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兆富书评】《论语反论》

2017-03-24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李兆富书评】《论语反论》
【李兆富书评】《论语反论》

根据维基百科的介绍,作家黄文雄是当今在日本「活跃」并「深具影响力」的台籍畅销作家。

《论语反论》在2016年9月出版。我买来读的时候,也是本著姑且一读的心态,没有太大的期望。毕竟,在中国近代的知识份子中,借孔子之名来推销自己的作者,比比皆是。更正确一点说,在过去两千多年,中国文化圈中,站在孔子肩上的,几乎占了文坛的大多数。可是,借批孔来成名的,也是近代才出现的事。

《论语反论》开宗明义,说「中国人都是愚民」,因为「一直使用汉语和汉字,就无法远离原始野蛮的状态。」不过更重要的是,黄文雄指《论语》这一本「孔子语录」,才是令到中国人死守「古不如今」,裹足不前的最主要原因。

黄文雄引经据典,由孔子的生平,到《论语》中的各种概念,如「德」、「教化」等作出批判。其中,黄文雄更加指儒家思想中的师承观念,正是中华文明注定衰亡的最大原因,而科举则是为害最大的制度,更引述清末学者顾炎武:「其危害,更甚于始皇帝焚书坑儒。」指秦始皇也只是活埋儒生460人,但被科举制度祸及一生的人,却高达一百万人。

黄文雄的话有道理吗?毫无疑问,《论语反论》对中国封建社会的批判,不少都甚为深刻。不过,有些概念上的问题,我认为黄文雄却流于表面;例如在讨论「仁」的部份,黄文雄反问「仁」的定义,并简单地以「爱」、「慈悲」等作比较。然而,假如作者将《论语》中的「仁」,等同于现人所讲的「同理心」,孔子所讲的道理,便忽然变得简单易明也合乎人情。

说到底,黄文雄最核心的思想,针对是汉语中义理不够具体客观的普遍问题;可是将所有中华文化的问题都归咎于孔子和《论语》,则有失公道。以至于得出「《论语》真的没有阅读的价值与必要」的结论,更明显是过于偏激。一种思想,你可以不去认同接受,但作为一个理性的人,至少也应该在有一定了解的前提下作出这样的决定。事实上,黄文雄这本书也有不少思想的犯爻。例如他一方面痛击儒家的慕古情怀,但另一边厢又呼吁日本人要「恢复自古以来的文化特色」。

不过,以上这些都是枝微末节的小事。作为一个对中国传统思想认真有情怀的人,就更加要花点时间阅读《论语反论》,因为这本书也指出了不少现代儒家无论在思想抑或行为上的盲点。根据我的个人经验,现代人对古典思想,确是停留在全盘推翻和全盘接受两个位置,做不到黑格尔所提出的正反合论证。

假如要我总结中华文化两千多年的历史教训,我会说是权力阶层将儒家学说拿来作统治思想的工具,也令到儒家腐化和衰亡。应该说,任何学说思想一旦被统治者看上了,不论是「儒家」抑或「共产主义」,都会腐化。

近年在欧美各国到处出现的「孔子学院」,惹来不少是非。我不知道孔子本人假如知道自己的名字,会在自己身后两千多年不断被消费,会有甚么感想。或许,这就是思想家无奈的宿命,无论古今中外亦如是。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