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对德学者施压扩大 政治家促德政府保护学术自由

2019-08-0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有德国学者认为,中国政府通过校区交流直接渗透到德国的学术界,其中以德国汉学家和设有孔子学院的大学受到的影响最深。图为德国海德堡孔子学院开放日传单。(吴亦桐提供)
有德国学者认为,中国政府通过校区交流直接渗透到德国的学术界,其中以德国汉学家和设有孔子学院的大学受到的影响最深。图为德国海德堡孔子学院开放日传单。(吴亦桐提供)

中国当局试图压制感到不快的学术研究,并将打压之手伸向德国;德国联邦政府回覆质询时指,已掌握中共对在德国学者施压的消息。研究中国问题的德国学术机构被迫接受中方的审查程序,而德国政治家促德政府重新审视两国学术合作的独立性。(吴亦桐 / 文宇晴  报道)

德国《明镜》在线周三(7月31日)刊发文章,披露中国当局对德国学者施压以及干预德国学术自由,柏林政界人士对有关情况感到震惊。

德国绿党议会党团代表早前向德国联邦政府提出质询,并对中国政府试图影响德国学术界提出批评。德国联邦政府在回覆中,承认已经掌握中国当局对德国学者施压的讯息。

回覆显示,中国当局尝试施加影响的对象,不仅包括在德国的中国学生学者,亦包括研究中国问题的德国学者。另外,在中国从事学术研究和教学的德国客座学者亦受到影响,教学内容必须事前审查,以确保符合要求。

德国联邦政府表示,中国的外国研究人员和科学组织的工作,必须在没有国家压力和干涉的情况下实现;中国政府对德国科学机构的研究内容,也不应施加影响。

《明镜》报道指中国对德国学术界施压的背景,是自习近平六年前上台以来,情况进一步恶化。早在2017年德意志学术交流中心就曾写道,「(中国)高校正在经历一场新的统一思潮」,领导层换人,恐惧情绪蔓延;而近两年中国加强对外国非政府组织管控。德国政府指出,以非政府组织形式注册的德国学术机构,要经过密集的审批和监督程序,从而使研究内容受限。

可以佐证有关事实案例是,两年前德国魏玛市将年度「人权奖」授予被中国当局关入监狱的维族学者伊力哈木;随后上海同济大学停止了与魏玛大学(Bauhaus-Universitat Weimar)的交流项目。

德国《欧华导报》主编、法学学者钱跃君在接受本台访问时表示,中国当局对德国学术施压,已从控制在德学者、留学生,扩展到拉拢、收买德国汉学家及其他学者,或要求接受审查作为项目合作的附加条件。作为学者的他,因发表与中国不同的政见言论,不能取得中国的签证。

钱跃君说︰中国政府通过校区交流直接渗透到德国的学术界,最大的重灾区是在海外的汉学家,它通过这些汉学家就会影响到德国政府的对华政策;另外一条线它们通过孔子学院进入到德国的各个大学,无意之中在德国大学的自由学术气氛下出现了一个「小小的专制殖民地」。好在现在西方社会也看到这个问题,开始警觉这个问题,但还没有形成更大范围的讨论、拿出方案,怎样去抵制那些专制文化。

一位在德国排名靠前的商学院担任助理教授的中国学者,匿名接受本台访问,他透露自己曾就中美贸易战问题,在微信平台转发外媒新闻发表的几位批评言论,其家人不久后受到中国警方登门警告。为了国内家人的安全,他不得不在很多问题上选择沉默。

学者说︰我的专业是商科方向。本来中国问题领域有许多有趣的研究问题。但我读博(士)的时候,我的导师一早告诫我说,有关中国研究,碰到了有机会是会有麻烦的,因为独立研究难免涉及到评论,甚至是批评,但在中国看来就是很严重,他们觉得你是中国人,就有办法威胁到你。我现在就再也不敢碰中国选题,尽管我人在德国,但我的家人还在中国。

德国绿党创始人之一、欧洲议会前议员奎斯托尔普(Eva Quistorp)呼吁中国尊重德国和欧洲学者,她认为中国必须遵守国际合作规则,科学进步需要在辩论和开放中争取共同利益。

德国自民党政治家、联邦政府人权委员会主席延森(Gyde Jensen)表示,如果有任何的研究项目在政治条令下开展,这不仅仅会危害学术自由,还将损害言论和新闻自由。德国联邦政府必须重新审视学术合作的独立性,并终止有悖德国宪法中学术自由的项目。

德国绿党在联邦议会的政治发言人格林(Kai Gehring)认为,政府必须将保护学术自由当成其外交政策的重要目标。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