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右翼勢力拒認侵華史實 常衝擊展覽活動


2017.01.31
japan-rwing1.jpg 東京早稻田的“戰爭與和平婦女博物館”,是日本第一間展示日軍性暴力的博物館,在正門入口展示了超過150名慰安婦的圖片和資料。(曹曉彤提供,拍攝日期不詳)

抗戰期間被日軍摧殘的中國慰安婦,賠償問題在超過半世紀仍未得到解決,日本的右翼組織,更不承認南京大屠殺及慰安婦的史實。本台周一介紹過日本一些婦女團體,定期到中國探望慰安婦及家人;在日本本土,這些團體亦積極引導年輕人重溫當年的歷史。但有關活動經常受到右翼勢力的衝擊。(高鋒 報道)

坐落在東京早稻田的“戰爭與和平婦女博物館”,是日本第一間展示日軍性暴力的博物館;在正門入口展示了超過150名慰安婦的圖片和資料。在早稻田大學任教的熱田敬子,不時會帶學生到博物館參觀學習。熱田說,年輕一輩的日本人,對日軍性暴力問題有深刻認識的並不多。

熱田說:我在大學講課,給學生講日軍性暴力問題。他們不是沒有聽說過,但是他們沒有考慮過,這是個人人生的問題。聽到這個個人的人生故事之後,開始想,原來這個不是國家和國家之間的外交問題,而是個人人生(被國家)破壞的人權問題。

仍在求學的米田麻衣,和熱田一樣,熱衷於婦女研究,每年會定期前往海南等地,探望性暴力受害者和她們的後人。部分日本年輕人對她們這樣做,無法理解。

米田說:大家都會說,他們從來沒有聽說過這個問題,而且他們也不知道,在海南島有這個存在。我們(以客席講者身份)去大學講課的話,有一部分學生就說,這是國家的外交問題,為甚麼你們要去。

慰安婦問題一直是中日關係的障礙,日本法院雖然承認戰時對中國的性暴力罪行,但多年來一再駁回對受害人的道歉賠償要求。

米田說:如果有1個女生被強姦了,然後加害的那個人錯了,然後沒有道歉賠償的話,這不公平吧!法院也會怕日本政府怎麼說吧,所以就不敢給(裁決)道歉賠償這個結果吧!每個法官的想法不一樣。有些法官還是有人性的,但是那些人想,對於這個問題,(如果判)日本政府應該賠償的話,對他們來說不方便的。
記者:不方便的意思是甚麼?
米田說:我也不太清楚呀。要知道這個事情的話,要問日本政府嘛,日本現在的政府是很保守。主要問題是日本大部分人,對這個問題不感興趣。

熱田、米田,和其他當地的有心人,經常搞紀錄片放映會、反戰展覽等活動,希望喚起日本人對慰安婦問題的關注,不過部分受右翼思想影響的日本人不受落,活動受到示威者衝擊,甚至試過有人在會場放火。部分組織者以至家人,經常接到騷擾電話。

香港基督教協進會性別公義事工幹事曹曉彤,曾到訪戰爭與和平婦女博物館,她指博物館的員工,亦不能倖免。

曹曉彤說:他們有時可能收到一些信,用我們的字眼,就是分裂國家,以我知道,負責這個館(戰爭與和平婦女博物館)的全部是女性,所以我想,她們曉得在不同處境,面對不同的性別壓力。 

熱田和米田上月曾經到香港和當地婦女組織,包括新婦女協進會,合辦慰安婦紀錄片放映活動。新婦女協進會成員許朗養,對2名日本婦女的毅力表示讚賞。

許朗養說:日本的右派力量的確相當大。它們很牢固的天皇制度,到它們一直以來都是右派主政,它們的洗腦方式也很厲害。她們(熱田、米田)在日本肯定屬於異端和少數,而她們可以發出的聲音也不大。(熱田)敬子在大學教書,會把慰安婦包括在課程內,她說,可能1班學生當中,有1、2個人會指她說謊,但大部分人都願聞其詳;所以她覺得只要繼續講,會愈來愈多人想知道(這段歷史)。

許朗養指出,作為地球村公民,無論是日本人還是中國人,又或者是否女性身份,都有責任反省日軍性暴力罪行,確保這段慘痛歷史不會重演。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