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良懋书评:《五常问答室》

经济学家张五常在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初才首次在中文报刊发表中文作品,经过近四分一世纪后的中文实践后,他又进军互联网,更在网上开辟《五常问答室》。现在,他把头一百篇网上作品结集成书,交由香港的花千树出版有限公司在2008年4月刊印,这是张五常的新尝试。
2008-12-26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新书《五常问答室》的副题是「地球同学问‧张五常答」。据作者在序言透露,「五常问答室」是一位同学替他在网上搞的玩意,来自五湖四海的「同学」自由提问,由网上负责处理的同学先行挑选,到张五常那里再挑,选中回答的,「十题答不到一题吧」。而每期问答的名目由主理该「室」的同学起的,有时网站的编辑刻意招徕,修改一下;出版前再由出版社编辑修订并且分门别类,至于名目为何,张五常强调,他是没有参与或左右的。

在互联网效应无远弗届的今天,连经济学家都努力开发网上互动平台,可见张五常脑筋灵活,因时而变,所以他的读者迅速由平面传媒的报纸,跳进无限深广的网上世界。加上网民自由提问,张五常得承认,「其变化比我自己可以想出来的大得多」。例如2008年年初,网上「小林」同学问:普通话会否替代英语,张五常回答说,估计未来二十年,中文会成为国际语言是可以肯定的,「然而,要中文替代英语则不可能」,并且忠告同学「不学好英语是愚蠢了」。而这条问答内容,并没有收录在何良懋要介绍的《五常问答室》一书。

本书内容分作九大部分,都是因应网上提问而回答,颇为庞杂。由读书、教育和择业,到漫游中国社会;由经济话题,到文化和艺术;由货币政策的争议,到放眼看地球等,似乎到了无所不包、无所不谈地步。张五常这种网上天马行空式的「经济散文」尝试,每次长度都是数百字起至千来字收笔,往往做到要言不烦、长话短说地步,极为切合互联网世代的「阅读耐性」。

何良懋于是又想到,香港中小学校近年正推动通识教育课程,很多教师投诉「通识」课很难教,不易备课,对教学范围和资料拿捏很没把握。如果这些老师肯多上网浏览张五常的「五常问答室」,就明白张五常正是示范经济学问题通识化的高手,如何游走于无涯学海而不「遇溺」,从而得到不少教学启发了。当然,张五常思路十分广阔,长于涉猎不同知识而加以融会贯通,都是他敢于在网上「开坛讲学」底因。任何学问,要能广博要能精,殊非易事啊。

张五常书中常有些「惊世之论」,颇能引发思考。例如他主张惩治贪污犯,最好采取「以钱赎身」方式,因为这类贪污犯一旦罪成,所找到的充公钱通常只占贪来的一小部分,张五常于是建议,罚款比坐牢更为适合于惩治贪污;而且,针对贪污者,采取法定的罚款减刑,有助减少法庭贪污(页143-144)。他回答另一条问题时指出,任何政府管制都创造了贪污机会,例如交通法例,不可或缺,贪污也因而无可避免。他主张防止贪污腐败首要权利界定得清楚,其次要把公归公、私归私,避免制造以公为私地赚取外快的空间;但是,这样「谈何容易哉?」

回答深圳和香港一体化的提问时,张五常斩钉截铁地指出,这种一体化「不是上策」,理由:这样既减少了两个大城市的互相竞争,而且政治费用也会因而提升了;长远来说,港深之间既竞争又互相交易,对双方都有利。他的论据是,地区之间的激烈竞争,是中国经济奇迹的主要原因。这明显就是自由市场的经济学观点,交由市场这只「无形之手」去决定竞争成败。

在谈到人民竞争力时,张五常同样把这个课题放到市场调节机制上分析。他回应中国大学毕业生就业问题,忧虑未来中国人才素质能否持久地保持高水平。张五常认为:「在地球一体化的今天,工人或人民的收入是通过国际竞争决定的。这样看,中国参加高考的学子当然是愈多愈好的。要担心的还是教育制度的问题。十年前我欣赏国内大学的求学气氛,认为只要老师的水平大幅改进,有可为,但这些日子我是愈来愈担心了。」(页38-39)

由于逐条回答提问,在不同时间遇到类似问题,作者往往要再度阐述相关背景,以致书中个别条目有局部内容「似曾相识」,尤其以作者讲述自身经历的类似文字,在不同的地方重覆,幸而不算严重。

说实在话,瑕不掩瑜,近年备受争议的张五常懂得及时「走位」,跳出纯文字传媒的局限,摇身一变成为网上老师,天南地北一番,发挥他那普及经济学的智慧,造福广大网民,现在再结集成书,「反攻」网下世界,足见他绝非书呆子,晓得通过多媒体的作用以扩大自我影响力,真不愧经济学家的本色。

何良懋今次就同大家讲到这里,并且祝听众朋友,新年进步!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