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31周年」首次举办全球网上纪念活动

2020-06-0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北京时间5月31日晚间,美国「人道中国」和「华人民主书院」首次利用在中国没有封禁的Zoom会议软体,联合举办「六四31周年」全球网上纪念活动。旅美雕塑家从美国洛杉矶「自由雕塑公园」现场演讲,并展示他的大型雕塑作品《六四浮雕》和《坦克人》等。 (陈维明提供)
北京时间5月31日晚间,美国「人道中国」和「华人民主书院」首次利用在中国没有封禁的Zoom会议软体,联合举办「六四31周年」全球网上纪念活动。旅美雕塑家从美国洛杉矶「自由雕塑公园」现场演讲,并展示他的大型雕塑作品《六四浮雕》和《坦克人》等。 (陈维明提供)

六四纪念踏入31周年,民运人士首次举办全球网上纪念活动,让「六四群体」的代表透过同一平台对话。但部份人士受当局威胁阻止参与,会议亦受到网络技术干扰。但种种阻力仍难阻数百人在线上对话并回溯「六四屠城」历史。(吴亦桐/程文 报道)

北京时间周日(5月31日)晚间,美国「人道中国」和「华人民主书院」首次透过视像会议软件,联合举办「六四31周年」全球网上纪念活动。

3个多小时的活动里,近230名来自中国大陆及海外的人士全程参与线上互动。来自各群体的代表,先后回顾六四的历史及就未来活动方向发表谈话。其中包括「天安门母亲」张先玲、「六四遇难者」吴国锋的父亲吴定富、被坦克碾断双腿的方政;「八九学运领袖」王丹、吾尔开希、周锋锁、美国汉学家林培瑞(Perry Link)等。

北京资深记者高瑜和清华大学教授郭于华因受北京国保的阻止而未能参与。亦有人在活动开始前被员警带走。会议期间亦受到亲中团体的技术干扰和谩駡。

「天安门母亲」张先玲在活动中回顾儿子王楠在天安门附近被屠杀后,再遭中共戒严部队就近将遗体掩埋;她说「天安门母亲群体」多年来一直向当局抗争,要求公示真相、赔偿及追责。「天安门母亲群体」也因此遭当局打压、和长期非法监视,但她誓言绝不放弃抗争。

中国人民大学学生吴国锋在运动期间背著相机到现场拍摄,遭戒严部队枪击并抢夺相机时用刺刀捅死,吴父在找到其遗体后请摄影师冒险拍照,留下珍贵的历史纪录。他希望儿子有昭雪的一天。

前学生领袖吾尔开希表示付出代价和勇气的「八九一代」及民主人士,在六四31周年迎来了转折,全世界已经看清中共当局对文明和国际秩序的挑衅。

吾尔开希说:我们有义务、有责任告诉全世界,中国共产党的真相是甚么,这个政府的本质是甚么,2020也许是转折的一年。

活动发起人周锋锁向本台表示,他们首次尝试全球网路纪念会。尽管有来自中共当局的干扰,但节目的丰富性、参与的广度和与国内人士的互动,都成为难得的亮点。

周锋锁说:涵盖了直接和八九六四记忆最主要的几个群体,更重要的是让国内愿意发出声音的难属、八九亲历者能够发出声音,北京抗暴市民群体第一次出现在同一个论坛,这次董盛坤讲话「 为了捍卫人的尊严,走上街头,保护学生,抵抗戒严部队」。当年的参与者到现在的十几岁学生,这是非常珍贵的声音。

香港支联会主席李卓人谈及香港危急情势,但他表示港人绝不会后退。本次网路会议的主持人滕彪在接受本台采访时也表示,今年的纪念活动在中共强推「港版国安法」之际也有特殊意义。

滕彪说:中共在香港的暴行,最近的「港版国安法」都让人联想到六四,香港一直在纪念六四,我们也有责任呼吁国际社会不要让六四的惨剧发生在香港身上。

另一名纪念会策划人郝建也指出,今年的纪念形式比传统活动更为重要,因为正值世界与中国关系的一个转捩点。

郝建说:2020年才是真正的历史转捩点,在今天我们再次回望和聆听历史的回声,想起来1989年6月3日的午夜长安街、天安门的枪声、血痕,有著重大的意义。世界和中国都走在一个新的历史的转捩点,天安门的屠杀和武汉肺炎疫情大爆发一样,是中国和世界历史的重大座标和强力的警醒。

另外,「天安门母亲群体」周一(6月1日)再发公开信,表示他们有充分理由问责中国政府,认为中国政府对当年的血腥惨案对国民造成的伤害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中国当局在法律上欠人民一个交代,在道义上欠人民一个道歉!「天安门母亲群体」表示继续坚持三项基本诉求「真相、赔偿、问责」。

您的评论 (1)
Share

匿名游客

1989年6月4日,在北京天安门大屠杀期间,北京共产党一党专制政权致力于牺牲所有人的宝贵生命和日常生活,破坏每个人的身体、思想和精神,并追求极端独裁和恐怖主义。天安门大屠杀不仅是可怕的极权主义屠杀和压制,而且在无神论的指导下,它显示了最适合唯物主义理论生存的最残酷途径,以及良心、道德、真理、法治和正义的丧失。中央政府的一党专政集中了权力和暴力,实行了危害人类和非人道主义的恐怖主义政治制度,包括政府不民主,经济不自由,教育不正确,体制未改革,文化不多样化,以及法治不合理。法律上没有平等的人权,并且有许多非独立国家。

在政治上,一党专政禁止公民参加公共事务和选举,并禁止言论自由、出版自由、集会自由、结社自由、游行自由、示威自由、新闻自由、宗教自由、移民自由、不同政治观点和宗教见解的公开表达自由。

在经济上讲,具有经济权力的官员利用特权谋取私利,进行腐败的权力和货币交易,扩大了贫富之间的差距,导致分配不公义和不公平,并损害了公共利益。

在教育中,歪曲真相、掩饰知识和歧视公民,更改和删除正确的历史记录,依靠证书和文凭对社会阶层的地位进行分类,并在应试教育中控制隔离的科目,从而产生僵化的政治思想和科学概念。该国缺乏高质量的素质教育,导致丧失了公民的独立思想和先进观念,例如宗教信仰、普世道德、人格独立、辩证思维和跨学科整合。

就社会主义制度和权力管理中的不平等而言,所有人都是上级的奴隶和工具。他们可以对下属进行暴力剥削、指挥、命令、欺凌、压迫、监督和控制。君主不受限制,统治者不受法律制衡,政府不受公民监督。共产主义和唯物主义的奴隶制将生命和思想视为统治者的私有财产,并禁止公民拥有独立的思想、特质、自由、平等和人权。

在文化方面,为了巩固北京中央政府的崇高地位和增强北京方言的统治力,共产党的一党专政消除了所有其它国家和地区的传统文化和民俗,并禁止所有国家和地区使用独特的原始语言。此外,北京国中央政府大力弘扬共产党文化,在其它国家和地区普及北京方言,并严格禁止发展独特的地方文化和民间交流。

在军事上,共产党军队已经合理控制和思想改造了世界五分之一人口中的14亿人。200万人民解放军和武警的职责不是维护公共安全和保护公民的人身安全,而是使用大型武器和设备持续监测和管理所有公民的聆听、会话、阅读和写作的内容和能力。解放军和武警部队一直在战斗,以打击和镇压无辜的公民,以便进行定期战争并使用坦克和冲锋枪之类的大型致命武器杀死在天安门广场上44万平方米区域及其周围地区的未使用枪支的非暴力和平游行者。

关于法治,从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到今天,北京共产党中央委员会的极权法治颠倒了正确的法治。建立错误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的政府和社会主义法律制度永远不会阻止各种意识形态的无辜人民遭到谋杀、折磨、监禁、酷刑、威胁、恐吓、惩罚、镇压和迫害。

在领土方面,为了扩大对非北京国家和地区的集中控制,北京中央政府着重于占领其它国家和地区的领土以及当地居民的住所。非法使用错误的户籍制度,禁止多个国家的所有人自由移民,禁止当地人选举当地总统,欺骗没有北京国籍的人说北京是他们的国家,并要求所有没有北京国籍的人遵守错误的规章制度、政策、宪法和法律,这是大规模的跨国政治迫害和种族灭绝清洗。

1989年的天安门民主运动旨在推翻极权北京政府,并纠正前述所有治理问题。只有在公民监督政府的情况下,所有人的地位才是平等的,每个人才都将得到应有的尊严。这就是为什么全人类都需要1989年的天安门民主运动和1989年6月4日在天安门大屠杀中丧生和受伤者的年度纪念馆的原因。

2020-06-19 03:50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