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云书评:《潜规则》作者吴思

每跟中国境内人士聊到贪腐的问题时,他们总会眉头绉,朗朗上口的说出种种不同官场中贪俭财物的故事,之后,又会听到这些明显是违法的行为,竟可「合理化」因为内里有一个名词叫,「潜规则」。

2011.06.17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追源溯始,「潜规则」这个词早在九十年代末期出现,之后,经常被人挂在口边形容现时一些官场中官员们贪俭财物的行为。究竟这「潜规则」的意思是什么,它是偶然间出现或是历史悠久?今集想跟各位听众的一本好书,就正好交待了上述两点。

由复旦大学再版的《潜规则》,作者吴思,1957年生于北京,1982年中国人民大学中文系毕业。曾任《农民日报》、《桥》等报章杂志,现为杂志《炎黄春秋》总编辑。吴曾是知青,在文革末期插队到农间工作,对农民的生活认识尤深,当他出任《农民日报》记者时,更能掌握个中问题,可是,在当时他碰上一个问题,这个问题简接成为了他撰写《潜规则》的导火线。

吴在《潜规则》的自序中就道出了这个小故事。他曾接获来信指,河南省开封地区的农业生产资料部门的领导,大量批条子,把国家按计划分配供应的平价化肥批给了自己的私人「关系」。这些「关系」再将这些化肥高价转卖,从中取利。这亦即是今天所指的「双轨制」。他于是作出调查,得出的结果却叫他感到惊讶,因为这些条子保存完好,哪级领导可批多少?圈子之外的哪名领导的条子有效、哪领导的条子无效等等,这些都是有规矩的。之后,他终于明白,亦是「潜规则」的真正意思就是「中国社会在正式规定的各种制度之外,在种种明文规定的背后,实际存在着一个不成文的又获得广泛认可的规矩,一种可以为内部章程的东西。恰恰是这种东西,而不是冠冕堂皇的正式规定,支配着现实生活的运行。」

更令人愕然的是,当吴把事情报道后,当地政府和农业生产资料供应部门的上级领导知道后,并没有管。于是,吴得出一个道理谓:「这不是道德善恶问题,是大多数人处于一种利害格局中的寻常或者叫正常的行为,它基于大都可以理解的趋利避害的现实计算,不触动这种格局。」

不过,由1996年起便研究中国历史的他,终理出这种潜规则原来早自中国人的祖先辈已出现。整本书除了他个人的自序及书末自己被媒体访问的一篇文章外,馀下的分为正编及杂编,正编是吴陈述「潜规则」早自清朝以现,他聪明地引用大量昔日官场的运作,解构「潜规则」被「正常化」,映照今天的社会现象。

就以其一篇名为「当贪官的理由」为例,书中记述了当年一名官衔为户科给事中的韩一良给崇祯皇帝上疏,个中曾写「两个月,辞却了别人送我的书帕五百両银子..」皇上于是把他提拔,成为当时的当俭都御史,吴谓,这等于今天的监察部部长助理。可是,当皇上三番四次问韩一良那五百両银子谁送时,韩一直三缄其口。最后,皇上把他撤了。

吴在书中解释,当年官员的工资是历史上最低的,拆合计算韩名义工资是人民币1350元;再加上,当年既无计划生育,又没有社会福利,纵使官员有实物工资如布匹、大米甚至胡椒,可是,仍难以支付贿不同层级官员的开支。因此,吴:说「整个官吏集团已经把倂俸禄外的收入,列入了每日的生活预算,列入了生命周期的预算,没有俸禄外收入的生活和晋升是不可想象的。」

骤耳听来,当年官员的收取工资以外的财物,似是「身不由己」,无奈,这种行为背后却引伸出一个怎么样的政府「一个变质的政府,一个剥削性越来越强,服务性越来越弱的政府,自然也需要变质的官员,需要他们泯灭良心,心狠手辣,否则就要请你走人。」

「请你走人」其实不只在当年的官场,即使今天的官场也有出现。一直关注民生事务的民生观察社负责人刘飞跃便忆起,该区一名工务部的副部长因未有如其他的干部把收来的费用,放进自己的口袋去,相反把它纪录在财务帐项,终于

「他在这工务部门做不下去,被开除走了,因为他影响其他人的财路,你这个钱不拿别人也不好意思拿。」

他指,「潜规则」更已渗入到各人的生活当中。

「这潜规已在生活各处,老百姓就如小孩要上学,要当兵,你给能够签字的人,给他好处。」

这种恶政事实上也可变成巨兽,吴思在书中这样说:「恶政可以培育出一个自我膨胀的具有立生命的利益集团。这个集团在最高层笼络皇亲,影响皇帝,在官场中清除异己,在各地招收爪牙,在民间吸吮膏血──肥肥壮壮地扩展自己的生存空间,一层又一层地自我复制。」

究竟我们是否仍要仿效数百年前,仍不断容许爪牙「自我复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