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俗維基案】「支納維基」負責人願負責 批茂名當局炮製冤案

2021-02-28
Share
【惡俗維基案】「支納維基」負責人願負責 批茂名當局炮製冤案 廣東茂名茂南網警大隊隊長楊觀耀(紅圈)為習近平和習明澤個人信息外泄後專案組負責人,曾下令嚴刑逼供被捕人士。
廣東茂名政府官網圖片、支納維基負責人提供

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家屬信息外泄,導致24名「惡俗維基」網站營運人員和會員遭當局重判。海外「支納維基」負責人周日(28日)宣布,「習明澤信息外泄案」責任由他負起,並譴責中國廣東省茂名「公檢法」貪功,藉「移花接木大法」炮製冤案。網站負責人還宣布,「支納維基」將明確指向習近平和中共,如果廣東當局不立即糾正錯誤並釋放相關人員,多個涉及中國政界網站,將公開更多中共當局的貪腐資訊。(吳亦桐/陳駿豪 報道)

化名L先生的「支納維基」海外負責人向本台表示,習明澤和鄧家貴在英屬處女群島(又稱英屬維京群島)擁有兩間離岸公司的消息,是由他本人發布到「惡俗維基」和「紅岸基金會」網站上,他表示發布資料與遭判重刑的牛騰宇,以及其他涉案人員無關,他願為此負責。

L先生透露,習明澤信息外泄事件,最早可以追溯至2018年7、8月,在社交媒體Twitter一個音譯名為「身份證」(shenfenzheng)的帳號,公開了習近平的個人身份資料,但因為有關習近平的資訊,經常出現在媒體,當時並未引起轟動;另一個Twitter帳號「蜘蛛演藝公司」,則公開習明澤化名「楚晨」的個人身份證,以及以前的護照照片等。這些資料因為管理公安系統的人員對外販賣流出。

L先生說:2019年5、6月份,我們是把習明澤的戶籍、聯繫方式、身份證號碼,然後連同習近平的身份證號碼、戶籍一起掛到「支納維基」上去,而且添加多個模板,在多個詞條開頭顯示;鄧家貴我們只放了「巴拿馬文件」。這個都是以我為首,我是真正的「主犯」;我就公開宣布「有種來抓我」,我願意承擔全部的責任。茂名警方簡直處處都是漏洞,它們把人屈打成招。它們這樣做就是違背天理我看不下去,我就是要揭穿它們的謊言。「惡俗維基」跟「支納維基」、「紅岸基金會」沒有關係,那些人都是被冤枉的,我聽說牛騰宇被判14年,我感到非常震驚,他這屬於被栽贓陷害,實在是令人義憤填膺。

L先生也表示,現身處日本的「惡俗維基」和「支納維基」創辦人肖彥銳在當年為了將政治內容分布到不同地方,創辦「支納維基」,其後交由在海外的Y先生主理。但廣東茂名茂南網警大隊無法逮捕海外涉案人士,所以才使用「移花接木」手段,將「支那維基」和「惡俗維基」混為一談。

L先生說:「惡俗維基」創始人已經給出非常明確的解釋,「惡俗維基」就是一群有正義感的青少年,針對中國當代一些網絡現象不滿,它們建立了網站,他們是不涉及政治的,「支納維基」和「惡俗維基」根本不是一個網站;中間他們一度有互聯,後來他們就把這個互聯取消了,但這不能說明這兩個網站是一家的,但是給了茂名警方一個移花接木的借口。官方所這兩個網站混為一談是可笑至極。

L先生強調,「支納維基」和「紅岸基金會」明確針對中共當局,並已經公開很多中共貪腐官員、打壓香港人和新疆維吾爾人的中共官員信息。

L先生說:「支納維基」全都是有理有據出道,從官方的五毛、各種高級官員狗腿子(即走狗)、黑警,國家領導人到習近平,就是說只要我們能力範圍內要把它們全部「出道」(揭露)。「支納維基」針對的是共產黨,直接把矛盾頭針對「趙家」(即中共權貴),想要實際行動震懾「趙家」,我所關注就是中國共產黨作惡多端,我必須採取實際行動向它亮劍,發出吶喊。 

L先生還透露出「惡俗維基」的數個「案中案」,包括廣東茂名公安、檢察院等收受「惡俗維基」站長顧楊陽家人賄賂,把原定為「主犯」的顧楊陽從名單上刪走,並換成牛騰宇;

另外L先生也指此次在案件一審判決書中,鄧家貴懷疑出現在「證人名單」上,他自己個人信息遭「支納維基」和「惡俗維基」泄露,但涉嫌為自己作證。Y先生直斥鄧家貴撒謊。

L先生也駁斥茂名警方的說法,指公安在無法拘捕到身在海外、真正能公開信息人士的情況下,草率認定在日本的丁柏辰為「紅岸基金會」站長。L先生強調,丁柏辰與「紅岸基金會」、「支納基金會」和「惡俗維基」基本上沒有關係。

L先生也如「新惡俗維基」網站負責人陳明一樣,要求當局立即糾正錯誤和釋放相關人員,否則將繼續公開中共貪腐官員,以及廣東「公檢法」系統人員的資料。

據多位上訴人士家人提供的最新消息,辦案單位廣東省茂名市茂南網警大隊、當地政法委、法院、檢察院及廣東省公安廳,試圖阻撓事件繼續曝光,分別向上訴人士的家長、代理律師施壓。廣東省公安廳多次到羈押牛騰宇的茂名第一看守所,收走牛騰宇的學習資料和手寫資料等,並強行阻止牛騰宇與其母親的通信權利。

牛騰宇母親說:有家長跟我說,就是騰宇一個人傳不出來消息,他們還能傳出來;就是廣東公安廳告訴看守所,所有管教都不准給騰宇傳信息,也不准往外寫信,也不准我們給他寄。

牛騰宇的代理律師之一、北京維權律師包龍軍接受本台採訪時表示,境外相關人士站出來發聲,並宣布自己公布了習明澤等人的信息,是一個事實佐證,但從法律上來說,證據的認定很苛刻,包括需要聲明人所在國家的中國使領館證明等,聲明要成為證據便有了難度,但法院應該調查這些聲明是否真實,以對早前的判案和認定重新考量。

包龍軍說:域外的孩子們能證明確實是自己發布的一些消息,是自己在運營這些網站,這應當說是提供了一方面的線索;在國外對國內的證據,還需要提供相關一些使館證明,可能比較困難,但從事實上來說,是一方面的線索。從法庭這方面來說,它就要仔細的考量,這個線索它是否真實,調查這個真實性,重新考量對國內「惡俗維基」的認定是否缺乏相關的依據。

包龍軍也透露,幾位律師將在兩天內,再赴廣東茂名並申請會見牛騰宇,希望了解廣東省公安廳是否做出施壓舉動等。

包龍軍說:律師肯定要再會見牛騰宇,看看是否廣東省公安廳對牛騰宇又施加壓力,不能因外面的報道而對當事人施加壓力。因為法律規定你公檢法機關對當事人有罪無罪的證據你都要收集,不能為了判罪而判罪。

2019年5月,境外網站「紅岩基金會」和「支那維基」先後公開習近平女兒習明澤、姐夫鄧家貴的個人資料,包括習明澤的護照照片、化名為「楚晨」的「身份證件」等。同年6月,中國公安部成立專案組,廣東茂名茂南網警大隊成為辦案單位之一。

外界批評,茂南網警大隊無法扣捕海外「爆料」者,將罪責嫁禍中國大陸境內的「惡俗維基」營運人員和會員,先後在全國逮捕數十名年輕人,並以此作為中共建政70周年獻禮。在這些年輕人遭羈押期間,茂南網警大隊及大隊長楊觀耀,指揮手下對他們嚴刑逼供。

2020年11月2日,「惡俗維基」專案開庭;12月底,24名年輕人遭重判。其中年僅20歲的「惡俗維基」營運人員牛騰宇,被指控為主犯,重判14年及處罰金13萬元人民幣。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