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留學生拆解「辱包」文化 中國人最不滿習近平連任

2023.10.09
東京留學生拆解「辱包」文化 中國人最不滿習近平連任 辱包文化是指針對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的諷刺和侮辱。
粵語組製圖

「不要核酸要吃飯,不要封控要自由」,去年彭載舟在北京四通橋掛上直幡,旋即在海外瘋傳。六四之後30多年,反對中共的標語再次在公眾場所「被看見」,在中國國內引發「厠所革命」,亦牽動網上沉寂多年的「辱包」文化(辱包是中國網絡用詞,意即諷刺習近平)。在東京的中國留學生受到四通橋事件的啟蒙,開始注意中國的政治標語,分析網上有關「辱包」帖子。研究顯示,不論直接、還是擦邊球的「辱包」帖文,中國人最不滿是習近平修憲連任,研究者認為新一代最渴求是中國政制的改變。 

「辱包」是連結牆內牆外的反對聲音 

「暖心笑容就讓每個媒體都下架,身分神秘,評論留言不敢提一下。拿起本本穿起西裝,假裝是個政治家⋯⋯天才拆哪,維尼大大。」「辱包」利用冷嘲熱諷的言論和改圖諷刺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用詞抵死啜核(粵語,意指精妙、叫絕),就算 10月YouTube殺了「辱包」的博主「衝浪之音」,目前社交媒體還有不少「辱包」頻道。「辱包」不但成為一種文化,更成為東京留學生的研究對象。 

在東京研讀文化的中國留學生陳思(化名)去年在網上看到四通橋的反習標語,震撼他的雙眼。千禧後出世的他說,事件令他反思網絡的「辱包文化」是否只包含挖苦、侮辱和發洩情緒而沒有任何訴求? 

陳思:因為我覺得中國在六四之後,都是一種我們說的政治恐怖、政治恐懼或者政治抑鬱的這種時期。直至去年的「白紙運動」,應該是30多年前, 30多年間都很少出現這種,極少沒有這樣一種,一群人走到大街上喊讓最高領導人下台。  

「辱包」源於2012年剛上任的習近平到慶豐包子店吃包,網民諷刺習近平「做騷」,由此有了「辱包」一詞,而「辱」是意指侮辱、「包」指習近平。陳思解釋研究「辱包」的原因,主要是「辱包」改圖、新詞或惡搞的歌曲,這些帖文大多是先由牆內發文,之後被網絡公安封鎖,傳到牆外的網民作「二次創作」。他舉例說去年前日本首相安倍晉三被暗殺後,大陸國內流傳「【辱包】可惜不是你 ー梁靜茹」的歌曲,這首歌很快被封,但迅速在海外被民眾填上新詞,暗諷習近平。 

「辱包」詞彙多元,陳思將之分成三大類,其中諷習大為「獨裁者」最為熱門。(受訪者提供)
「辱包」詞彙多元,陳思將之分成三大類,其中諷習大為「獨裁者」最為熱門。(受訪者提供)

陳思:所以說很多是由牆内的人來製造,最早見於牆内,但是因為在嚴格的審查。其實他是在牆外更火。 

去年10月,東京有車站貼上「反習反共」的標語。 (張仕仁攝)
去年10月,東京有車站貼上「反習反共」的標語。 (張仕仁攝)

習近平連任與封城成「辱包」關鍵 

陳思以「辱包」的關鍵字去搜尋2012年11月至2023年1月帖子,結果有約8萬條有關帖文。他將內容分為有政治傾向的,如諷刺習近平「獨裁者」、「慶豐帝」;二是針對習近平個人,例如「小熊維尼」;三是情緒導向,例如直接罵習近平「習大犬」、「習豬頭」。 

「辱包」的帖文離不開小熊維尼。 (網上截圖)
「辱包」的帖文離不開小熊維尼。 (網上截圖)

陳思:最開始的話,其實2018年算是一個「辱包」的小高潮。這個主要是因為大家對習近平修憲的一種不滿,那個時候就是很多人突然意識到,這個習近平確實想要改變中國的領導人的連任制度,真正的要去當皇帝了。 

研究結果顯示,踏入2020年夏天,「辱包」開始活躍起來,到2021年初更是高峰期,帖文大多是情緒導向,陳思估計是因為「武肺」封控引起民眾不滿,但這種情緒很快退潮;到2022年中國召開二十大之後,「辱包」又到高峰,一個月接近3,000個「辱包」帖文,但內容開始轉向政治方面,已遠超於對習近平的個人發洩。 

2020年年初中國封城引起民眾不滿,成為「辱包」的第一高峰期。(受訪者提供)
2020年年初中國封城引起民眾不滿,成為「辱包」的第一高峰期。(受訪者提供)
網民經常引入習近平偉大的「自述」,諷刺習近平自吹自擂,這也是「辱包」文化之一。(網上截圖)
網民經常引入習近平偉大的「自述」,諷刺習近平自吹自擂,這也是「辱包」文化之一。(網上截圖)

留學生絕望 不回中國 

四通橋事件一周年之後,陳思說這個「辱包」研究令他更了解今日中國人的想法,是對於中國政治體制有極大不滿。

陳思:習近平所謂這種「辱包」,它最大的一種特徵可以說是很多對國家政治的、一種國家的領導人不滿。它不一定是非常的學理化,我們說的「小粉紅」,或者是一個黨員,支持共產黨的人,他也有可能會對當今那種領導人有不滿。 

在國內經濟與政治都沒有去路的時候,唯一的路便是「潤」出海外。陳思指,他沒有打算回國,只要有習近平在任的一天,他說看不到中國有改變的一天。 

陳思:四通橋的事件對於「白紙運動」,就像胡耀邦之死對六四一樣,是決定性的事件,並且他這種影響力還在持續。未來如果中國還會發生這樣的事情的話,我相信可能很多人會說,我是受到了彭先生(彭載舟)的影響。我是看到了四通橋這樣一個事情,我才意識到這些甚麼,我才有這樣勇氣。 

研究「辱包」文化的留學生陳思表示對中國絕望,不打算回國。 (張仕仁攝)
研究「辱包」文化的留學生陳思表示對中國絕望,不打算回國。 (張仕仁攝)

《美國之音》9月報道,網名彭載舟的彭立發被送黑龍江老家監控,他與家人正被嚴密監控。 

記者:張仕仁 責編:李榮添 網編:江復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