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心书评:评陈冠中的《下一个十年:香港的光荣年代?》

香港作家陈冠中 ,1952年在上海出生,香港长大,港大毕业、在波士顿大学念新闻学。1976年创办《号外》被认为是香港波希米亚文化代表。80年代在香港拍电影。现主要从事大陆各种媒体的投资合作经营。舒心曾经在本节目中介绍过他的著作《我这一代香港人》,这一次,要讲的是他的论文集《下一个十年:香港的光荣年代?》。
2008-12-12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下一个十年:香港的光荣年代?》
《下一个十年:香港的光荣年代?》
Photo: RFA

在这本书中,作者先是透过一篇九十分钟的讲辞,追溯香港社会文化史,探讨港人的身份认同问题,以实例让读者了解中国和香港的连系,还有或多或少由殖民政府造成香港与中国大陆的文化差异。作者在短短的篇幅内,精辟扼要地论述了香港文化发展的历史,并指出不同时期的特点。

书内次篇为《不确定的年代》。作者审视回归十年香港政制现象的根源,指出殖民地总督制度和港英时代存在至今的利益团体,对于特区政制有一定的影响。

而在另一篇写于回归十年的文章《下一个十年》里,作者则提出:“现在,特区内部确是有些问题,挺不光彩的。举些近例:

1. 贫富差距之大在发达地区名列前茅,远远超过同样要承受全球化压力的其他亚洲发达地区如日本、韩国、台湾,甚至与香港同质性最高的新加坡。这说明香港不能把责任都推给外部因素,而不去检讨内部体制和政策如何助长了贫富悬殊。

2.政府带头破坏文物、消灭集体回忆。以拆天星码头为例,富裕的特区竟为了多建一幢商场和一条公路,不想绕路,而拆掉香港最著名的地标性建筑。这种消减本土物质遗产及集体记忆的行为,一般是殖民主义者所为,特区政府的表现竟然像野蛮的殖民者。

3.污染、耗能让香港秽名远播。以《京都协定书》为例:中国是签定国,不过发展中国家不受排放限制。可耻的是香港这个特区,以往在许多国际事务上,因为一国两制的安排,香港都单独用“中国香港”的身份参与,但这次却躲在中国后面,逃避履行发达地区的排放制约,亦因此特区也缺乏动力去节能。

香港在97前的人均收入已高于一些欧洲大国,但是它在环保、节能、社会保障、城市保育、文物保护、教育理念、民主生活等多方面,一直落后于它的富裕程度。香港有条件而且有责任做得更好。

香港要检讨的是它的价值观和自我认知。”

近几年来,生活于北京和香港之间的作者,还在书中论及香港应该怎样走出回归十年的十字路口,抛开过往殖民岁月造成的优越感假像,积极融入中国大陆,积极承传本土及传统中国文化,并大力推动本土创意产业,以保持国际大城市的地位。结合了香港政治文化和创意都市的思考,他认为在下一个十年,香港应该可以成为中国的一份子、为内地的经济发展及社会进步作出贡献、繁荣、安定、法治、自由、民主、和谐、善治、公正、环保、节能、宜居、好玩,一个有自己文化特色的世界城市: “文物、集体记忆、旧房旧街旧店旧区是本土文化的累积,配上与国际接轨的新生事物,香港才能更多姿多彩、多元、好玩,并为以后的创意产业提供了发展底气和文化资源。”

舒心认为,作者的意见和建议是客观而中肯的,值得引起关注和重视。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