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冷知識】美中建交由周恩來密函開始說起

2021-07-13
Share
【歷史冷知識】美中建交由周恩來密函開始說起 1972年2月21日-28日,時任美國總統的尼克遜應時任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總理周恩來邀請(黑白圖),對北京、杭州和上海進行訪問,這是美國總統歷史上第一次訪問中華人民共和國。
路透社資料圖片

今年是中美乒乓外交和基辛格秘密訪華五十周年,美國雜誌《在線中國》刊登了一篇亞洲協會中美關係中心主任夏偉(Orville Schell)撰寫的文章,揭露了當年中美秘密接觸的秘辛。整件事的開端,可以由一封周恩來的密函說起。(方德豪  報道) 

1970年12月8日,作為中國的親密盟友,巴基斯坦總統葉海亞・汗(Yahya Khan)將一個沒有識別標誌,也沒有信頭的雙層密封信件親手交給了正在白宮的美國國家安全顧問基辛格(Henry Kissinger)。這封信件由中國總理周恩來發出,表示中國人民願意在「開放議程」的基礎上與美國進行討論。 

其實,從1955年到1971年,中美外交官在中華人民共和國駐華沙大使館已進行了合共134次談判,但都無功而還,所以基辛格嘲笑這些會談「廢廢地」(sterile)。但基辛格認為這一次並不一樣,因為自1949年上台並在1950年代初韓戰對撼以來,這是北京首次在沒有前提的情況下(例如首先解決台灣問題)願意與美國坐下來正式會談。 

1971年4月6日,亦即周恩來發出密函的四個月後,一支看來頗為「騎呢」的美國乒乓球代表隊來到了日本名古屋的第31屆世界乒乓球錦標賽上。乒乓球在中國是一項非常受歡迎的運動,1971年世界錦標賽的中國代表隊陣容龐大,有近40名球員。相比之下,美國代表隊只有9人,其中包括一個長髮的洛杉磯嬉皮士科恩(Glenn Cowan)。科恩在誤打誤撞的情況下登上了一輛接載中國隊的大巴,並結識了中國乒乓球冠軍莊則棟,記者拍到了兩人在一起的新聞照片,引起轟動。 

周恩來看準了這個千載難逢的機會。他研判斷現在的中美氣氛已經足夠「友好」,他於是向毛澤東請示,他是否可以向美國團隊發出訪問北京的邀請。毛澤東最初說不行,但後來通過其「機要秘書」張玉鳳通知周恩來,他改變了主意。就在這樣的背景之下,美國乒乓球隊就成為1949年以來第一個被允許進入中國的美國代表團。美國乒乓球協會主席斯廷霍文(Graham Steenhoven)回憶說:「我們都不知道我們在做甚麼。」 

在華盛頓,美國官員同樣感到摸不著頭腦。他們甚至不知道這些業餘乒乓球手是誰。科恩和坦尼希爾(John Tannehill)當時還是十來歲的黃毛小子,都是左派,堅決反對美國主流文化。科恩喜歡作嬉皮士打扮和喜歡吸大麻。坦尼希爾自稱是「毛派」,他稱讚毛澤東是「當今世界上最偉大的道德和思想領袖」。 

當然,具有諷刺意味的是,周恩來最想會見的並不是美國的「毛派」,而是坦尼希爾喜歡指責的「資本主義領導人」。 

與邀請函一樣,美國乒乓球代表隊在北京的日程安排都是由周恩來精心策劃的。周恩來安排了18,000名解放軍士兵歡迎他們,擴音器裡響起了革命歌,「大海航行靠舵手」。 

周恩來甚至在人民大會堂招待美國乒乓球代表,在那裡,身著紫色喇叭褲的科恩問周恩來,對美國的嬉皮士有何看法。 

周恩來回答說:「青年要尋求真理,在這種探索中必然會產生各種形式的變化。」在隆重宣布「乒乓外交」在中美關係中「翻開了新的篇章」之前,周恩來選擇了含糊其詞。 

基辛格和時任美國總統尼克遜(大陸譯作:尼克松)在華盛頓看著這一幕,後者開玩笑地問橢圓辦公室的來訪者是否學會了打乒乓球。由於周恩來先前的密函,他們也感覺到了改變遊戲規則的影響。正如基辛格所回憶的那樣,「我們知道有大事要發生。」 

1971年4月27日,美國再次透通過巴基斯坦收到了周恩來的另一封信件。周恩來寫道:「中國政府重申願意在北京公開接待美國總統的特使(例如基辛格先生)或美國國務卿,甚至是美國總統本人,進行直接會晤和討論。」 

1971年5月10日,尼克遜回應說他「準備接受」周恩來的邀請。1971年7月8日,在美國乒乓球隊的北京之行三個月後,基辛格、洛德(Winston Lord)和另外兩名國家安全委員會官員霍爾德里奇(John Holdridge)和斯米瑟(Dick Smyser)加上兩名特勤局特工抵達巴基斯坦。在離開的前一天晚上,基辛格聲稱充滿了「興奮和期待」的感覺,自從他進入白宮以來,他第一次失眠了。 

一到伊斯蘭堡,基辛格沒有像官方公布的那樣乘坐豪華轎車前往葉海亞・汗的莊園,而是派了一個「替身」代替他;基辛格本人則在凌晨4點躱在一輛低矮的紅色大眾越野車之中,秘密地開到一個軍用機場。在那裡,他和他的團隊登上了一架巴基斯坦國際航空公司的飛機,起飛前往北京。抵達北京後不久,他們見到了周恩來。周恩來對基辛格開玩笑說:「你看到了,扔個乒乓球就把蘇聯扔得如此驚慌失措。」 

洛德最近寫道,為了對抗蘇聯毛澤東和周恩來做出了一些「巨大讓步」。洛德稱 ,中共甚至願意讓美國「與台灣保持外交關係」;基辛格明確重申會繼續向台灣出售武器」。然而,他們無法說服周恩來在台灣海峽「放棄使用武力」,周恩來只承諾「爭取和平解放」。 

1971年7月15日,亦即基辛格回國四天之後,尼克遜宣布,他將在翌年5月前親自訪問中國。 

夏偉認為,為了避免美國國內政治扭曲美中關係發展進程,現任美國總統拜登應該向尼克遜學習,開展秘密外交,宣布他願意任命兩名高級別的美國全權代表,在第三國(新加坡或瑞士)與習近平自己選擇的兩名全權代表會面。他認為在美國方面,前國務卿賴斯(Condoleezza Rice)和前總統克林頓(Bill Clinton)是合適人選。至於中國方面,他認為前總理朱鎔基和前駐美國和聯合國大使張業遂組合最為理想。一旦這四個人會面並制定了兩到三個新的可能方案,他們將把這些方案提交給拜登和習近平,如果他們認為這些方案有價值,他們將自己安排一次峰會,看看他們是否能達成一些新的諒解和協議。 

各位又同意夏偉的建議嗎?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