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念六四事件委員會公布《民間六四白皮書》

紀念六四事件委員會週一在紐約首度公布《民間六四白皮書》,指出二十年來大陸官方將六四定性為“暴亂”是沒有法理依據,前學運領袖王丹,要求中國當局正視報告內容,王丹並將在五月中再次訪問台灣,希望會見總統馬英九並邀他支持六四紀念活動。(特約記者紫竹紐約報道)
2009-04-28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民間六四白皮書”的執筆者,前學運領袖,法學博士李進進表示,《人民日報》在1989年的四月二十六日社論把學生的絕食運動訂為"動亂"﹐後來學生絕食行動的升級只是要摘掉"動亂"的帽子,而北京當局也沒有法理依據在北京進行戒嚴。他們不滿大陸年青的新一代和民眾﹐被當局的宣傳機器洗腦多年﹐將和平的六四民主運動,曲解成“動亂”。將參與請願的愛國學生們當作“暴徒”。

被指六四幕後黑手的王軍濤則表示﹐中共動用全副武裝的二十萬大軍來對付手無寸鐵的北京平民。王軍濤指出所謂的亂﹐只是學生和市民作出合情合理的反抗﹐談不上動亂。而當局一直把六四事件訂為"一少撮人、有組織、有預謀"、"外國反華勢力"等陰謀論是無稽之談。王軍濤說: "實在是平暴在前﹐抗暴在後。而不是所謂的暴亂在前﹐平暴在後。就是說所有的暴力性的衝突事件都是在中國政府、中國軍團開始暴力屠殺的時候才發生的。白皮書就是想說明這麼一個大是大非的問題。"

王丹表示,白皮書證明當年“完全不存在任何需要動用武力的情節”,“中國人不是僅僅滿足於溫飽,還要有做人的基本權利和自由”。他並示,在過去的二十年﹐大部分的媒體和社會輿論沒有點出六四令中國社會帶來很多深刻的變化。"第一是中國經濟中心論﹐中國在過去都有過。中國社會一切的事情都是經濟兩個字﹐都是錢。這是比較特別的。第二是全民族、全社會的道德滑坡。第三是知識精英階級全部的奴隸化。這些特點都是直接與六四鎮壓相關的﹐深刻的改變了中國社會。我覺得外界的報道往往沒有看到六四為中國社會帶來深層次的、精神層次的、社會生產力結構上的變化。"王丹要求中國當局進行六四的全面調查﹐公佈死傷者的名單並作出賠償。

王丹並計劃5月15日訪問台灣,並希望以哈佛校友身份見到馬總統,請他支持六四紀念活動。他說,馬總統在台北市長任內,二人曾見面,馬總統去年當選後,彼此還未謀面。

另外,紀念六四事件委員會,計劃在今年六四事件20週年日當天在華府集會,擴大紀念活動,同時透過“白衣行動計劃”,呼籲中國大陸民眾當天身穿白衣響應,以白色覆蓋中國,共同追悼死難同胞。

白皮書並指出,當時參與救援的蔣永彥醫生和其他醫護人員證實當局在鎮壓時曾用上被國際社會禁用的開花彈﹐並向在現場救援的救護車開火。紀念六四事件委員會的胡平、嚴家其、王軍濤、王丹、陳破空、楊建利、王天成等海外的大陸民運人士,希望這份"民間六四事件白皮書,能給當年的學生運動一個公道。

公布白皮書在紐約中華公所擧行﹐當中有日本、香港、加拿大和美國等媒體,但獨缺中國大陸媒體,紀念六四事件委員會希望新華社及《人民日報》能報道白皮書內容,讓中國人民瞭解事件真相。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