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妇输液死亡 家属讨说法遭暴力驱赶

2015-03-23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15年3月20日,死者黄顺芳家属在卫生院前讨说法,数十警察来到现场驱散,并与家属抢夺装有死者遗体的冰箱。(目击者摄)
2015年3月20日,死者黄顺芳家属在卫生院前讨说法,数十警察来到现场驱散,并与家属抢夺装有死者遗体的冰箱。(目击者摄)

河南省信阳市一名中年妇人在输液过程中死亡,死者家属怀疑医疗失误造成,上周五(20日)与十多名亲友于卫生院门外闹丧讨说法,遭数十名警员暴力驱赶。被捕的六名家属中,至今仍有四人未释放,而医院欲赔偿五千元了事。(林静报道)

被指“医死人”的卫生院位于淮滨县防胡镇。在卫生院旁边的商户张先生,周一接受本台访问时表示,目击上周五死者家属到场设灵讨说法的经过。他指,当时死者家属十多人披麻带孝,抬著装有死者的冰箱,带著花圈,以及写有“天理何在”等字样的横额,跪在卫生院门前。

其后,镇政府派出数十警察到场强行暴力驱赶,即场抓走六个家属。他和死者是同村,听闻警方近日只放了其中两人,仍有四人被拘留。

张先生说: 因为他们家就是在靠近马路上设坛准备做法事,引起警察不满,警察就抓人,还捉了邻居,他们也给打了。

死者的亲戚黄先生指,死者黄顺芳是他的姑妈。他指,姑妈48岁,上周一感到身体不适,于是到镇上的“防胡镇中心卫生院”就诊,经主治医生汝金奎诊断为轻微胃炎,其后接受药物注液。约一小时后,出现呼吸困难,抽搐陷入昏迷。经抢救后死亡,而尸体随即呈乌紫色。

其后,家属发现医生介绍板上显示死者的主治医生属神经科,意味属内脏科的胃病,并非其治疗范围。

黄先生指,姑妈入院后出现反应异常时,他刚巧到场探望。他目击医护人员进行抢救,感觉主治医生手足无措,面对家属追问时,又转口说是并发症。

黄先生说: 出现了抽筋,眼睛(无意识)不行了,我们马上叫医生他们抢救。抢救的时候说,说是急性的,快要不行了,医生才这样说。

黄先生指,姑妈抢救不治后,其直系家属陆续到医院讨说法,院方坚决否认错误用药,并要求家属尽快签字领走遗体。其后数日,家属持续要求院方解释,最终院方提出以五千元解决事件。家属不接受院方逃避责任并以五千元打发了事,于是,在上周五抬尸到卫生院申诉。想不到政府拒绝协助家人寻找真相,反而派员到场镇压,数名反抗的家属给带走关押,包括死者的丈夫和儿子。

黄先生说: 我们就站在那个医院门那里去,他们(警察)就来了,冲上来打我们,把我也打了。

黄先生指,冲突过程中,警方把姑妈的遗体抢走,至今下落不明,而警方亦未有交代何时释放馀下的家人,估计死者家属答应停止闹事,对方才会放人及归还遗体。

本台致电防胡镇中心卫生院,接听的职员否认医疗失误。
记者说: 上星期有一位叫黄顺芳的女死者,家属认为你们出错,用错药。
职员说: 我们医院在这个诊治过程上,不存在过失,其他的我就不太清楚。

职员其后提供院长电话,但电话未能接通。

而防胡镇派出所指无法核实记者身份,拒绝回应。

Henan-Hospital-death-family620.jpg


2015年3月20日,河南省信阳市”防胡镇中心卫生院”外,死者黄顺芳家属披麻带孝,抬著装有死者的冰箱,带著花圈,以及写有“天理何在”等字样的横额,跪在卫生院门前。警方出动驱赶示威家属。(目击者摄)
2015年3月20日,河南省信阳市”防胡镇中心卫生院”外,死者黄顺芳家属披麻带孝,抬著装有死者的冰箱,带著花圈,以及写有“天理何在”等字样的横额,跪在卫生院门前。警方出动驱赶示威家属。(目击者摄)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