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云书评】:专访占领运动纪录片制作人Sam

2014-12-19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Sam制作记录“占领行动”的纪录片。(Sam提供)
Sam制作记录“占领行动”的纪录片。(Sam提供)

今日为大家介绍的﹐不是一本书﹐而是一部拍摄“占领行动” 的记录片。近80日的占领运动落幕,期间出现过的场面,相信已刻印在不少人的脑海里,一生挥之不去。不过,若无法亲睹这场运动的经过及当中重要的事件发生,亦无须忧虑,因为在整场占领运动中,几乎每天都见到有人在现场提著相机或摄录机进行实地纪录,阿Sam就是其中一人。

阿Sam说,他的纪录片其实早在学联于9月22日宣布进行1星期的罢课时开始,片中看著一班在香港演艺学院读书的学生如何支持学联发起的罢课活动,学生在长长的黑布直幡上写上感受,并刻意挂在学校的当眼处与其他学生分享。镜头里,阿Sam将画面刻意停在“为下一代”及“自己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的字句上。他说,学生事实上讲了很多不同的感受,例如要求有真普选,但是,他纪录下来的这两句话,却原来是较多学生的共同想法。

阿Sam谓,自己从来没想到学生罢课后会引曝占领运动提早发生。9月26日黄之锋及其他学生冲入政府总部后,当时在一旁正整理录像的他,即时心知不妙,知道事件已跳入另一个新阶段,于时,即时再提起摄录机跟随学生冲入去。他说,自己能在现场用摄录机纪录发生的事,跟坐在家中看电视新闻片段或看报纸的报道,感觉完全不一样,既可亲自见证之馀,更感受到事件的立体感。

Sam:感受较只看电视的新闻片或报道会来得更立体,你在现场会感受到那紧张气氛。你会嗅到胡椒喷雾的气味,你会听到身边的人哭的声音,你会见到很惯怒的人的叫声,又会见到冲突后和平时候那种安静,宁静的环境,甚至有些人会跟警察有讲有笑。

由于工作关系,他未能每天都在占领区进行纪录,即使现在仍未能把所有已摄录的影像剪辑完成。但是,在接近1个月的录影时间里,他感受最深刻的87枚催泪弹的当天,不过,震撼的感受不是因为放催泪弹,他说,是看见好多香港人好伤心。

Sam:我见到很多市民在哭,他们不明白为何要放催泪弹,亦不明白为何要用防暴队,持枪站出来驱赶市民。其实最大感受是见到很多好伤心的香港人,这画面好深刻。

当日,他拍至凌晨约3时,终于停下来,除了因为体力透支兼吸了很多催泪烟外,他觉得现场的气氛太伤感,个人也感到很不开心,故必须要让自己平静下来。问他为何要做纪录?他说,就是想纪录。

Sam:我好单纯,我觉得就要被纪录,就是这么简单。我想了解参与的人自己的看法,就是那么简单。就我而言,我的社会责任是我为这件事纪录下来。

他认为,任何人都可以就这场运动有自己的想法,不管是支持或是不支持,这都是别人的思想自由,更觉得任何人都可以按自己的需要如认识事件、报告甚至调查去观赏,因为他认为这是香港争取民主三十多年以来,是香港的第一次!

Sam:其实这争取民主或真正的社会运动,对这一代的人来说,这次是第一次。

虽然,整部纪录片仍未完全完成,但是,这场运动相信仍会持续下去。阿Sam谓,他已作好心理准备再继续拍下去。

Sam:如果你只想纪录占领运动,可能就已经完成了,因为占领已完结了。但是,如果想纪录整个香港的争取民主,这件事现在才是刚刚开始。

历史的发生,有人会选举用文字纪录,但文字只不过是其中一个载体,在整场运动里,有人选择用绘画、小工艺制作品甚至影片把重要的画面纪录下来,为的是让其他人甚至往后无数的下一代人知晓这重要的历史篇章。看罢这些作品,有谁会问,谁导致事件的发生?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