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良懋书评:《不要做中国人的孩子(Sorry to be born Chinese)》

这本书《不要做中国人的孩子》作者余杰,生于1973年,借用近来香港社会非常时髦的用语,他就是一个生于中国四川成都的「七十后」,但就对八九十年代以还内地一些社会现象以至政治权威都看不顺眼,甚至就2008年京奥掀起的一波「爱国」热潮大加挞伐,直指这不过是「狭隘的民族主义」,又批评中国那些愤青朋友无异于向国旗和火炬献媚。
2010-01-29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如此火爆的言论,出自何良懋这次要向听众朋友评介的《不要做中国人的孩子》。本书虽由设于华府的劳改基金会编辑,却在香港印制,2008年12月出版。

作者余杰承认他所选用的书名颇具挑战性,也刺痛某些人的神经,更让愤青恼怒和怨恨。据他在书后的跋表示,选择这个书名,皆因中国孩子的悲惨命运,让他「不得不作出此种符合良心的判断」。他既写了肇因八九事件的天安门母亲,更分析天安门母亲的孩子那种悲惨个案;写过各地矿场「奴隶工」的非人生活,更探索了计划生育下数以千万计遭扼杀于「萌芽」状态的小生命,以及活在暗无天日的山西黑窰奴隶童工。

余杰于是发出了这样的「悲鸣」:「在我心目中的天平上,『孩子』远远重于『中国』,为了保护『孩子』,我宁愿成为『中国』的敌人(余杰加按,说这里所说的『中国』,其实是被中共绑架的『中共国』)。是的,多如牛毛的『爱国者』们,我宁愿用跟你们不一样的方式来爱中国,……」。他跟著举出的例子包括:用谭嗣同、秋瑾、林觉民和林昭们爱中国的方式来爱中国,「爱那个即将在地平线上出现的自由中国」(页349)。

作者说,中国的父母和老师都爱教导孩子爱国是最高的价值,但中国这个国家是否爱孩子,却无人敢去追问。当孩子突然离去的时候,大人才恍然大悟,往往都太迟了。余杰提出,如果生于一个穷人的家庭、农民的家庭、失业工人的家庭,谁会关心你的权利,谁会捍卫你的尊严,谁来呵护你的自由。他在书中讲述保护奥运火炬的文章指出,不要做中国人的孩子,这不是卖国的狂言,乃是从血泪中提炼出来的铁律,乃是置诸死地而后生的爱国宣言。

本书也经常提醒读者,切莫轻易相信有权势者的说话,而要多倾听无权无势者的心声。全书内容分为以下五大卷:被吞噬的中国孩子、大地深处的兄弟们、为何不相信有权者、谁生活在野蛮之中、我们对真相的信念。余杰写悼念他老师包遵信的一篇文章,尤其感人,在他笔下,一位侠义宽厚的智慧长者形象,跃然纸上。余杰写到,包老师因「六四」事作坐牢并出狱后,若干次民间签名活动,老师都义无反顾地把名字签在最前面的位置上,折射出他那具人格力量的知识分子风骨。

香港回归祖国十年之际,国务院总理温家宝给香港的中学生写了亲笔回信,并且抄录诗句相赠:「杜鹃再拜忧天泪,精卫无穷填海心」。余杰主张,香港学生下次再给总理写信时,不妨反映中国孩子的悲惨世界。他说:「你们要坚持说真话,做人格独立、精神自由的公民,这才是爱香港,也是爱中国。你们应当爱中国,但不必爱中共。或者更加准确地说:反对中共是爱国的最佳方式,在争取香港的民主、自由、普选的时候,在参加维多利亚公园的六四烛光晚会的时候,你们不妨像『杜鹃』和『精卫』那样坚忍不拔、百折不回。」(页61-62)

余杰在本书论述系统中,把政党、政府和国家都分得清清楚楚,积极鼓吹独立批判的精神,同时又期待一个民主自由的中国尽早出现。这些像作者怀人记事所写下刘晓波书评,以及记述他访问余英时教授的文章中,都表露无遗。作者更多次声称,必须与中共的意识形态彻底决裂。

可是,在书中《中共已无改革派》一文,不知是作者写错还是手民之误,通篇文章都把国务院副总理王岐山的岐字,全部误作王「歧」山了。

何良懋今天就同听众朋友分享到这里为止,并且非常感谢大家收听。再见!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