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云书评:《台上乡魂 台下硝烟》

艺术这个名词自今年四月起,因为艺术家艾未未突然被官方拘捕,自始这个词便不絶于耳。期后,这个词亦在香港频繁涌现,一群一群的年青艺术工作者跑到街上为艾未未申冤,可是,在其他艺术展演的场地,布满的作品仍是以商业为主,要带点为国为民的忧患意识,可谓寥寥可数,跟十年文革之时,江青如何利用艺术作为政治工具,有天壤之别。

2011.05.20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bk_zhu.jpg
刘云书评:《台上乡魂 台下硝烟》

回顾过去,艺术被政治利用成为工具其实早已出现。今天想跟各位介绍的一本有趣的书,书名叫《台上乡魂 台下硝烟》,书中的主角正是今已九十三岁高龄的艺人朱克叔。

在戏剧界浸淫多时的资深老艺人无人不识纵横演艺界逾半个世纪的朱克,可是,事实上,他的名字其实不止于在演艺界中流传,即使在国民党及共产党内资深的老党员对他亦甚为认识,个中原因正如书的部份名字“硝烟”。

《台上乡魂 台下硝烟》朱克访谈录乃朱克透过口述忆述当年打仗时,如何艺术救国及个中的生活点滴。全书分为十三节,纪录了原名朱焕星的朱克如何由原本回乡教书的心志,却因“一时好胜”而改写了一生。

“当时有个怪的发现:所有外国作家有一个共通点,就是除了小说之外都总会写剧本。但是剧本作品总比其他文学类别如小说、散文、诗歌等产量较少,难道写剧本很难吗?于是,我开始找他们的剧本来看。阅读之下,又觉得剧本也不怎么难写,于是一时好胜,觉得自己也该写写剧本。”就这样,朱克回乡后,动笔,第一个剧本兼且是多幕剧的《乡魂》便跃现纸上。

约一九三五年,朱克的一生便跟戏剧扯上连系,他不断的参加了不同的剧团,亦按领导的指示往不同的地方演戏。但是,时值中国动乱之年,不是国共内斗,就是日本侵华,烽烟连连。他与其他剧团成员做的戏,目的就是要慰藉战场上的士兵与将领,又或向大众传递政治意识形态。当时一度出任他的领导更是香港民主党创党主席李柱铭的父亲李煦寰,字彦和。

一直以“戏剧救国”为傲的朱克在书中更忆述,一九三七年的“七七芦沟桥事变”,他们正演《黑地狱》,当获悉日本军以士兵走失为由,强硬过桥,前赴中方的领土时,两国军队的炮火遂随即响彻。当时,他们为鼓励中国人抗日的士气,就在中场休息之时,写大纸报,并把那些消息推到台上,鼓励众人的士气,喝采声响彻云霄,可是,兴奋之情未能维持良久,当国民党接纳日方的条件,撤出芦沟桥时,一句“我军退出北平”,喧闹声突然消息,四处变得鸦雀无声,一片死寂。

藉戏剧言爱国之志,其实,在任何地方也有出现。负责把书付梓印刷的国际演艺论家协会(香港分会)经理陈国慧指,中国过去用西方传到中国的戏剧的新颖表达方式与政治或社会挂勾,确是当时知识分子用的手段,望藉这有趣的方式更容易渗入民心,所以,那段时间戏剧与政治挂勾确是强烈。相反,随著时代的变移及文化水平的提升,她指,现时的戏剧较过去转化了,变成一种消费娱乐的商品。
她更透露,现时在华文地区包括台北、上海等大城市,戏剧都已经朝著这个方向发展。不过,她不认为这是问题。

“戏剧本质也有娱乐成份,然而发展至今这阶段,是否意味著这种发展有问题?我并不絶对认同,它只不过是社会变化下面对的不同情况。”

她说,香港的戏剧发展较多元化,既有娱乐也有肩负社会的功能,可以盛载不同的面貌,而不只限于一种阅读剧场作品的角度。可是,在商业挂帅的前提下,她觉得政府的资助是十分重要,它能够起到平衡市场的角色。

“香港若发展至观众只追求一种的剧场或偏面的,我觉得对剧场不是一件好事。我一直觉得多元的发展,这才是一个比较健康的生态发展。”

一个社会若只得单元声音,带来的祸害会是怎样?相信听众明白不过。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