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為709律師治病 流亡加國中醫揭中共酷刑迫害

2020-05-07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北京中醫趙中元夫婦因長期幫助良心犯、709律師及家屬和維權人士等,遭當局打壓被迫流亡加拿大。(趙中元提供 / 拍攝日期不詳)
北京中醫趙中元夫婦因長期幫助良心犯、709律師及家屬和維權人士等,遭當局打壓被迫流亡加拿大。(趙中元提供 / 拍攝日期不詳)

北京知名中醫趙中元半年前逃離中國後流亡加拿大,此前他因為幫助709律師、家屬及良心犯遭當局報復。近日他打破沉默公開709律師遭受酷刑細節。實證中共當局在709大抓捕案件中的罪惡。(吳亦桐/程文 報道)

北京知名中醫趙中元長期幫助中國良心人士、709律師及家屬,因此遭受中共當局打壓報復,於去年10月中旬被迫逃到加拿大。趙中元向本台曝光709律師們遭受酷刑折磨的諸多細節,以及講述他被迫離開中國的經歷。

現年56歲的趙中元告訴本台,作為曾在「天安門廣場」參加抗議遊行的「八九一代」,一顆對社會公共事務關注的種子始終埋藏在他的心裡。

趙中元早年間接受醫學科班教育並在體制內醫院工作,因違反中共當局「一胎化」政策被迫離職。其後他拜師民間知名中醫並研讀古籍,顛覆並打破了科班中醫理論,在北京建立的「天健堂」成為北京城知名的診所,其診療對象甚至有很多官員、公安等。

2009年是中國的微博初創時代,也是早期中國社交媒體言論的冒起時期,趙中元註冊了微博帳號,很快擁有了數萬粉絲,此後的一兩年間,他在微博上看到很多因強拆在中國經常出現的自焚事件、北京30家勞工子弟學校關閉、浙江因土地維權而導致的村長錢雲會慘被工程車輾壓致死等事件。

他除對公共事件發表評論、還前往浙江省樂清市,成為首位探訪錢雲會事件真相的網友、並在網上召集老師、法律工作者和學生家長為失學的勞工子弟維權,這些事件成為他及以診所命運的拐點,他的微博被封、他被警察「喝茶」約談,甚至被警方帶走問訊,並被威脅定罪「挑動鬧事」。

趙中元說: 八九六四的時候我也是到廣場示過威;2009年我接觸網絡,關注了很多社會時事問題,覺得整個社會沒有共產黨宣傳的那麼光明、安定、公平。2010年12月浙江一個村長錢雲會因為帶著村民上訪,被軋得肺都擠出來,我直接就去樂清了。回來以後我就開始(被)喝茶嘛,微博就被封號了;2011年打工子弟學校有3萬多孩子失學了,我當時發了個帖狀告北京教委,警察就威脅我說我「挑動鬧事」。

趙中元的診所也是709辯護律師和很多維權人士聚集的地方。圖片為趙中元(右)與709辯護律師馬連順(中)、藺其磊(左)。(趙中元提供 / 拍攝日期不詳)
趙中元的診所也是709辯護律師和很多維權人士聚集的地方。圖片為趙中元(右)與709辯護律師馬連順(中)、藺其磊(左)。(趙中元提供 / 拍攝日期不詳)

在此過程中,他結識了中國最活躍的一批維權公民和維權律師。包括2014年因抗議中國當局非法打壓法輪功練習者,前往建三江黑監獄的一批維權律師唐吉田,江天勇、王全璋等人。他曾為當時遭當局毆打受傷、肋骨骨折的多位律師診治並收留一些律師在他家暫住、休養等。趙中元當時並未想到在接下來的一年,中共當局會發起更為殘酷的意欲將維權律師置於死地的709大抓捕。2015年7月9日起,中共當局在中國逾20個省市開始了大規模拘捕、傳喚、約談及恐嚇維權律師和公民。

趙中元說:當時王宇被抓,709就發生了,我就覺得他們對709律師的抓捕其實是真正的一次法治大倒退,使全世界看到習近平的「依法治國」的虛偽性。

709大抓捕開始之後,趙中元的診所漸漸成為709家屬、早期被釋放的律師們和其他聲援人士的診療、交換一些營救信息的聚集點。也正因此趙中元成為709律師們被酷刑的最直接的重要見證人,他向本台詳細披露了709律師李和平、李春富、王宇、包龍軍、唐志順、勾洪國(網名戈平)等人遭受身體和精神折磨的細節。

趙中元說:李和平他們受的酷刑就是不讓睡覺、被餵藥,讓和平站軍姿就站了3個月;那屋子沒有陽光,睡覺的時候床頭站兩個人、床尾站兩個人;包括他們解手就在那兒看著你;王宇律師是7天7夜不讓她睡覺,還不讓她喝水,讓她坐40(厘米)見方的地磚,如果腿一出到外面去就拳打腳踢的,揪著頭髮,抽嘴巴,她也被餵藥,包龍軍,唐志順、李春富也被餵藥,春富其實已經是處於精神分裂的狀態了;還有唐志順瘦了60多斤,共產黨這種殘酷比小說中殘酷得多。

2018年春節江天勇(左)在押期間遭酷刑打傷雙腿,湖南國保曾到北京向他詢問江天勇過去的病例,意圖推諉責任。(趙中元提供 / 拍攝日期不詳)
2018年春節江天勇(左)在押期間遭酷刑打傷雙腿,湖南國保曾到北京向他詢問江天勇過去的病例,意圖推諉責任。(趙中元提供 / 拍攝日期不詳)

709律師江天勇為營救早前被捕的同道,2016年11月在湖南探訪709被捕律師謝陽的家人時遭長沙國保抓捕,數月的折磨讓他的腿部舊傷覆發及受到新傷。因擔憂江天勇致殘,長沙國保和北京國保於2018年春節後找到以前為江天勇治療腿傷的趙中元,詢問江天勇過去的病例。趙中元敏感的判斷到江天勇肯定是受到酷刑,他冒險將消息透露給江天勇的妻子,隨後國際媒體廣泛報道了該消息。

趙中元說:他們找我的時候說我們是北京公安局的,就在他的車裡坐的筆錄,他們和我說這兩位是湖南國保,反覆的問江天勇的腿哪個部位傷了,我怎麼給他治療的,我就認定他們是酷刑把江天勇打傷;後來江天勇出來我跟他一對,果然是那段時間把他的腿打壞了,三個月他站不起來,當外頭把這個消息呼籲出去以後,他們匆匆忙忙給他架著,給他站起來,然後人躲開了,在遠處給江天勇錄視頻向外面證明他的腿「沒事」。

趙中元向本台記者歷數著中共當局對709律師們的迫害,讚美為丈夫的自由奔走抗爭的709妻子,認為709律師是中國公民的示範和法治的基石,還惦念剛剛出獄的709律師王全璋。但卻鮮少提及他所承受的巨大壓力和風險。2016年9月,中共當局報復性吊銷了他的診所和行醫執照。國保派出看守對其診所嚴密監控,還經常派社區幹部假裝以病人問診為由到診所偷拍,他的診所外被裝上多個監控攝像頭。擔憂國保對趙中元實施抓捕,在友人的建議下,他輾轉逃離中國到達加拿大。

趙中元夫婦與709妻子們在整個案中,為他們家屬和律師們診治,也親證了709酷刑。(趙中元提供 / 拍攝日期不詳)
趙中元夫婦與709妻子們在整個案中,為他們家屬和律師們診治,也親證了709酷刑。(趙中元提供 / 拍攝日期不詳)

709妻子王峭岭向本台表示,趙中元對709律師和家屬來說,不僅是一個治病診療的醫生,更像是他們的家人。

王峭岭說:其實在我們的眼裡,不再把趙醫生看成一個專業的醫生,而是把他看成我們的兄長、家人。上帝使用他們一家人來祝福我們這些政治犯和政治犯家屬。在中國它會把美好的,對公平正義的尋求都要給你扼殺掉,趙醫生在他的職業裡面,就是一個尋求愛、尋求公平、尋求公義的這麼一個人,所以他在中國就像人權律師一樣被打壓,他因生命受到威脅離開中國,這是中國這塊土地,這個民族的悲哀。

趙中元在採訪的最後告訴本台,他在56歲的年紀被迫離開故鄉,內心雖然有憂傷但亦非常平靜,在加拿大的一所教堂中當他聆聽到音樂時,仿佛在異鄉找到了關於自由、公義更深的含義。他期待709律師和家屬對公義的精神能夠被複制,他終有回歸故鄉的日子。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