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忌書評】《理性選民的神話》


2016-11-11
Share
bookreview300.jpg 【林忌書評】《理性選民的神話》

美國總統選舉結束,半數選民對結果感到失落,這時常能聽見一些攻擊民主制度的批判;誠然民主制度的作用常被誇大了,即大家以為這個制度可以選出最適當的人選,或華人常提在口邊的「選賢任能」,實際上卻大多數時候,並不能夠做得到;民主制度的作用,往往只能「兩害取其輕」,但有時亦有失敗的時候,只是總體比起獨裁制度好得多而已。

布萊恩·卡普蘭(Bryan Caplan)這本《理性選民的神話》,就是指出選民往往比起「無知」更差,即投票是憑感覺,而非理性。經濟學家以至認知心理學家往往假設人類會跟據其能力去處理資訊,以及對此做出理性的決定,然而常識告訴大家的是,人類往往由情感與理想,而非根據事實去判斷而做出重要決定。投票者往往只是「自我感覺良好」,而非根據真相,或有意圖去找出真相;當人們受到錯誤的信念而去投票,更因此感覺良好,這當然會選出一個不理想的民主政治。作者以電腦編程的術語GIGO來形容:投垃圾得垃圾(Garbage in, Garbage out)。

作者引述邱吉爾的名詞:「民主是最壞的政府形式——除了其他所有不斷地被試驗過的政府形式之外」,指出民主制度再差,仍然比起其他獨裁制度好得多;作者作為經濟學家,因此指出市場運作得比起政府良好,相信市場的力量,多於政府。

卡普蘭身為「公共選擇理論學派」的經濟學家,其觀點或未必人人認同;他提出了一個觀點稱為「理性的非理性」(Rational irrationality),去解釋政治上一些看似「非理性」的行為;卡普蘭指人對信念有選擇性,即會選擇性去相信一些事情;而另一方面,當發現有事明知錯也照做,但其成本相對地低,或會由很多人同時去承擔之時,人們就會傾向作出這種「理性的非理性」行為──以今年六月時英國退歐公投,在通過後突然有不少人高呼後悔,說以為「不會成真」而錯投退歐票,這是一個最好的說明。

林語堂曾說:「中國有一類人,身處社會最底層,權利時時刻刻在受到著侵害,卻有著統治階級的思想,處處為統治階級辯護」──這種現象得到卡普蘭「理性的非理性」觀點解釋,指人基於「自我形象」的建築,常相信一些符合自我想成為的對象的信念;從卡普蘭的理論來推論,這些處於社會最底層者,他們常幻想突破自己的階層,因此即使自己明明身處社會的最底層,在自己的精神思想中,卻當自己是統治階級,因此就在模仿統治階級的政見,從而達到幻想自己是統治階級的「自我感覺良好」;這現象解釋了,為何基層在選舉時的投票取向,往往與最富有的一群作出相同的選擇,而反而和所謂受教育的中產相反。

此書的見解未必大家會完全同意,例如作者對市場的信念,有如其第八章的題目:「市場原教旨主義」對「民主宗教信仰」。然而從閱讀本書的理據,則必然可以為政治制度以及如何解決現時政治制度下的錯誤,有新的看法與體會。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