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人大修法鼓励「吹哨」?「紧急情况国防动员」除外!

2021-01-21
Share
中共人大修法鼓励「吹哨」?「紧急情况国防动员」除外! 李文亮生前出示他被警方训诫的笔录。
李文亮生前提供 / 拍摄日期不详

正在北京召开的全国人大常委会会议,审议修定《执业医师法》,除了建议改名为《医师法》,也宣称吸收武汉肺炎疫情的防控经验,规定医师及时报告突发不明原因疾病,但在两种情况下,医师应当服从当局调遣。有关修定受到舆论批评,质疑当局没有真正吸取疫情教训,也不希望第二个李文亮在中国出现。(高锋 报道)

中国爆发武汉肺炎疫情初期,多人被指造谣,包括武汉眼科医生李文亮。当时他在微信群组表示,华南海鲜市场确诊多起沙士(非典型肺炎,SARS),提醒民众防范,其后,李文亮被指在网上发表「不实言论」和「严重扰乱社会秩序」。直到李文亮感染新冠肺炎殉职后,国家监察委才发表调查报告,为这位「吹哨人」平反。

建议修订的《医师法》宣称吸收了新型肺炎疫情防控的经验做法,规定医师发现传染病,突发不明原因疾病和异常健康事件时,应及时报告。但《医师法》同时列明,每当紧急情况及国防动员需求,医师应当服从卫生健康主管部门的调遣。

纽约城市大学政治学教授夏明认为有关条文自相矛盾。

夏明说:国防安全方面当然是国家军事安全和战争等等,因为中国任何东西,包括病毒研究,是否跟国防和军事有关,跟地缘政治军事有关,这本身就是个问题,很多东西扯到军事上就全部属于军事保密。大家不能追究,甚至不能吹哨。紧急状况是一个非常宽泛的概念。甚么叫紧急状况完全由党国任意解读。

至于何谓「紧急情况」和「国防动员需求」,夏明担心,最终会由全国人大说了算。

夏明说:在实际使用的时候,它可以不断以但书(法例列明的例外情况),所谓紧急情况,或者国防动员情况无限延伸或任意解释,因为在中国,毕竟要解释一个法律,可以由人大来解释或释法,香港的情况就是例子。根本在于,没有公正性的解读,也就是供大家来参观,实际要运用起来任意性就会非常强。

他质疑制定《医师法》的真正目的。

夏明说:做给世界看的,「我们很重视也有详细立法」,但问题是中国的法治很多是宪法条文上的,不许你取用,就像中国外交部原来的一个发言人姜瑜就讲的很清楚,「不能用法律来作为挡箭牌」。

他又把「医师应当服从当局调遣」比喻为「法西斯」。

夏明说:它把防疫一下进行准军事的动员和控制。医生很多的决策自主权或者科学证辩都不许进行。如果它对医生进行这种军事化管理,它对病人同样也会进行这种高度军事化管理。强制收容,或者动用公安城管把他们的门堵上。

李文亮在不少中国人心目中是防疫英雄。家人感染新冠肺炎身亡的武汉人张海相信,当局根本不愿意看到第二个李文亮出现。

张海说:它不希望再有李文亮或者艾芬这类人出现,因为我们国家对维稳是看的很重的。很多东西它想掌握,但又害怕掌控不了,心理是特别矛盾的,既要维护政府的脸面,又害怕失控了。

舆论一直质疑,武汉市和湖北省主要领导班子对疫情反应迟缓。其中市长周先旺曾透露,作为地方政府,市长即使获得疫情信息,也必须得到授权才能依法披露。

但张海认为,周先旺难辞其咎。

张海说:关键还是要看这个人有没有魄力。打个比方,如果新冠发生在深圳的话,我相信绝对不会像武汉那样爆发严重的后果,真正有作为的地方领导人,当地爆发了新冠这种病毒的话,他可以决定采取行动。

香港时事评论员桑普则认为,武汉肺炎疫情扩散关键不是医生有没有即时报告,而是他们的上级到底是医务人员,还是党委。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