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法庭】街站末路?标语、大声公皆有罪 阿牛:可能要打手语

2023.08.31
【香港法庭】街站末路?标语、大声公皆有罪 阿牛:可能要打手语 阿牛一手创办的民间电台于6月30日结束,他透露不会再开咪。
张仕仁摄

实施《港区国安法》之后,香港街头仍有零星的街站支援在囚者、批判政府,但政权用法律打压仅馀的言论空间。民间电台台长、社民连成员曾健成(阿牛)去年被检控街站的横额未经允许展示标语,周四(31日)被判罪成。阿牛与社民连见记者时表示,判决扼杀街站言论自由,阿牛更预视明年港府修订「大声公条例」(《噪音管制条例》)之后,香港再没有街站空间,「之后街站可能要打手语」。

阿牛的民间电台与主持努力广播最后一天的节目,珍惜馀下发声的光阴。(张仕仁摄)
阿牛的民间电台与主持努力广播最后一天的节目,珍惜馀下发声的光阴。(张仕仁摄)

被控未经允许展标语 阿牛质疑打压异见声音

「过去一年多,我们见到政府大拘捕,过万人被拘捕,两千多人被起诉,在狱中的年轻人未审先囚⋯⋯」2020年通过《港区国安法》之后,民间电台台长曾健成(阿牛)仍然摆街站,声援在囚人士。

去年5月,阿牛联同义工李子华与吴超广,在铜锣湾地铁站F出口外行人路摆街站,展示3张横额,分别写有「Free Hong Kong」、「释放政治犯,毋忘在囚手足」及在狮子山图案上写「抗命不认命」字句,被控「未经准许而在政府土地展示/张贴招贴或海报」罪。阿牛自辩时质疑,政府搬出「殖民地法律」打压异见声音,反观人气歌手姜涛生日当天,铜锣湾到处是生日横额、标语亦没有遭检控。

8月社民连在铜锣湾SOGO摆街站派发文宣《抗命》,以黑布掩遮横额的口号。(社民连Facebook)
8月社民连在铜锣湾SOGO摆街站派发文宣《抗命》,以黑布掩遮横额的口号。(社民连Facebook)

集会、游行、街站言论自由如山倒

周四(31日)裁判官判3人罪名成立,各被罚款2500港元,并须共同支付157.4元移除费用。判决后阿牛与社民连副主席余炜彬见记者表示,今次判决扼杀街站的空间,阿牛指判决令「街站归故土」,昔日自由已不复再。阿牛又指,因没有资金上诉,纵使不服,此案只好划上句号。

阿牛说:过去《公安条例》,30人的游行、50人的集会,人数在此之下,不需要通知警方,往后每天也要说爱国家、爱中国共产党、爱习主席,那你就可以做香港人。

裁判官何慧娴裁决时指出,同一地点曾在2021年两次摆设相似街站,故认为街站是「有永久或恒常规律性」;街站设于人流繁忙的铜锣湾街道,街站灯带颜色抢眼,并非小规模,会引致人群驻脚或签名。社民连副主席余炜彬指出,判决正剥削市民发声的权利。

余炜彬说:这判决是相当之大的涟漪效应,如果裁判官说我们摆街站,每次要跟地政署申请才可以展示宣传品,变相是剥夺我们摆街站的权利。

翻查资料,过去阿牛在地铁贴标语亦曾被控告。2016年4月阿牛曾在旺角地铁站张贴十张贴纸,抗议港铁加价,违反《港铁附例》罪成,罚款1500元。阿牛提出上诉,被高院驳回申请。

政府拟修「大声公条例」令社会噤声

近年社运人士的街站一再被港府「狙击」,除了阿牛展示标语遭控告,社民连成员在街站摆放Patreon的二维码亦被控「无牌筹款」,阿牛指来势汹汹的,还有政府拟修改俗称为「大声公条例」的《噪音管制条例》(400章)。

阿牛说:最近街站展示标语也说不行,之后街站可能要用手语。你听不到「大声公条例」(原名:《噪音管制条例》),两个月谘询,(这条法例)政府一定过。政府说是规管叫卖,街站逃得过吗?

阿牛对于往后街头发声的情况并不乐观,他回顾30年前反对外劳是「蓝领」,现在政府提出在不同行业引入大量内地外劳、两电加价,这些议题竟然没有人出声。

阿牛说:其实在街头发声已经是没有了,过去政府出现这样多窝囊的事情,我们上街直指不是,但现在没有一个政党,包括建制派也不会出声。香港真的如此安静,但真的无声出。如果你让人出声,每个议题,也有十万、八万人上街游行。

被判罪成的阿牛(左)与社民连副主席余炜彬(中)、主席陈宝莹(右)见记者,他们均指判决扼杀街站空间。(张仕仁摄)
被判罪成的阿牛(左)与社民连副主席余炜彬(中)、主席陈宝莹(右)见记者,他们均指判决扼杀街站空间。(张仕仁摄)

港府拟将《噪音管制条例》的罚款提高至5万元,谘询期至10月8日,草案将于2024年提交至立法会审批。

记者:张仕仁 责编:李世民 网编:江复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