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耀明评论】小心防守大胆进攻,教协可扭转香港人命运

2019-12-26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北京的对港政策以镇压为主,无助解决官民冲突,甚至适得其反,但绝非糊涂妄动,散漫无力。相反,打压必更野蛮亦更有系统,在未来一年,将考验香港人的抗争智慧。

如运动中被捕的中小学老师,即使仍等候法庭审讯,教育局局长杨润雄未审先判,竟可违反程序公义,要求所属学校予以停职,并限制老师的网上言论。又如警方以调查洗黑钱之名,冻结抗争者支援组织「星火同盟」七千万元资金,但调查人员无法提出洗黑钱的理据,例如黑钱的来源和去向,此举不外是打击支援抗争者的财政基础。可见逆权运动仍未结束,当权者已急不及待,开始清算行动。

不过,压迫者越乱来,越刺激起公民社会的斗志、危机感和应变力。杨润雄未审先判和警方粗暴执法,首先惹来法律维权,以保障港人的财产权和就业权。当局若坚持错误,滥用公权力,阻碍支援组织正常运作,或者无理剥夺教师的专业资格,只会得到《禁蒙面法》的同等下场。其次是继续为逆权运动助燃,为教育界以至整个抗争吹起集结号,以捍卫专业以至基本权利的旗帜,对抗暴政。其实冻结资产非同小可,警方可随意行事的话,等于侵犯私有产权,那就如「送中」法律一样,有切身之痛者岂止「送中」人士,还包括以香港作为资产集散地的商家和企业。

从社会的角度看,当局这些侵权行动,代表政权对民间组织和不同专业的冒犯,因此大家除了立即捍卫受侵犯者的权利,长远来说,有需要加强民间社会的力量,如地区组织、工会和专业团体。社区方面,逆权运动人士在区议会取得压倒性优势,开明进步的力量可以遍地开花,监督地方事务(如区内学校有否停止被捕老师的职务)。同样,专业团体除少数外,大都崇尚民主自由人权法治,经历今次逆权运动之后,相信更多专业人士愿意挺身而出,主政有关团体,以专业代表的身份主持公道,扶助官司缠身的其他专业人士。

相较之下,工会力量需要急起直追。现时全港劳动人口接近四百万人,但参与工会人数仅八十多万人,不到总数百分之廿五,工会数目不到九百个,动员力量十分有限,未来一段时间需要加倍增加工会及会员数目,才能有力发动全港罢工,继续向政府施压,并捍卫雇员抗争的权利。

尽管香港工会底子弱,但只要捉住要害,仍可产生重大影响。重点是先在一些策略行业发展工会,如交通、运输、能源、金融、公务员等,这些行业罢工的话,社会势必濒临瘫痪。其次是运用现时教师工会「香港教育专业人员协会(教协)」的优势,扩展全港的动员网络。

目前教协会员人数近十万,广布全港近一千一百间中小学,是全港最有影响力的行业工会。再进一步,应该在每间学校成立工会,要求参与校政,以改善教师待遇,提升教学质素,并且保障教师权益,防范政治侵损专业,对付教育局对学校日渐加强的微观控制。

教师工会若能广布全港中小学以至幼稚园,除可对抗当局打压,更有助立法会变天。立法会共七十个议席,来年九月换届选举,民主派加本土派直选得票率即使与四年前接近,仍至少可得三十席(地方直选十九席、超级区议会三席、专业人士的功能组别七席、区议会互选一席),只要多取六席便可过半,控制立法会的立法权、财政权和调查权。

一般认为,其中两席相信可从馀下两个专业人士界别(工程界及建筑、测量、都市规划界)取得,另两席可望从饮食业及零售业两个功能组别打主意,再从地方直选多取两席,即可占领立法会。较少人注意是劳工界的三个席位,因为由工会推选产生,而过去,从属或听从北京的工会组织一直占多数,三个议席从来都是他们的囊中物,早已失去竞争意义。

不过,教协若积极成立学校工会作为教师维权据点,将可扭转局势,亲北京工会组织再不能主宰来自劳工界的立法会三位人选。目前中小学加幼稚园接近二千间,教协只需在其中一半成立属会,加上职工盟近一百个倾向支持民主派的工会,全取劳工界三个议席再也不是梦。

时局艰难,但望崇尚专业的教协可放下身段,一为教师维权,二为占领立法会以反制政府,全力发展基层工作,并且打好攻占立法会的一仗。


(以上评论纯属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台立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