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耀明书评:从个人看历史--介绍罗海雷《我的父亲罗孚--一个报人、“间谍”和作家的故事》

香港近期有不少书籍,从不同角度触及一个敏感而重要的话题-中共在香港的活动。其中《我的父亲-罗孚》一书,可谓别具特色,从罗孚大半生的遭遇和历练,道出这位共产党人的抱负、任务、挫折和辛酸,也从罗孚的亲身经历,观照他所处身的人脉关系、组织背景以至时代脉络。

2011.10.07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bk_luofuo.jpg
杜耀明书评:罗海雷--《我的父亲罗孚》

个人就是历史。这本书所演绎的历史更是多方面的,包括罗孚的家庭历史、香港报业史、香港政治史、中共党史,而当中的关键正是中共不同时期的政治策略和执行这些策略的具体措施。

例如爱国如罗孚一家,他们的家族命运就由中共一手决定。远至中共四九年建政,罗孚一直企望回国效忠,却在党的安排下,留港发展,成为中共在港的文化尖兵以至统战主将。再至六七年暴动后,香港左派逐步走向社会边缘,罗孚几名子女既难望在香港升读大学,又被中共拒绝回国升学,他们唯有千山万水到外地求学,结果在逆境中划出一片彩虹。又再如八十年代初罗孚被诬告为美国间谍,在北京被判入狱,随即软禁十年。十多年的屈辱,使他百辞莫辩,但也让他大彻大悟,回港后,返朴归真,直面时局,奋笔直书,尽显真我个性。

除了个人历史外,本书通过罗孚的工作和任务,展示中共参与香港事务的长远历史和策略思维。其中有不少篇幅介绍一批杰出文化人南来办报的事迹,但不幸的是,他们纵有出众才华,在五、六十年代也曾开创局面,但随住中共路线走向法西斯集权主义,香港的左派亦紧跟政治主旋律起舞,宁“左”勿“右”,自绝于港人。结果,六七暴动前占了报章三成销量的左报,逐渐由兴盛走向萧条。过往尽忠报国、不惜舍身取义的报业精英,在政治教条的捉弄下,不是变得人人自危或者投机取巧,就是沉默寡言或者随波逐流。

一代人的雄心壮志尽付东流,绝非偶然。本书出色之处,是以历史的眼光洞悉本港左派报章如何走进困局。五十年代以来,中共对港政策,既是香港治乱兴衰的重要关键,也是本地左派各方力量的工作方针和行事依据。本书以人物事迹为经,以中共的香港政策为纬,阐释建国以来至八十年代初左派在港的发展和障碍、希望和失落。整个分析涉及具体的人和事,也介绍宏观的形势和局面,加上对港英管治方法的剖析,构成香港现代史的另一种论述。有别于以港英施政、典章制度或者殖民压迫为重点的香港历史,《我的父亲-罗孚》所呈现的历史图象,更加立体、多元,交织着不同历史人物的言行思想、组织规范、政治博奕和历史限制。

虽然本书的主要目的是根据事实,为罗孚莫须有的间谍罪名鸣冤,还他一个清白。不过,难得的是,作者既有真凭实据,又有历史视野,把诬告事件看成中共党内派系斗争的一个章节。一方面,国家走向改革开放,统战者和情报工作需求日增,但另一方面,党内权力高度集中,加上法治不彰,令负责这些非常任务的干部蒙受诬告也无法辩白。在作者看来,这是中共体制所致,使白区工作的地下党员一直是政治诬告和斗争的猎物。爱国知识份子变成阶下囚其实屡见不鲜,罗孚的不幸不外是中共野蛮政治的又一犠牲品。

全书论述清畅,主次分明,有历史眼光而且分析透彻,是了解中共、了解香港的必读之作。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