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诈骗受害者图自杀 强制离医院遣返原居地


2016-12-31
Share
investor1-topbox.jpg 2016年12月26日,遭受金融诈骗的倪先生(左)在北京地铁车厢内企图服用农药自杀。(倪先生提供)

金融诈骗受害者图自杀 强制离医院遣返原居地

本台早前报道,8名金融诈骗事件的受害者,在北京市地铁车厢内集体服毒自杀;虽然他们后来全部获救,但当局并没有伸出援手。部分人被当局强制出院后,随即遣返原居地,他们指卷入官商勾结的金融诈骗行为,由于上访徒劳无功,才迫使走向绝路。(高锋 报道)

来自安徽的倪先生,在获救后第4日的周五(30日)接受本台访问,他强调,在地铁车厢内服毒自杀,绝非一时冲动,而是迫于无奈。

倪先生说:没办法啦,当时已经到了这地步啦。呼天天不应,呼地地不灵。咱们相信中国政府和党呀,但是说到真正出了事,就没人管呀。

倪先生原本从事建筑行业,3年前一个陌生人电话,改变了他的一生。

倪先生说:他(对方)说 “大哥,你甚么都不用管,你赚钱就行,剩下的事都由他来操作。”他把我洗脑了吧。我感觉也是很纳闷。我怎么会信任他,我不认识他,也没见过面。

他经不起对方游说,1日内前后注资200万元人民币。后来见势色不对,去到这家名叫“天津贵金属交易所”的办事处查问,但公司已人去楼空,才醒觉自己可能堕入官商勾结圈套。

倪先生说:据我所知,这是天津市政府批出批文,给天津贵金属交易所有限公司,写得很清楚,要公平、公正,由政府部门监督、监管它们。

由最初向公安局报案,到后来去北京上访,可以做的都做了,但每次申诉都石沉大海。

倪先生说:我想通过公安报案,合法维权,找到各级政府,它们的言行,给我们的心理打击很严重,根本就不受理。我问它们,为甚么不给立案,(它们说)没有任何理由,就是说,把我们老百姓的人权,根本没当回事。

1次错误的投资决定,使倪先生倾家荡产,亦导致他妻离子散,加上申诉无门,他指走向绝路是当时唯一的选择。这次侥幸保住性命,令他对现政权有更深刻的体会。

倪先生说:救护车过来,没有做到人道主义,把这些人全部从地铁里面拖出来,没有说,2个人把人给抬出来。这种做法我感到非常失望。(送院后)派公安监视,名义上看护,就是监视,看你跟甚么人接触,听著你说话,看著你行动。(留院)2天后,就强行把我们给带走了。还不知道是给那里人(带走)。

他和其他7名参与集体自杀的金融投资者,原本素不相识,经由互联网发现彼此同病相怜,当中包括已经遣返山东青岛家乡的刘萍。

3年前,刘萍参加了“渤海商品交易所”的讲座,卷入诈骗漩涡。

刘萍说:大家在里面,3、4个人,就说,大姐,这个东西挺好的,这个东西挺火的,我也买了,你也买。

投资股票使她在2个月内损失约80万,不久后祸不单行,发现患上乳癌。

刘萍说:说实话,真活不下去了。你也知道,生这个病,已经判决了。没有劳动能力,没有钱,生活不下去了。

她慨叹自己在鬼门关走了一转,未能唤起当局的同情,尤其地方政府,只求尽快处理事件。

刘萍说:不让住(医院),一定要你回家,人家当地的公安,要政府转押,政府怕花钱。我们上访,害怕影响他们。

年届50的刘萍表示,经过这场人生考验,使她更珍惜自己的权利,馀生会坚持走上访路。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