苛政之下大學生流行「深夜爬行」 消極對抗仍被約談警告

2022.11.11
苛政之下大學生流行「深夜爬行」 消極對抗仍被約談警告 在疫情管控下,中國傳媒大學等高校學生召集深夜爬行活動。
微博圖片

近年中國嚴苛抗疫,中國大學生在高壓環境下作出消極反抗,養紙狗、深夜爬行、發瘋文學近期在中國高校盛行,更有學生因此被約談警告。有評論認為,相關現象顯示極端疫情管控下,很多大學生幾近被逼瘋的絕望狀態。但亦有年輕一代的反對者批評,這些學生失去應有的抗爭精神。

新冠疫情近三年來,中國國內百姓民不聊生,而中國大學學生也度過了非正常的大學生活。在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動態清零」政策依然無休止進行的背景下,中國多所高校開始出現「養紙狗」、深夜到操場「爬行」、「寫發瘋文學」等詭異現象。

china-crawl.jpg
疫情管控下一些大學生流行「養紙狗」。(微博圖片)

今年9月初遭封校劫難的中國傳媒大學,其微博協會官方帳號早前發出教程,既如何利用快遞包裝盒製作成「紙狗」。「紙盒寵物」隨即在中國各地高校流行。很多學生將「紙狗」養在宿舍,並相約到操場上遛「紙狗」。

有學生在微博透露,很多學生的紙狗遭到沒收,「養狗」行為遭到校方批評。

中國傳媒大學還成為「夜間爬行」運動的推動者。該校學生上傳的影片顯示,深夜時分,很多學生在該校圖書館前的操場上繞成圓圈爬行。繼中國傳媒大學之後,華東師範大學亦有學生召集大家到操場爬行。

本台記者綜合微博資訊,發現中央美術學院、清華大學、北京郵電大學等亦有學生也加入「爬行」行列。非常諷刺的是,即使是這樣的爬行活動也必須出示核酸證明。

在華東師範大學的爬行活動中,因有人向校方告密,操場只有一位學生在爬行,但有校方負責人到場拍照,校方還在操場入口派兩名保安把守,只許出不許進。

北京郵電大學組織爬行活動的學生,被該校團委多媒體部副部長舉報,爬行群群主被「喝茶」。微博上有關各大高校「爬協」的消息也遭封殺。

與此同時,夾雜著絕望與宣洩的「瘋狂文學」也在網上蔓延,文中充滿嘶吼、分裂、烏鴉、對月嚎叫等字眼。

有網友認為這顯示中國大學生已被封控政策逼瘋,呈現大學生絕望的心態,亦有人認為這是一種消極抗爭方式。

另一名網友認為,這只是當代大學生的「自娛自樂」;但學校領導卻緊張得要死,一個眼神不對勁就以為你要造反。而爬行,從頭到尾的姿態,都是向下的,太好玩太諷刺了。人們的靈魂都在搖搖欲墜。

還有網友批評中國大學生沒有勇氣反抗,他寫道「我還是覺得都是因為大學生在那天(八九六四)之後死光了,中國的知識分子都被打叭下了,知道是怎麼回事但是沒有辦法也沒有勇氣反抗,於是整天整爛活、養紙狗、爬行聚會、寫發瘋文學」。

這位網友還隱諱表示自己看過「八九學運」相關紀錄片,知道那一代大學生充滿希望、責任感、意氣風發、不畏強權的精神,中國歷史上短暫的開放、寬容、說人話的時代也不復存在,於是每個人都成了荒誕文學的真實載體,一起無可奈何地等待政府停止「清零」政策。

活躍的辱包博主「衝浪之音」向本台表示,被疫情管控帶走整個青春的大學生無疑是可悲的,更可悲的是他們只能用荒誕的行為進行消極抵抗,他們的精神在萎縮,早已失去八九一代的責任感。

「衝浪之音」說:學生們荒誕的行為配得上這個時代,就算是如此無害的消極抵抗也會遭到學校的處分和通報批評。為甚麼大學生會如此被限制呢,究其原因還是命根子在別人手上。十年做題只為換一張畢業證書,如果失去則代價巨大。有時候會想20年代和80年代上街的大學生有考慮過通報批評、獎學金、評優這種事嗎?他們反官倒、反貪污⋯⋯討論著社會議題;而當代大學生看上去已經像是趕進籠子裡的狗了。

「衝浪之音」也認為,中國大學生的精神狀態與整個國人是一致的,只有少數人消極抗議疫情政策,大多數卻都在配合習近平防疫政策的演出。

「衝浪之音」說:全國大多數國人跟大學生並沒甚麼區別。各行各業人員每天等著疫情政策的變更,只能偶爾消極的方式去表達不滿,觸摸禁評的底線。在一次次慶豐帝的加速與減速之中,配合這場防疫的演出,等待落幕。

美國高校年輕的華裔學者藏拙就此接受本台採訪,他表示,看到這些在中國失序的時代裡,青春無處安放的學子,看到他們絕望卻無力反抗的現狀,首先應該把譴責的焦點聚集在中共極權統治。

藏拙說:相比較疫情期間的各種人道災難,這是又一件讓我特別憤慨、特別悲哀難過的事兒;在一個瘋狂的、社會失序的疫情時代,越是清醒的人越痛苦,越是有活力的年輕人越容易崩潰,把一群年輕的學生逼瘋掉,看到中共的邪惡,怎麼譴責都不夠!

藏拙也認為,年輕學子選擇「爬行」等這種甚至都稱不上消極抵抗的姿態,他們與五四運動者、與八九一代相比,失去反抗精神,這不應是社會對他們的期待。但是所有人、包括孩子的父母都應該反思,我們是否給過孩子關於勇氣的示範?

藏拙說:現在這些大學生的行為啊,甚至都算不上反抗。五四的時候、八九六四的時候,有反抗的學生,為甚麼現在變成了一下都不能反抗?做人而不能得、變成這種精神病,中國這一代年輕人被洗腦到沒有社會擔當,也不敢反抗,這不是一個社會對年輕人該有的期待,我覺得是整個社會需反思的。是八九六四那一代學生流血的時候,整個社會沒有給學生support,沒有追著政府要個說法,當八九六四在中國還是一個敏感詞的時候,我們對這代年輕人還期待甚麼呢!

在習近平的動態清零政策下,中國多所高校接連被封;今年5月14日,清華大學控制校門,要求不進不出;今年9月,中國傳媒大學因出現新冠感染者遭大規模封控,師生被強制隔離,該校資深教授姚小鷗曾錄影片抗議。

而2019年9月入學的這批大學生,失去上大課、社交等正常的校園生活,在三年錯位的狀態裡,很多人出現心理疾病。

在養紙狗、校園爬行等議題火爆中國社交媒體後,中共當局一面刪帖,一面利用官媒回避疫情管控的敏感背景,宣稱這些大學生養「紙狗」是因為有社交渴望和陪伴需求;更將「爬行」運動打造成養生方式。

記者:吳亦桐/程文 責編:方德豪 網編:劉定堅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