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發哨人艾芬:我對疫情沉默讓世人受害 這次要阻止莆田系繼續騙人

2021-01-04
Share
新冠發哨人艾芬:我對疫情沉默讓世人受害 這次要阻止莆田系繼續騙人 武漢新冠疫情發哨人、李文亮同事,武漢中心醫院急症科主任艾芬。
資料圖/拍攝時間不詳

武漢新冠疫情發哨人之一艾芬醫生,懷疑因眼科醫院誤診導致右眼幾乎失明後,明言要決心挑戰中國的醫療腐敗。但業界認為在根深柢固的結構性腐敗,和官方維穩的雙重壓力下,曾因說真話而被壓制的艾芬醫生,其個人的命運令人擔憂。(黃小山/程文  報道) 

本身擁有幾十年行醫經驗的艾芬醫生, 花費約3萬元到愛爾眼科醫院治理右眼白內障後,不但未能得到預期的效果,反而情況惡化幾近失明,連曰來也無法得到任何眼科團體或業界的公開支持。有意見認為,即使醫療界對她的遭遇寄予無限同情,但懾於愛爾眼科背後龐大的關係網,沒有人會勇於公開得罪這家被指為莆田系的醫院。 

愛爾眼科曾發表聲明,稱艾芬右眼視網膜脫落,和白內障手術無關。艾芬對回應一點不意外。因為迄今為止,愛爾眼科還用偽造的病例照片試圖隱瞞事實真相。艾芬指儘管利用虹膜檢查、甚至是普通的圖像比對,就能揭穿他們的謊言。現在愛爾眼科最在乎是擺平她,而不是面對醫療失誤。 

艾芬說:這次白內障術後我去找他,我說我眼睛還是看不清楚,他這個時候明明知道我眼睛有問題,還不告訴我,就這樣眼睜睜看著我視網膜脫落。我現在找他要我術前的我眼睛的那個照片,他居然給我一張假的。後來,他們心慌了打電話,又說他們記憶體沒有那麼多,資料都刪了。他心虛了嘛。那不要緊,下一步可以做虹膜檢測嘛。他們現在就想讓我去和解。有一次是通過我們的眼科主任,他說他們的院長要來上門拜訪我,我拒絕了。第二次是他們醫務科科長,找我說,要我去看病,我說,我當初網脫的時候找你們去,你們把我推走了呢,沒有理他。

艾芬指出,愛爾眼科屬莆田系醫療架構。這也意味著她面對的是普通人無法撼動的資本和衛生行政官僚及醫生三方勾結的腐敗綜合體。

艾芬說:他們通過打虛假廣告,然後返聘公立醫院的醫生,然後通過騙人,再用巨量的金錢賄賂官員。而且愈演愈烈。愛爾眼科它做得很大,所有的眼科會議都是他們出錢出資開。這些眼科的主任們,全部都被他們請去當成座上客。聽懂了嗎?我這樣的專業人員他們都敢這樣搞,老百姓就根本搞不了它。去年也是我一個人,我沒有站出來說話,就變成滿世界這個樣子,我這一次絕不會為我的利益而戰,我要改變他們整個行業的風氣。

中國紅十字會大病救助項目原負責人任瑞紅指出,艾芬面對的是一個龐大的腐敗體系,特別是在她就新冠疫情被封鎖接受媒體採訪之後,可能使她遭官方更嚴厲的報復。

任瑞紅說:在中國的這種醫院,它的裁判和運動員是一家,太多的這個盤枝錯結在衛健委那邊,你想想他們能批下來這麼多醫院,那個資金量是大到驚人的。並且,你最終要挑戰到統治階層的利益的,那個怎麼可能會讓你撼動的?鬧一鬧,給你一點錢,就這樣了。

愛爾眼科發言人李金州在回應本台記者採訪時,否認他們屬於莆田系的醫院,並否認艾芬右眼失明是該院的醫療事故。而面對他們以學術會議為名進行大規模的變相行賄的指控,李金州則不予正面回應。

愛爾眼科:從我們自己的一個調查結果來看,是沒有直接的關係。如果我們有最新的消息,我們會在相關的平臺發佈啦。回答你的問題就是我們不是莆田系醫院。怎麼樣去定義這個重大醫療事故嘛?我們知道的情況應該是沒有重大醫療事故。所有的眼科學術會議是我們在贊助?我現在沒有辦法給你確認這個消息。 

據本台記者獲悉,武漢衛健委已介入此事。武漢衛健委副主任兼武漢中心醫院黨委書記王衛華已對艾芬施壓。 

去年初,武漢中心醫院急症科主任艾芬、在朋友圈發出一張武漢出現冠狀病毒疫情的檢測報告圖片,經李文亮轉發到同學群後,引發關注。此後,艾芬和李文亮都遭壓制。李文亮去世後,艾芬接受媒體專訪,披露了武漢疫情爆發之初官方封鎖消息導致慘重後果的真相,此後即被重點維穩,相關報導被官方查刪。但線民進行了傳播大接力,以近百種語言,翻譯,轉發對艾芬的專訪,艾芬的那句「早知道是這樣的結果,老子到處說」亦成為年度名言。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