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法庭】咬甩赵家贤耳男子就刑期上诉 指「10年都可能足够」

2024.02.22
【香港法庭】咬甩赵家贤耳男子就刑期上诉 指「10年都可能足够」 被咬甩左耳的赵家贤经两次手术及缝86针后,耳仔可惜不能够驳回,及后更出现创伤后遗症。
粤语组制图

2019年反修例运动期间,一名男子于港岛太古城中心外以刀刺伤一对夫妇,之后更袭击到场调停的时任当区民主党区议员赵家贤,并咬甩赵的左耳。男子前年被裁定3项伤人及袭击罪成,判囚14年半,他指判刑过重,周四(22日)向高等法院上诉庭提刑期上诉。上诉方指原审法官就其中两项伤人罪各判囚7年属过重,又认为4项控罪源于同一事件,应全数同期执行,直言「觉得10年都可能足够」。法官彭宝琴及彭伟昌指,案发时社会失序,加重案件严重性,又指若有人受刺激加入袭击,「风险大到不得了」,表明需小心考虑,将在6个月内颁下判词。

上诉人指控罪适合刑期 应为5年或5年半

上诉人陈真(53岁)被控3项蓄意严重伤人及1项普通袭击罪,涉于2019年11月3日在太古城中心外,有意图使男子温浩伦、其妻子梁碧琪、赵家贤身体受严重伤害,而非法及恶意伤害他们;以及同日同地袭击梁碧琪堂姐梁莹莹。陈否认控罪受审,案件在高等法院处理,最终陪审团于2022年4月裁定陈全部罪成,原审法官张慧玲判他监禁14年半。

陈真由资深大律师余承章代表,陈词指其中两项「蓄意严重伤人」罪,分别涉及温浩伦和赵家贤,被原审法官各判处7年刑期属过重,认为有关的量刑似适用于有预谋或复仇的案件,并举案例指相关案件的上诉人,在追讨欠薪时受挑衅,因而向雇主施袭,雇主最终成为植物人,而上诉庭认为报复不成比例,7半年为合适刑期。

陈真一方又援引另一与本案背景相似的案例,指该案上诉人在打麻雀时与事主有争拗,趁事主入睡后以菜刀施袭,割开事主右耳,上诉庭最终认为判处5年半监禁合适,故就本案陈真面对的两罪而言,认为合适刑期应为5年或5年半。

官指多于一人受伤 自然加重刑责

陈真一方续指,由于4项控罪均涉及同一事件,认为法庭应下令全部同期执行;若法庭不同意,起码亦是部分同期执行。法官彭宝琴就关注,本案涉及的控罪,性质虽同为伤人,但因有多于一人受伤,直言令罪责及刑责相对加重。陈真一方就回应指同意法官的观察,并称「因为无理由你伤两个人,同你伤十个人系一样」。

彭官又表示,本案涉及4名事主,其中两人伤势相当严重,另两人分别是中度及轻微伤势,而观乎本案背景,量刑基准或相对高,但质疑是否明显过重。陈真一方再回应,指法庭亦要考虑引发本案的原因及被告的情况等因素,更直言:「你问我嘅,我觉得10年都可能足够」。

法官关注事后向受袭事主赔偿 应否成减刑因素

另一法官彭伟昌就指,案发时社会失序,加重案件严重性,认为若有人受刺激加入袭击,「风险大到不得了」;陈真一方就指,当时有人在太古城中心内聚集叫「解放香港」,但不肯定本案是否与社会气氛相关。惟法官指,本案非因打麻雀输钱或争车位引起,法官彭伟昌甚至质疑,本案是否能与先前有人在太古城商场聚集的事件「切割」,并以「impossible task」形容上诉方尝试说服法庭的可能。

律政司一方就陈词指,涉案伤人罪最高可判囚终身,一般会判3至12年,7年仅处于标准以上;又指上诉方援引的案例有别于本案,例如其他案中事主耳朵被割后能重新接驳,惟赵家贤经两次手术及缝86针后,耳仔可惜不能够驳回;加上赵家贤及温浩伦两人均出现创伤后遗症,认为两罪各判监禁7年非过重。而就整体量刑而言,律政司一方再力陈,判刑须反映被告曾伤害多名事主,故14年半总刑期非明显过重。

法官彭宝琴就指,留意到陈真事后出售物业并向4名受袭事主赔偿和解,连同讼费共支付约500万元,当中赵家贤获赔偿190万元,但原审法官将此求情理由拒之门外。彭官遂关注有人因伤人而引致民事索偿,法庭是否毋须考虑被告曾在和解过程中向事主赔偿事宜。律政司一方回应,此可构成减刑因素,但陈真向赵家贤赔偿后,至判刑后4个月才向馀下3名事主支付赔偿,对他是否有真诚悔意有保留,强调原审法官已就陈真受伤、其家人遭起底而减刑,总刑期14年半并非过重,认为上诉庭不应干预并给予额外扣减。

案件编号:CACC60/2022

记者:吴婷康 编辑:温晓平 网编:池焕衡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