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名職中生深圳實習慘變奴工 一學生不堪工作折磨跳樓身亡

2021-06-29
Share
百名職中生深圳實習慘變奴工 一學生不堪工作折磨跳樓身亡 此次逼得余銘跳樓的華高王氏科技,此前也曾因壓榨殘酷導致工人罷工抗議,但罷工迅疾遭官方鎮壓。
資料圖片

網傳湖北省100多名未成年職中生遭校方以實習為名,安排到深圳工廠充當廉價勞工,其中一名學生日前墮樓身亡,事後學校、廠方及官方聯手封鎖消息及施壓維穩,死者家人追訴無門。教育界人士指剝削實習生的現象在大陸至今仍然存在。(黃小山/程文 報道)

一名記者周二(29日)在社交媒體透露,湖北省丹江口市職業技術學校17歲學生余銘上周五(25日)在深圳工廠六樓墮下身亡。由於事發接近100周年黨慶,深圳警方迅速維穩,無論同學還是工友,都被禁止傳播任何消息,保安和工人也必須刪除現場影像資料。

案發所在地的深圳市寶安區勞動局官員回應本台查詢時表示,他們才是第一次從本台記者口中獲知消息,此外甚麼也不知道。

寶安區勞動局:沒接到這個啊,你是第一次說哦。技術學校?他是上學還是工作?有證據嗎?有證據的話來我們區裡投訴。你跟我們說我們才知道。這邊無法回答你,因為我也是第一次聽說,甚麼事情都不知道。

本台曾分別致電丹江口市教育局和校方查詢,但電話均無人接聽。

而鄰近十堰市的教育局則向本台證實,網信辦周二早上已下達維穩通知。

十堰市教育局:昨天以前的話我們還不太清楚,就今天一大早,這個網信辦的給我們下發了一個資訊,然後這邊跟那個丹江教育局還有校方都聯繫了,他們那個學校和那個丹江口教育局都已經知道了,丹江口職業技術學校它的確屬於丹江口市教育局直接管轄的一所學校,以前的他們也沒有跟我們彙報過。

余銘跳樓前,其實習帶隊老師在實習群裡威脅同學,不服從學校和廠方的安排將會被開除。但該資訊已被官方遮罩。  (余銘親友發布)
余銘跳樓前,其實習帶隊老師在實習群裡威脅同學,不服從學校和廠方的安排將會被開除。但該資訊已被官方遮罩。 (余銘親友發布)

曝光消息的記者原本並在社媒上轉發了死者父親的控訴。余父說,包括其兒子在內的100多名高二(職中)學生、平均年齡17歲,被學校安排到深圳工廠實習,在廠方嚴酷管控下,每天從事繁重的搬運工,他們被分成兩班,每天工作10多個小時。連生病和受傷也難以請假。

余父並指,形容余銘生活節儉,甚至連摔斷的眼鏡架都用繩子綁在頭上使用。但學生們近一半的微薄工資,也被學校拿走,如果不服從就拿不到畢業證。他表示,兒子曾計畫拿到畢業證後去當兵,保家衛國。

但僅幾個小時後,余銘不幸的消息被全網封殺。

有親人就讀職訓學校的律師蔣先生向本台指出,職訓學校以實習名義,以畢業證相威脅,把學生送去工廠從事廉價勞工,該現象在大陸是常態。

蔣先生說:不讓學生學技術,讓學生去幹活,與教學無關的。變相讓娃娃去打工啊。他肯定不會有學生心甘情願的。學生要拿那個畢業證嘛,他肯定以畢業證相要脅嘛。

高校老師王教授告訴本台記者,官方以發展職業教育為名,但實際上,把底層社會的孩子視為官商聯手歛財的工具。甚至連孩子們的血汗錢也要拿走。

王教授說:他一般是上課一年或者一年半,剩下的時間到工廠叫做頂崗實習,他是工人的角色,廠家付給學生的工資一般就是2000多塊錢,非常低,每個學生的每個月的工資大概四分之一、會被返回到學校。就是拿學生做免費勞動力輸出。學校管招生就業的人,就和學校領導層聯合分錢了嘛,他們是一個利益鏈,至於說學生學到甚麼技術,不是他們所關心的。

這是近9個月來,至少第二名因不堪工作折磨,選擇輕生逃避的職校實習生。去年9月底,16歲的山東職業學校學生李致材不堪每天10多小時的殘酷勞動,從江蘇省昆山市一家工廠跳下身亡。李致材生前曾把辛苦賺取的3000塊錢轉給父親,熱愛打手機遊戲的李致材,自己則花1600元在網上購買一部新手機。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