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樂偉書評】 暫譯:《民主化的形成:韓國的民主與政治代表制》 (The Making of Minjung: Democracy and the Politics of Representation in South Korea)


2016.06.03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book-cover.jpg 【鍾樂偉書評】 暫譯:《民主化的形成:韓國的民主與政治代表制》 (The Making of Minjung: Democracy and the Politics of Representation in South Korea)

近年隨著韓國流行文化熱潮直捲全球後,韓劇、K-Pop、電影等等韓流產品已成為世界各地民眾,認識與了解韓國這個擁有5000萬人口國家的素材。正因韓流的帶動,現在,除了文化以外,韓國國內最扣人心弦與激動人心的政治與社會變革,也成了一個研究上的新「綠洲」。不少學者也認為,今天韓國於世界經濟與文化舞台上建立的成就,與當年獨裁政府的政策與政治文化有莫大關係。

最近閱讀了由來自美國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的韓國學者李南熙的著作《The Making of Minjung: Democracy and the Politics of Representation in South Korea》,重新認識韓國於60至80年代間民主運動中,民眾是憑什麼政治與民族信念推動民主發展,還有當時主理運動的民運份子,又是如何動員與鼓動大眾參加運動,都是此書的研究方向,並嘗試於歷史中找到答案。

李南熙這本著片主要分為三大部份,第一部份是以韓國人的歷史主體性為主軸,剖釋韓國人是如何堅持,要以擺脫民族的傷痛宿命來推動民主化。其次,第二部份裡,作者以探討韓國民主化的過程中,民眾是如何建立一個接一個反抗獨裁的空間場所,來聚合對抗政府的力量。最後第三部份,作者以引入韓國所謂的「民眾」概念,來探討韓國民主化的論述中,知識份子與大眾兩者間的相互引領支持的關係。

其實,貫穿全書最重要的是字眼 —「民眾」,原來於韓國社會一直擁有特別意思。它是除了是象徵著平民與百姓,更重要的是表示受政治、經濟與社會文化打壓下,大眾反抗力量的彰顯。因而,「民眾」這個詞彙,尤其在反建制獨裁的韓國環境下,都是與民主運動結連上關係。

李南熙所想,讀者思考的最大問題,是韓國近代歷史中,因為欠缺主體性人民身份認同,結果造成了「民眾」的歷史宿命感。在韓國歷史中,多以悲情來涵概這個國家在近100年的歷史,因為他們曾經歷過30多年的日本殖民地歷史,後來二戰結束後,以為可以一嘗獨立統一的滋味,但卻因一場冷戰把他們的國家一分為二,更以一場時達三年的韓戰,把一條「38條」置在朝鮮半島上永久化。然而,每一次的改變,都不是發自韓國人內心所想所願,全都是受外來力量左右,如中國、日本、美國與蘇聯等列國爭霸下的無奈事實。結果,這樣,便塑造了韓國人悲觀與不由自主的歷史觀。

其次,是民眾一種以擺脫宿命,以「平民」為本位的與政權對抗的身份價值。自60年代開始,為著要捍衛國土安全不再受外敵入侵、為著要把國家經濟盡快地追上西方列強的發展列車,朴正熙的獨裁統治一方面改造了韓國社會,但同時也孕育了一股強大的反極權力量,以爭取自由、民主、包容北韓、反美、支持勞工與基層為核心的「民眾」價值。憑著這些身份認同,韓國民眾經歷多次被政府強暴鎮壓示威,也未有退讓,結果,就是這種「民眾」價值,為他們建立了一個民主政府。

(鍾樂偉為香港中文大學助理講師)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