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心书评:对历史荒诞的省思--莫言的长篇小说《生死疲劳》

内地作家莫言的新作, 长篇小说《生死疲劳》,最近获选香港浸会大学第二届“红楼梦奖:世界华文长篇小说奖”,并得到港币30万元的奖金。
2008-10-03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莫言的长篇小说《生死疲劳》的封面。
莫言的长篇小说《生死疲劳》的封面。 Photo: RFA


莫言原名管谟业,出生于山东一个农民家庭,小时候很有在人前说话的强烈欲望,但在成长的那个年代,母亲总提醒他千万要少说话,以免带来灾祸。后来,他改名莫言,莫言童年因文革而停学务农,及后曾到工厂工作,一九七六年应征入伍,在军中服务二十馀年,期间开始写作,并入读解放军艺术学院文学系和北京师范大学鲁迅文学院创作研究生班,取得文艺学硕士学位。

从事创作逾二十年,莫言先后著作长篇、中篇及短篇小说逾百部,并参与编写话剧与电影文学剧本,著名作品有《红高梁家族》、《酒国》、《檀香刑》、《丰乳肥臀》和《我们的荆轲》等,深受国内外读者欢迎,其中多部作品更被翻译成十多种语言,在多国发行,并在国内外多次获颁奖项。

上世纪六十年代初,国家遭受三年自然灾害时,莫言只有五、六岁,试过长时期饥饿的痛苦感觉,令他至今记忆犹新,阴影不散。“生死疲劳,从贪欲起”,佛教中关于怎样才能摆脱“六道轮回”的思想,让他产生了这部小说的大致思路。

而《生死疲劳》这本长篇小说,正是通过一个单干户农民蓝脸的命运,反映人与土地之间不可割离的关系,老百姓在「文革」中所受的灾难,小人物在大时代下的挣扎,还有许多社会荒诞现象。蓝脸,是一个和集体化运动背道而驰的人。在不允许有个人思想的年代,在精神上要把人集体化的年代,蓝脸是以个人和集体对抗的悲剧英雄。

在这部充满奇幻色彩的小说中,以土地改革时被枪毙的一个地主的眼睛来观察和体味农村的变革,他认为自己虽有财富,并无罪恶,因此在阴间里他为自己喊冤, 他向阎王申辩,保留了记忆,不断地经历著六道轮回。

作者正是运用佛教六道轮回的观念,巧妙地糅合魔幻写实的笔法,以独特形式,呈现中国乡土从上世纪五十年代至二零零零年的蜕变与悲欢。“变”是小说的主题,也构成现当代历史的隐喻。小说以笑谑代替呐喊与彷徨,对土地的眷恋、对社会众生的悲悯,跃然纸上。

小说洋洋五十万字,全书笔力酣畅,想像丰富,既不乏传统民间说唱文学的世故,也多有对历史暴力与荒诞的省思。而书中还安排了一个叫莫言的人物,有作者本人的基本原型,与另外两个小说角色大头婴儿和蓝解放对话作为敍事的线索,加强了一种后现代的感觉。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