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兆富書評】:《意義的追尋》(Man's Search for Meaning)


2016-03-18
Share
book-review.jpg 【李兆富書評】:《意義的追尋》(Man's Search for Meaning)

我相信,就算在漆黑一片當中,只要願意張開眼,也怕只是一丁點的星光,人的心靈總可以找到可以注目的方向。

可能有人會覺得,這種「生命總有希望」的價值觀,是風涼話,又或者是自欺欺人。可是,在人世上,卻又的的確確有人,不但經歷過近代史上最可怕的一頁,劫後餘生,他更加將自己的經歷,轉化成一套全新的心理學說,協助眾生活出生命意義,渡過難關。

維克多.弗蘭克(Viktor E. Frankl)是維也納大學的神經暨精神病學教授,他創立的「意義療法」,與佛洛伊德和阿德勒的學說,並後世稱為「維也納三大學派」。他一共著有三十一本作品,大多都被翻譯成多國語言,暢銷全球。其中,又以《意義的追尋》(Man's Search for Meaning,又譯作《活出意義來》),最具代表性。這本書更被美國國會圖書館,列為十大最具影響力書籍之一。

《意義的追尋》有一半內容,講述維克多.弗蘭克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遭關進猶太集中營的經歷,以及他以第一身角度,觀察其他人在甚麼情況下會放棄活著的機會,又或者怎樣奮力生存。假如要我用一句說話去概括這本書的核心價值,我會引用書中的一句話:「一個人所有的東西皆可以被拿走,但除了一件事,就是人類最後的自主權。任何情況下,人都可以選擇自己的態度,選擇自己走的路徑。」

維克多.弗蘭克的心理學,雖然有極濃厚的存在主義色彩,不過他的著作又不似其他存在主義者般,處處給予讀者幽暗的感覺。相反,在維克多.弗蘭克的作品中,黑暗的存在是為了突顯光明的性質。維克多.弗蘭克認為,尋求生命意義,是生命最原始的力量。

每個人的生命意義都不同,在人生不同階段,生命意義也不同,所以必須由此人自己去尋找;「意義治療」要旨就是相信,人一旦找到自己的生命意義,就可以免於因生命空虛而產生的神經官能等各方面的問題。

尋找生命意義,大致上有有三個途徑:一,透過工作和創造。二,愛。三,受苦。作者自己就是在集中營被剝奪了一切之後,悟出原來人最後一度防禦系統,就是我們的心靈。若然這度防線也失去了,人無論在甚麼環境之下,一樣是生不如死。反過來說,要是心靈健全,無論在甚麼環境之下,人也可以找到方法,繼續生存下去。

維克多.弗蘭克提出的「尋找」,有人認為更貼切地應被理解為「建構」。換句話說,人透過建構意義,用另一個角度去面對主觀及客觀的險境。不過,意義的建構,也不是完全抽離於現實;人必須肯定過往的生活,但又容許發現新意義的空間。當一切都顯得沒有意義,這種狀態其實就是近代所謂的抑鬱症。抑鬱症病人,往往感覺活著是難以忍受之輕。

當下社會大眾關注的青少年輕生問題,或許我們都可以在維克多.弗蘭克的作品中,找到解決辦法的一點線索。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