能自满于不到三成自己友选民的支持?

从政治操作看,所谓消极因素,都是可以移除的障碍,所谓纲张目举,绝不是推卸责任的藉口。政客会说,香港不再泛政治化,社会对抗经已冷却,因此投票率不会高。其实夏主任的指示,不外要求官员和政客交出成绩,以显示支持国策及国家者众,香港从而转入盛世,倘若有效投票率五成也不到,又凭甚么清楚表达大家对新制度的支持,又从而展示民心回归了?投票率若仅及三成的话,难道可以假想支持者都信任制度所以放弃投票,自圆其说而不引人讪笑?

此外,他们又指选举的竞争程度降低,打击了亲政府选民的投票意欲。这样的下台阶,除了反映「爱国」政客连动员自己的群众也信心欠奉,更显示他们有意将责任推到国家身上。例如他们抱怨直选比例降低,民主派不派代表参选,都冲淡了竞争气氛。言下之意,投票率低,责任在于中央,非战之罪也。但他们可有抚心自问,中央养兵千日,如今「爱国」候选人知名度低、「爱国」政党动员力不足、「爱国」群众投票意欲不强,他们难道毫无责任,又只是中央监管不力所致?

建制中人为高投票率减压以自保,其情可悯,但总不能推掉一切责任,也不该将矛盾尽露眼前,他们眼中的「外部势力」若因此有机可乘,他们更是难辞其咎,也为忠诚废物立下又一典范。


(以上评论纯属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台立场。)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