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人案】仅两人罪脱 弃保流亡「幸存者」许智峯:顾国际观感暂留「活口」

2024.05.30

民主派初选案16名不认罪被告的裁决周四(30日)揭盅,只有李予信及刘伟聪暂时被裁罪脱。得悉45名被告被入罪,港府保安体系喜上眉梢,其中国安处总警司李桂华更开记者会自诩「调查质素高」。曾参与初选、弃保流亡澳洲后成为律师的许智峯认为,政权一方暂时留两个活口,是为顾及国际观感,但裁决对《国安法》追溯力立下「危险」案例。而身为「幸存者」,他指直到重聚前,馀生都会继续为昔日战友发声。

「47人案」16名不认罪被告的裁决中,李予信及刘伟聪暂时成为仅馀的「生还者」,虽然目前被法庭裁定罪名不成立,但控方已经急不及待引用新修订的《刑事诉讼程序条例》81D条提出上诉,两名上午被裁定罪脱的被告,下午是保释离开法院。

法庭裁决指,接纳刘伟聪指自己无授权任何人签署〈墨落无悔〉宣言、以及李予信后期才决定代表公民党出战初选等辩护理由,因而裁定二人罪名罪脱。

许智峯:留活口仅为外界观感 控方引新例上诉对脱罪被告不公

曾参与民主派初选、流亡澳洲后现为当地大律师的许智峯初步看过判词后,形容裁决是按政权剧本、政治需要,再罗织「证据」令被告入罪,留两个「活口」是为顾及外界观感。

许智峯说:「第一就是在国际观感好一点,就是《国安法》不是100%定罪率……但是不代表放过他们,因为就可以上诉,如果上诉政府才赢,才将他们定罪,他们就觉得我们的法律制度是传统的普通法,下级法院可以犯错的,上级法院就可以改正;第二个用意就是,我觉得他也都想在整个政治大环境里面留有一些空间,认为如果有些人会乖的、或者有些无反抗意志的,那些人我留两个给你来做示范。」

现为澳洲大律师的许智峯形容「47人案」判决,对不同被告属「差别对待」,即使没有签下〈墨落无悔〉、立场温和的被告,法官仍然会以文书、沟通纪录等「证据」罗织入罪理由。(视像访问截图)
现为澳洲大律师的许智峯形容「47人案」判决,对不同被告属「差别对待」,即使没有签下〈墨落无悔〉、立场温和的被告,法官仍然会以文书、沟通纪录等「证据」罗织入罪理由。(视像访问截图)

对于律政司以新修订的81D条上诉,导致两名被告即使脱罪但仍非自由身,许智峯认为是政权为堵塞法律漏洞,以取得「绝对控制权」,对二人相当不公平。

许解释:「如果没有修例的话,今日就是要放人的,就不会出现说,今日出现一个情况是有机会将李予信及刘伟聪还押,本来是没有的……她(政府)可能觉得法官会漏了一两个,他就补了这个漏洞……就令到她有绝对的控制权,他(被告)甚么时候还押、甚么时候不还押,还有她(政府)对上级法官的操控是容易一点的。」

「47人案」裁决立「危险」追溯力案例

民主派初选横跨《国安法》实施前后,虽然港府一直声称《国安法》没有追溯力,但许智峯认为,「47人案」裁决成为国安案件一个非常「危险」的案例。

许智峯忧虑:「可能是煽动的国安罪行,我现在被捕的,然后你可以追溯,其实你2019年已经开始抗议政府、已经有参与反送中,我(政府)将你2019年那时的非法集会,再连带你现在的抗争行为,就可以将一些横跨5年、10年的东西串连在一起。我觉得这也是47人案,追溯力的其中一个长远忧虑。」

李桂华:暂有45人入罪显调查质素高

国安处总警司李桂华及保安局长邓炳强周四(30日)先后在法院外及政府总部见记者,其中邓炳强赞扬法庭、律政司及执法部门面对外部势力恐吓,仍然无畏无惧维护国家安全;至于李桂华就自诩调查质素高,又指暂不会向邝俊宇、涂谨申等未被落案的被捕者发还护照。

李桂华说:「虽然案件有两位人士暂时脱罪,但不要忘记我们有45位人士都是成功入罪……我觉得我们的调查质素相当高……因为我们调查未完结,我们要他们继续留在香港接受调查,所以不会发还旅游证件给他们。」

许智峯认为,当局并无政治需要再进行大规模搜捕甚至另一波检控,但不排除有人会为政治利益主动向北京献媚。

许智峯说:「因为最可以动员人的、最有政治能量的、或者最影响民众的,难听一点都一网打尽……(若再有大动作)我觉得他会是拿来献媚,拿来讨好北京,或者是令到自己政治本钱更加多。」

弃保流亡成「幸存者」 馀生将继续为「战友」公义发声

2020年12月,许智峯弃保流亡海外,成为初选案其中一名「幸存者」。他形容今日裁决为他带来一种难以形容的沉重,但他许下承诺直到重聚之前,毕生都会继续为他们发声。

许智峯说:「对我来说,他们是有血有肉的朋友、真是我出生入死的战友……他们受的苦难对我来说是很大很大的动力……这辈子就是要很努力地为他们的公义发声……我看著判决,我心中那团火就烧得更旺盛。」

许智峯担心,部分立场相对较激进、强硬的被告,又或者例如提出〈墨落无悔〉宣言的邹家成,最终可能被指为「组织者」,面临十年甚至无期徒刑的刑罚;但他同时指「极权」倾向不按正常逻辑「出牌」,所以目前难以准确估计。

许智峯估计,例如邹家成等参与程度高,而且立场相对强硬、激进的被告,或有可能面对十年以上长时间监禁,甚至无期徒刑的结局。(邹家成Facebook)
许智峯估计,例如邹家成等参与程度高,而且立场相对强硬、激进的被告,或有可能面对十年以上长时间监禁,甚至无期徒刑的结局。(邹家成Facebook)

记者:梁铭康(曼彻斯特) 编辑:温晓平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