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法庭】支联会拒交资料案三被告结案陈词 明年3月裁决

2022.12.22
【香港法庭】支联会拒交资料案三被告结案陈词 明年3月裁决 前香港支联会被指为「外国代理人」,因而被警方要求递交资料,但前支联会常委拒绝,前支联会副主席邹幸彤及4名常委,被控「没有遵从通知规定提供资料」罪。
路透社资料图片

前香港支联会被警方指为「外国代理人」要求递交资料,但前支联会常委拒绝,前支联会副主席邹幸彤及4名常委,被控「没有遵从通知规定提供资料」罪,其中3人否认控罪,案件周四(22日)作结案陈词。邹幸彤指警方行动背后有「不恰当政治动机」,对公民社会上造成寒蝉效应,而支联会是由港人独立营运的组织,认为有关指控荒谬。判官听毕陈词后,押后至明年3月4日裁决。

旁听人士打招呼 祝邹幸彤「冬至快乐!」

本案被告之一邹幸彤早上手抱大叠文件,穿上黑色长褛出席审讯,旁听人士就跟她打招呼又祝她:「冬至快乐!」自行代表的邹幸彤继而以英语开始自行陈词,罗列4大重点,包括外国代理人的定义为何、警方通知书对人权的影响、通知书用字极度空泛及广阔,以及通知书不具合法目的。

邹指出,在《港区国安法》第43条的实施细则中,就「外国代理人」定义,是指在港直接或间接受外国政府或外国政治组织指使、监督、控制、雇用、补贴或资助,且为其利益活动的人或团体,如果按控方定义,「资助」等同有金钱往来,实是「滥用文字」,反驳指如捐款给慈善机构,并不等同是资助和控制慈善机构,更直指法庭如同意此广泛字义,将对公民社会不同团体的捐款活动造成寒蝉效应。

质疑警方指控支联会是外国代理人 毫无客观基础

至于「代理人」,邹指出前题是须先满足「受主使者控制」的条件,强调条文中所提及的「利益」,不能是间接或偶然,若无法得知主使者想要甚么,根本无法为其利益进行活动。而且所谓的「利益」,亦不能是民主丶自由等概念,故在定义何谓「外国代理人」之前,必须先定义何谓「利益」。

她继而强调,支联会创立以来都由港人独立营运,不受外国组织控制,控方也从未争议,故警方透过一笔从指控文件中列为「组织4」捐予支联会的2万元捐款,及两者有类近目标与历史,指控支联会是其代理人,质疑警方指控毫无客观基础。

她并重申,警方行动对结社自由造成重大打击,而警方行动前从未考虑人权因素,在索取资料前,已计划控告支联会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质疑资料如跟另一检控相关,被告是否应享有缄默权。

邹指警方文件以「清场安排」形容「天安门屠杀」事件

她又指出,警方要求索取由1989至2014年间支联会所有活动、附属组织、资助者等资料,要求不合理和非必要,亦不可能被满足,批评警方有关通知书字眼含糊的程度,「任何人收到都不知要如何做。」

邹明言,不恰当的政治目的一直难在法庭上证实,因政府永不会说明自己的意图,但她从警方文件中,以「清场安排」(arrangement to clear the crowd)来形容「天安门屠杀」事件,却未有提及支联会的起点正是因为「六四」,形容是「铁证如山被轻易忽视」,批评警方只接受官方立场是真相,是以法律之名掩饰政治审查。

同案被告梁锦威及陈多伟认罪 已刑满出狱

代表另一被告徐汉光的资深大律师戴启思就指,控方以「公众利益豁免权」为由,隐去大量文件中的人名及组织名,各方无从判断支联会是否「外国代理人」;另一辩方大律师就指,本案法庭只需考虑警方对支联会的怀疑是否具合理基础,以及发出通告书是否必须,没有需要证明支联会是否「外国代理人」。

本案被告为邹幸彤(36岁,大律师)、邓岳君(53岁,无业)、梁锦威(36岁,葵青区议员)、陈多伟(57岁,货车司机)和徐汉光(72岁,退休)。控罪指他们违反《国安法》第43条实施细则附表5第3(3)(b)条,于去年9月8日,作为香港市民支援爱国民主运动联合会(支联会)在香港的干事,或在香港管理或协助管理该组织的人士,并已获根据上述《国安法》条例,送达通知,但没有遵从根据该通知的规定。梁锦威和陈多伟早前已认罪,被判囚3个月,早前已刑满出狱。

案件编号:WKCC3633/2021

记者:吴婷康/程文 责编:李世民 网编:刘定坚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