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冷知識】五七幹校:外交官被送去再教育營的前塵往事

2021-07-07
Share
【歷史冷知識】五七幹校:外交官被送去再教育營的前塵往事 在五十多年前,大批中國外交官也曾被送往類似今天新疆再教育營的「五七幹校」接受「改造」。
網絡圖片

近年西方有報道指多達一百萬新疆維吾爾族人被送去再教育營接受「改造」,中國外交部官員一直極力否認。但諷刺的是,這些外交官員可能有所不知,在五十多年前,大批中國外交官也曾被送往類似今天新疆再教育營的「五七幹校」接受「改造」。(方德豪  報道) 

最新一期美國《外交政策》期刊刊登了一篇彭博社記者彼得・馬丁(Peter Martin)的文章。這篇文章節錄了其新書《中國的文裝解放軍:戰狼外交的形成》(China's Civilian Army: The Making of Wolf Warrior Diplomacy)部份內容。 

文章提到,在文化大革命的高峰期,成千上萬的中國外交官也曾被關押在類似的集中營裡。對許多被運往集中營的中國外交人員來說,這種經歷留下了深刻傷㾗,對一些人來說,這甚至動搖了他們對共產黨教義的信仰。 

話說在1968年,毛澤東於5月7日下達了所謂的《五·七指示》,要對中國黨政機關幹部等進行勞動改造及思想教育。為了貫徹《五·七指示》精神,中共中央及國務院等國家機關在河南等18個省、自治區建立了106所農場,美其名稱之為「五七幹校」(「幹校」是「幹部學校」的簡稱),遣送安置了十萬多名下放幹部、三萬家屬和五千名知識青年(子女)。各省、市(地)、縣辦的「五七幹校」接受「改造」的「學員」多於十萬人,70%至90%的中央政府幹部都被送往這裡。 

這些「學校」實際上是勞動營。當他們到達時,由於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甚麼,許多外交官以為他們將在農村度過餘生。 

1969年春天,30歲的外交官張兵被送到這樣一個營地。她出生在中國北方村莊的一個租來的平房裡,夢想著有一天能看到大海,甚至是世界。她大學畢業後在一所中學教書,但當她的丈夫在1965年加入外交部時,她開始利用工餘時間學習,甚至帶著她三個月大的孩子去聽課。僅僅經過一年的準備,她就被外交部錄取了。 

當她抱著孩子踏上前往北京的火車時,張女士想像著在那裡以及在世界各國首都的未來。然而,在外交部工作僅僅幾年後,她就被送到了位於黑龍江省太平村的外交部321幹部學校,那裡與天氣嚴寒的西伯利亞接壤。大約500名外事幹部被派往太平村和附近的村莊,這些幹部包括來自外交部、釣魚台國賓館、外交部內部智囊團。 

20人擠在張兵的宿舍裡。他們共用兩張大炕——硬邦邦的加熱平台,用來抵禦中國北方刺骨的寒風。張兵和她的「同學」在平台上鋪上稻草,並掛上簾子,把男人和女人分開。由於「同學們」打鼾、放屁、拍打蚊子和說夢話,晚上很難入睡。他們甚至擔心野狼會在晚間侵襲。 

白天的生活更難熬。他們在田間勞動,為當地人建造橋梁、道路和房屋。工作很辛苦,而且他們都不知道自己在做甚麼。在不勞動的時候,張兵和她的同事們進行再教育和自我批評,研習《毛語錄》,剖析所謂「修正主義思想」的缺點。 

這些「改造」對年長的外交官來說尤其艱難,他們經常在這個過程中受傷。一位著名的老革命家和社會科學家陳漢生(音譯)被迫送報紙和打掃「學校」的廁所。由於他有近視,陳漢生在洗廁所時,不得不把臉貼在布滿排泄物的廁坑。 

當年的食物也很糟糕。由於缺乏新鮮產品,這些外交官吃的都是餣菜。在特殊情況下,他們才有豆芽吃。有些人腹瀉,有些人嚴重便秘。大多數人避免服用瀉藥,以避免花太多時間在充滿蛆蟲的露天廁所周圍。 

但是,在逆境中,也有一些「歡樂時刻」。張兵的一位「同學」拿到了紅衛兵從外交部副部長姬鵬飛家抄家得來的手風琴,用來演奏崇拜主席的音樂。她的同事被允許離開營地,到附近的城鎮和村莊演出。 

到1969年11月,中國與蘇聯關係緊張,幹部在田地也無法種植任何農作物,張兵的整個營地被連根拔起,搬往毛澤東的家鄉湖南。 

張兵的故事並不罕見。在湖北一個營地的另一名外交官記得,「同學」每餐都只有紅蘿蔔,結果營養不良。他們又要從公廁旁邊的一個洞裡打水喝。在一些營地,外交人員被用來代替牛拉犁。外交部副部長陳家康(註一)甚至死在一所「五七幹校」。 

偶爾,當需要額外的工作人員時,張兵和其他「同學」會被召回部裡來。但是,即使回到北京也可能是一種羞辱。在北京為巴基斯坦政要舉行的一次宴會上,張兵被叫回來當工作人員,她為穆斯林客人送的餐中竟有豬肉,但沒有人告訴她。結果張兵要寫檢討自我批評:「我甚至沒有最基本的外交知識,我讓外交部難堪,讓中國人民難堪!」 

1971年,五七幹校開始被拆除。張兵一直呆到1972年,當時她生病了,被送到了北京。幾個月後,當她被分配到部裡培訓新的工作時,她覺得自己似乎沒有甚麼貢獻。她問自己:「如果他們把我送回外交部,我能做甚麼?一個只會喊口號、寫大字報、在田裡幹粗活的人,怎麼可能成為外交官?」 

張兵後來在瑞典、加拿大和新西蘭擔任外交職務,實現了她看世界的夢想。但是,她在五七幹校的經歷還是給她留下了不安的感覺。她在退休後寫道:「我已經想了幾百次,歷史是真實的,還是只是一個故事?作為一名普通黨員,我應該如何對待黨的歷史?『五七戰士是光榮的。五七道路是英雄的。』這些都是騙人的謊言。」 

註一:陳家康曾任聯合國憲章會議中國代表團共產黨代表董必武秘書,建國後歷任青年團中央委員、團中央聯絡部副部長,外交部亞洲司司長,部長助理,駐埃及大使兼駐也門公使,外交部副部長等職。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