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独立记者疑评论香港示威活动被拘 记者无国界声援

2019-10-29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中国独立记者黄雪琴。她在2019年10月17日遭当局带走,据指被指控「寻衅滋事」,疑与其早前参加香港「反送中」大游行及发表见闻有关。(黄雪琴脸书图片)
中国独立记者黄雪琴。她在2019年10月17日遭当局带走,据指被指控「寻衅滋事」,疑与其早前参加香港「反送中」大游行及发表见闻有关。(黄雪琴脸书图片)

大陆独立记者黄雪琴参与香港「反送中」游行后发表评论,本月中被警方带走后失联,怀疑已被拘捕。「记者无国界」组织发表声明,促中国当局释放所有被拘禁的记者,及「六四天网」创办人黄琦。今年7月黄琦被秘密判处12年有期徒刑,其母亲蒲文清被当局严控无法聘请律师上诉。目前中国至少有120记者因报道真相被捕,中国在本年度全球新闻自由指数排名中倒数第四。(吴亦桐/程文  报道)

中国独立记者黄雪琴(Sophia Huang)疑报道了今年夏天在香港爆发的民主运动,本月17日在广州被警方带走。国际组织「记者无国界」周一(28日)发表声明,要求中国当局立即释放黄雪琴,以及四川「六四天网」创办人黄琦和其他被捕和入狱的中国记者。

声明指出,当局指控黄雪琴的罪名为「寻衅滋事」,这是中共政权的恶意指控,经常用来对付新闻工作者,该罪名最高可判处10年监禁。

「记者无国界」德国分部负责人米尔(Christian Mihr)认为:黄雪琴报道了公众关注的社会问题,她却因这种勇气受到惩罚,当局对她施以惩罚是可耻的。

声明还指出,一些中国被判刑的记者被关押在狱中多年,受到非人道虐待。他们无法获得适当的医疗救治。其中包括现年56岁「六四天网」创办人黄琦。今年7月,黄琦被判入狱十二年。下个月是黄琦被捕三周年。司法部门除指控其「非法为境外提供国家机密罪」,还加控了「泄露国家秘密罪」。

黄琦的母亲蒲文清,现时也被中国当局严密监控,多位律师试图代理上诉被阻。本台记者透过特别渠道获得蒲文清的录音,目前她身患重病,但她明确表示要为儿子聘请律师,誓为黄琦洗脱冤案。

蒲文清说:他们就怕我去找律师,就怕我揭露他们的阴暗面,因为黄琦的案子是构陷案,冤案,是绵阳中院的错判案,所以他们现在对我这样紧张。因为当时他们宣判的时候黄琦没有律师,就剥夺了黄琦合法的申诉权。我给黄琦写了条子,不知道他们是否交到,我说我患了肺癌,无法治疗,我坚决要给你请一次律师……太惨无人道了,太黑心了,让大家知道吧!

现年31岁的黄雪琴曾任职多家中国媒体,是中国#MeToo运动最重要的推动者。今年6月9日曾参加香港「反送中」大游行,其后发表游行见闻痛斥香港警方粗暴,其后她在微信发布的图片和视频遭审查,其父母也被员警骚扰。今年9月她拟到香港继续攻读法律系研究生,但被没收了护照。

本台记者尝试与广州白云区看守所和黄雪琴的律师友人万淼焱联系未果。

香港支联会副主席邹幸彤在接受本台采访时指,中国一方面在国际上推行虚假宣传,一方面严厉打压敢于说出真话的记者,以遮蔽践踏人权、打压新闻自由和宗教自由的极权作为。

邹幸彤说:你现在越来越难看到不利于它们政权的报道,外媒想要报也要依赖这种第一手的在地的公民记者,但现在这个管道被封杀得差不多了。国内还有一些人在做这样的事情,还在传播资讯,要加大对关注这些事的人的支持。

「六四事件」后多次被捕入狱的记者高瑜,多次得到「记者无国界」的声援和营救,她认为中国当前的记者处境越来越艰难,而当局面对国际社会的批评充耳不闻。

高瑜说:我是六四开始的,30年了,很多记者来报道一些事情的真相,我们中国记者现在的状况太糟糕了,中国稍微能够回答一下国际组织的关注,中国的人权状况就会不一样。

「记者无国界」的声明强调,目前在中国至少有120名记者因报道工作而被捕,这一数字比任何其他国家都多。「记者无国界」发布的《2019年全球新闻自由指数》排名,中国在180个国家和地区中名列第177位。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