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絕遺忘】劉曉波逝世5周年 內地維權人士以文字受訪分享感受

2022.07.15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拒絕遺忘】劉曉波逝世5周年 內地維權人士以文字受訪分享感受 周三(13日)是中國異見人士、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逝世5周年。
吳亦桐 攝

周三(13日)是中國異見人士、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逝世5周年。本台嘗試聯絡中、港多位曾聲援劉曉波的維權人士,惟部分人在政治壓力下而婉拒訪問。經過多翻聯絡後,本台成功跟目前在大陸的一個活躍維權人士「白水」(化名)接觸,並以文字訪問他,分享他對劉曉波逝世5周年,及現今中、港兩地的人權狀況的觀察。

記:劉曉波逝世5周年,對於曾經紀念和關注的維權人士,是否被監控和威脅?人身安全情況如何?你認為官方的監控程度和甚麼原因有關?

答:這次劉曉波逝世5周年,廣州好多人都被警告了,要求不得參與悼念,尤其是集體性、公開化的活動;甚至有些人「7.13」當天被國保貼身控制。人身安全沒甚麼問題,但是人身自由被變相限制。官方監控的原因就是不希望2017年的江門海祭案重演,當年的集體悼念事件經過香港媒體報道,影響很大,在共產黨內部看來屬於「政治事故」,據說導致一個公安局副局長、一個派出所所長被免職,好多警察被處分。今年「7.13」5周年臨近二十大,更是風聲鶴唳,官員們不管有沒有機會上位,起碼要保證自己不掉烏紗帽,所以就高度戒備。

記:對於今年劉曉波的悼念日,有何特別感受?你會用甚麼方式悼念?

答:今年悼念的人更少了,民間普遍沉默。2017年劉曉波患肝癌保外就醫,到逝世有一個多月,好多公民、好多媒體、NGO、外交官關注,所以劉曉波逝世當天消息在網絡牆內外刷屏了,包括推特、臉書、微信朋友圈、微博。當時的輿論有一個發酵的過程,現在的互聯網管控,在牆內更精細更嚴密了,這種消息沒有機會發酵,每個人都好像在自說自話,別人聽不到看不到,除非是線下聚集、當面溝通,否則局域網(牆內互聯網)有點變成民眾時政溝通表達的障礙,或者說言論黑洞,不管你說了甚麼,最後都消失不見,一點波瀾一點漣漪都沒有。

我只能在心裡,默默為他祈福,然後跟身邊熟悉的朋友討論他,講述他的民主主張、自由精神、抗爭事蹟。陌生人就不太敢說,因為現在國內大家認知差距比較大,跟觀念差異太大的人說太多沒甚麼意義,除非大家都願意彼此傾聽,各自表述。

記:面對人身安全的威脅,為何你仍要堅持紀念劉曉波?

答:堅持是堅持,但是現在我也不敢公開悼念,因為每個人的處境、承受能力都不同。人民可能有超過一半的人已經覺醒,其他的多數在裝睡,但是覺醒者要走到集體抵制、不合作、抵抗、抗爭還得好幾年,這個過程會是自發、零散、無組織、低組織化的。但是當權者會在這段期間極力挑動外部危機,為內部危機轉化壓力、轉移視線,比如製造台海、東海、南海緊張局勢。

記:你會如何形容中國現在的人權狀況?你認為習近平繼續掌權的中國,人權狀況會如何?

答:中國現在的人權狀況當然是在急劇惡化,言論空間更加逼仄,政治反對派、異見人士、維權人士普遍沉默,但是民眾乃至官僚的不滿也在快速蔓延、升溫。未來「終身制」正式登場,決策的不確定性大增,為了竭力保政權,政治高壓、言論管控會持續升級,直到財政耗竭、貨幣金融秩序崩潰。

記:你認為香港的人權狀況又如何?香港曾經是紀念「六四」和劉曉波逝世之重要發聲地,對於現在的香港你有何想法?你有何說話想跟香港人說?

答:香港的人權狀況就是大陸化。共產黨高層對於香港官員和民眾都不放心,視之為亂臣逆子,畢竟香港曾經是自由之地。所以為了迎合北京,有些香港官員、富商、名流要表現得比內地人更賣力,民眾也要假裝更乖巧、順從才能適應《國安法》新時代,畢竟不是每個人都可以離港逃難,但是隨著內地局勢持續惡化,這種表象終究不能長期維持,中央政權內部危機凸顯,控制力下降之時,香港人心的疏離、反叛相比佔中運動、反送中運動會愈加劇烈。

最後我想對香港人說,「等等,再等等,比命長」。

責編:李世民 網編:劉定堅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