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云书评】“The Orphans of Shao”--与庞皎明谈《邵氏孤儿》

2014-11-2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The Orphans of Shao  中文译名《邵氏孤儿》,副题为中国一孩政策下真实的血与泪个案,作者是大陆的资深记者庞皎明
The Orphans of Shao 中文译名《邵氏孤儿》,副题为中国一孩政策下真实的血与泪个案,作者是大陆的资深记者庞皎明
Photo: RFA

中国大陆的一孩政策,终在有条件下打破框架,容让独生子女的夫妻可生多一名小孩。政策的放宽,长远可纾缓中国老龄化及国库添压的大问题。但是,在这政策改动之前,不知有多少个孩子被牺牲了,当中有在腹中婴儿因被指是超生而被迫打掉,也有不少婴儿因父母被当地官员的哄骗,以为交出婴孩可令其平安由国家抚养,一直住在福利院,孰料,这些原本有爸妈的小孩一下子摇身变为“孤儿”,更被送到海外由别人收养。

事实上,这问题在中国大陆这片土地上偶有所闻,但是,有具体证据证明“孤儿”的身份是伪造的,则直至2011年才披露。今集想介绍的一本令人动容的英文好书名为The Orphans of Shao(中文译名《邵氏孤儿》),副题为中国一孩政策下真实的血与泪个案,就是揭露这黑幕。

作者庞皎明是大陆的资深记者﹐撰写此报道,之后再结集成书前,他耗费了4年时间做资料搜集,之后才往湖南省邵阳市高平镇进行一个月的实地调查采访的事实。庞皎明在书中纪录了12名“孤儿”的故事,但是,他们是否真的都是孤儿?作者发现这身份都是当地官方人员弄虚作假。

这些都跟中国政府于八零年代提出的一孩政策有关,当时,举凡有多于一个小孩的妇女不是被当地的计生委人员迫著打掉,就是把小孩带走,要求父母缴付罚款,之后方可领回自己的亲生骨肉。但是,没有标准的“罚款”动辄是数千甚至数万人民币不等,无疑吓怕以务农为生的父母们。

2005年,高平镇数名计生委干部径自闯入魏太喜家里,将当时他捡回来抚养成人的5岁魏海龙抢走。干部留下的一句话就是“交钱(社会抚养费)赎人” 。魏家询问下,干部要的是6500元,才能领回孩子。但是,魏家穷极,拿不出钱,他到处求助,最终找了时任邵阳市人大代表袁忠福。袁忠福找时任高平镇党委副书记、分管计划生育工作的刘述德。刘指,小孩已送福利院,要交1万元社会抚养费方可领回。袁忠福于是再向隆回县人大、县政府等部门反映此事。高平镇计生办期后向上级部门汇报,魏因未满30周岁,所以,不符合“收养法”的规定;此外,高平镇计生办还在材料中称,魏太喜“主动提出家庭困难,无法抚养小孩,请求镇计生办将小孩送社会福利机构抚养”。魏太喜对这些说法予以否认,而魏海龙就读的小学亦以“孩子学业为重”去信高平镇计生办,让他可赶快重返校园。但是,计生办无理。

庞皎明更说,在调查的个案中更发现有小孩是在光天白日下遭人抢走,而这些事往往都是发生在农村里。回想当天到访的福利院,他放眼所见的小孩大多都是女婴,虽然,不知总人数但是他曾目睹有一张床,在上便有10多名婴儿躺著。

事实上,小孩一下子被改为“孤儿”找寄养家庭抚养,目标毕竟跟钱有关,因为寄养家庭必须要承担小孩在福利院里住的所有开支,更要缴付一笔可观的赞助费予当地的民政厅,然后再由他们发还给福利院。在没有任何监督制度下,福利院里的人便很容易胡乱编写,伺机发财。问庞皎明知否全国有多少这样的婴孩?不法之徒可从中谋取多少利益?他说不知,但是,他说,若以万作为单位计算被改为“孤儿”的婴孩数目,实在低估了相关数目。再者,除湖南外,贵州及广西也听闻不少类似个案。

回想有爸妈变成无父母,更被送到离乡别井的海外寄养家庭抚养的事件,庞皎明说事件反映公权力的胡作非为。

庞皎明:公权力肆无忌惮,把小孩子的履历伪造,福利院是知道的,程序上是有做到的,但是,都是假的,所以,其实是一个不受监督的公权力在做基乎是跨国贩人的不光彩事件上。

不过,他补充即使公权力不受监督,但是,中国人的传统重男轻女的价值观也是问题的根源,此偏激的价值观更多出现在农民社会圈子。众多家庭失散的个案里,他记得,曾有一个被变为“孤儿”的小女孩事实上是双生儿,父母抚养姐姐,妹妹则交予农民亲戚抚养,但计生委干部期后到亲戚家抢走妹妹,兼包装为“孤儿”送往美国一个寄养家庭,期后,一名美国记者在网上发现一张寻亲的照片,调查后,发现跟美国一名女孩的样子一模一样,遂发现妹妹不是“孤儿”,而在美的寄养父母为到自己受骗亦感到不满。

庞皎明把这深入的调查在财新传媒集团旗下的“新世纪”周刊报道后,这震撼的丑闻亦立即给自己招徕噩梦。

庞皎明:后来因为湖南那一边疯狂的报复,向中宣部告状,要把上官敫铭(当时他用的笔名)开除。

庞皎明早年因揭发武广高铁劣质建材丑闻,铁道部向中宣部投诉,他因而被迫离开当时的“中国经济时报”,转往“南方都市报”工作后,又被迫改了一个名字叫“上官敫铭”,但是,因为周刊“邵氏弃儿”的报道,他再度被迫改名为“正道”。但是,这个名字最后要被下令移离“财新集团”的官方网页。他的经历正反映一名忠于新闻采访的大陆记者在中国境内的不幸。不过,他的坚持仍换来不少境内民众的信任及支持,更有人视作“再生父母”要求帮助,也有海外读者看罢他的书给他留下深刻的感受。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