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耀明书评﹕抓住根本,继续议论中国--练乙铮《中国 练乙铮文集I》 

报纸文章一般都鲜有保留价值,但这本文集可谓罕有的例外。 《中国 练乙铮文集I》所收文章虽然都曾经在《信报》发表,但其中不少篇章确实值得一看再看,因为题材切中要害、论述有根有据、立场进步开明。
2008-11-0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练乙铮
练乙铮
Photo: RFA


首先,好文章不仅让读者看得淋漓痛快,更需要抓住问题的根本。有别于本港舆论界的左闪右避,不去碰中国共产党,练乙铮议论中国政治就毫无忌讳,不断把焦点放在中共身上。有时翻翻历史旧账,以中共执政前的民主诉求,对比目下的专制现实;有时又以中共当年振奋人心的民主旗帜,突显“后来的中共,竟有一个如此令人痛心疾首的政治堕落过程。”

值得学习的是,他把中国共产党作为严肃议题来分析,由时事说起,从不同角度探讨中共的问题,例如中国共产党为何这样大、党的服务到底有多贵、党为什么长得那样快、党需要怎样的批判等等。很明显,焦点对准中共,是因为中共是执政党,集大权于一身,它的举止、动静和荣辱兴衰,在在影响中国的未来发展。

连中国共产党也可拿来分析,练乙铮的话题可说百无禁忌,只要关乎中国发展的重要议题,由中共必须怀柔忍让才能解决西藏问题到四川地震与天谴,从中国政治改革的路线图到名导演史匹堡退任北京奥委会艺术顾问一职,练乙铮都永不缺阵。

更重要的是,他根据详尽的资料,冷静论述,仔细分析,从而得出令人折服的结论。例如他根据各项公开数据,推算中共运作所须的社会成本每年高达一千亿美元,这项巨额开支大约是美国介入伊拉克战争每年所需的军事经费。若考虑到美国的国力是中国的五倍,中国每年为中共要付的社会成本,“就好比美国同时打五场伊拉克战争一样重。”

又例如他指出中国教育投资异常短缺,教育经费只占GDP百分之三左右,比非洲乌干达还低,属于全球近二百个国家中的榜末部队之一。令人气结的是,单是国家供党政干部用的小汽车,便花了四千八百五十亿元,与全国教育开支差不多。另一方面,发展中国家理应把较多资源用到小学教育,以取得最大的回报,但中国却反其道而行,投放在小学的资源偏低,投放在大学的资源却过高,其中单是北大和清华两所大学,已占去全国一百二十三所大学总经费的十分一,可见分配不均何其严重。

练乙铮的文章,不仅旁征博引,言之有物,更且立场鲜明、观点进步,部分更在分析之馀,探讨解决问题的方法。例如六四事件,他认为当权者已经避无可避,反正妥善解决六四问题,对党对国对民族都有百利无一害。他又建议由依法赔偿六四死难者做起,继而支持海内外学术界对六四事件深入研究,最后效法当年南非结束种族隔离时成立“真相与和解委员会”,以确认事实,厘清责任,寻求谅解,从而解开历史的死结,携手走向未来。

曾几何时,香港既是中国大陆的观察站,也是批评中共劣政、敦促内地改革的公共空间。可惜九七过渡前后,不少本地传媒对中国时政的批评不是默不作声、随风摆柳,就是目光短浅,只见树木、不见森林。就在这种言论传统逐步消失之际,练乙铮对中国的透彻议论和理性分析,除了尽显其识见和爱国心外,更同时接上传统,发扬光大,以二战后本港新一代的学识和智慧,自由探索,独立思考,继续为国家的发展而努力进言。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