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云书评:《这就是天堂!我的北韩(朝鲜)童年》

上一集跟各位听众介绍的一本书,是有关中国人饥肠辘辘至死的惨痛历史大饥荒。今集再想同听众介绍的书,同样跟饥饿有关,甚至死伤枕藉,不过,地方不是中国而是跟中国有邦交的朝鲜。

2011.08.19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bk_Hyok_Kang.jpg
刘云书评:《这就是天堂!我的北韩(朝鲜)童年》

今天要介绍这本好书的作者,就是亲自逃亡离开朝鲜的姜赫,书名为《这就是天堂!我的北韩(朝鲜)童年》。出版社是台湾的卫城出版社。

用一个极富讥讽意味的名词来形容朝鲜,明显道出作者相反的经历。但是,如何是「天堂」,便要返回1986年在朝鲜稳郡里一条村落出生的姜赫开始。

姜赫以最简单的直叙手法道出朝鲜里的点滴,以便读者更能以第一身单位感受其中。朝鲜是一个怎样的「天堂」,作者一开始便把自己的家跟朝鲜的领袖拉上关系。原来他的家挂有金日成及金正日的肖像,并置于客厅正中,这些肖像兼位置,身为一家之主的姜父却无话事权,只能听命;此外,一家上下更要叫金日成为「可敬的同志国家主席伟大领袖金日成」,或「伟大的领袖同志」。直至1994儿子金正日继位后,呼喊的形容词便由「敬爱的领袖金正日」,成为「伟大的领袖金正日」。

再往公众地方看,车站或市中心的金日成公园,同样都挂有一幅巨大的金日成的画像,目的简单,就是让众市民敬拜他,即使他住过的旅馆,他睡过的床,更被列为禁地。

至于,朝鲜一直令人感到神秘莫测,其实,看罢此书,你会感到所言非虚。作者所住的城里有一条街道,但是,这条路没有名字,书里这样给予解释﹕「给地理位置命名便有可能让潜伏的敌对侵略者得到情报,这些敌人就是「高鼻子的美帝」和「南朝鲜傀儡」」。

至于,联合国曾高度关注朝鲜的粮食短缺问题,早在上世纪九零年代初已浮现。金日成1994年去世前不久,粮食短缺的问题已浮现,中央由2个月配给一周的食粮,渐渐改为2个月拿3天的食物,期后只有2天的食物量,到最后更是空空如也。

作者指,1997年前后,朝鲜的严重饥荒饿死了几百万人,导致民不聊生。作者指当时饥肠辘辘之下,蚱蜢、蜻蜓甚至树皮等都会成为充饥物,会自然的往嘴里送。可是,即使这样也难阻挡人的死亡,街上因而出现众多「燕子」即是乞丐的孤儿。

曾到韩国访问逃离朝鲜的「脱北者」的台湾成大政治系学生杨虔豪便分享了一个卖手臂的故事。
「在黑市里贩卖的肉是小孩的肉,手臂斩下来弄成肉,然后拿到黑市里贩卖。当时饥荒,很多小孩的父母都饿死,造成很多小孩流浪街头,不法的商人就诱杀了一些小孩,把他们杀了弄成肉,放在市场贩卖。」

他指,有「脱北者」承认北韩确曾出现人食人,那是因为海外国家救济他们的食粮很多时都落入军方手里,一般老百姓根本难以获得。可是,现在这些问题相对减少,不是因为政府施政改善,而是有些朝鲜人把配给而得的东西会与别人买卖贸易,因而饿死的机会已较过去少很多。

不过,死刑仍旧轻易在朝鲜发生。书里这样纪录,在饥荒最严重时,金正日枪毙了当时负责农业的书记徐宽熙等18名官员,因此,当时只有13岁的姜赫便与父母为保生命,逃离朝鲜,成为脱北者,游过零下12度的图们江逃至中国,为避中国公安的追捕,隐姓埋名4年,之后再辗转逃至越南、寮国、柬埔寨和泰国,终于在2002年抵达南韩接受庇护。

跟姜赫一样成功逃离朝鲜转至中国东北三省的个案,现时约有三十万人,但是,他们都是活在「黑暗」中,从事人口贩卖等工作,因为中国公安一旦发现他们偷渡的身份,中国政府会把他们遣返,朝鲜政府则会进行审问,有人会被拘留二、三个月,但是,有人可能会命送黄泉。

「你逃到中国时,接洽的人有跟基督教、东正教的人接触,又或南韩的人接触、交谈,遣返朝鲜后会被送到政治教导所,甚至在北韩的家人都受牵连,一起送到政治犯狱所,又或判死刑。」

他认为中国政府在朝鲜的人权问题,甚至六方会谈问题上,其实可以做得更多,可是,中国政府碍于外交关系因而一直采取不积极的态度处理。无奈,他见到韩国政府也没有相对措施,协助「脱北者」溶入社群。究竟朝鲜何时可真正成为「天堂」,相信仍需拭目以待。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