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9案再有兩人曾被強逼服藥

2017-05-16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5月9日,709公民勾洪國的妻子樊麗麗(中),與709家屬王峭嶺(左) 李文足 一起在京參加歐盟駐華代表處活動,他們打出標語呼吁當局釋放關押的709律師和公民,以及抗議當局對獲釋和取保的人士繼續軟禁或監控作法。樊麗麗勇敢揭出勾洪國在關押期間被強迫灌藥經歷。(2017年5月9日  吳亦桐提供)
5月9日,709公民勾洪國的妻子樊麗麗(中),與709家屬王峭嶺(左) 李文足 一起在京參加歐盟駐華代表處活動,他們打出標語呼吁當局釋放關押的709律師和公民,以及抗議當局對獲釋和取保的人士繼續軟禁或監控作法。樊麗麗勇敢揭出勾洪國在關押期間被強迫灌藥經歷。(2017年5月9日 吳亦桐提供)
 

709案被捕人士羈押期間遭強迫服藥的個案陸續曝光,周二(16日)再有兩人詳細披露遭用藥細節.多位律師要求中國人大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查明709案酷刑特別是強迫用藥問題。本週四美國國會也將就709酷刑舉行聽證。(吳亦桐 / 程文 報道)

709案被判緩刑公民勾洪國周二透過妻子樊麗麗,以及另一位取保律師任全牛,向本台披露在被羈押期間遭強迫用藥的細節。這是繼709律師李春富、李和平和李姝雲曝光709案強迫服藥後,新添的強逼服藥事件。

勾洪國於2015年7月10日被警方帶走,後被指控顛覆國家政權。2016年8月5日天津二中院判處其有期徒刑三年,緩刑三年。判刑後,勾洪國和他的家人繼續遭長期軟禁。5月14日勾洪國妻子樊麗麗發表我們要真自由聲明,揭露酷刑和目前被嚴格限制自由的處境。

樊麗麗於週二向本台透露了勾洪國被強行灌藥的細節:從被抓第一天起,勾洪國就被強迫灌藥,在北京和天津關押期間,一般每天被迫服用6粒不明藥物。直到2016年8月5日,勾洪國被宣布緩刑後看守才終止強行灌藥行為。勾洪國有家庭高血壓病史,但他本人以前沒有長期服藥經歷。

樊麗麗:他是7月10號被帶到北京的某個關押地點,當天晚上給他量血壓說他血壓高,就要求他服藥,我先生說他不要服藥,但是有一個很胖很胖的女醫生,她說不服藥是不可以的,我們有的是辦法讓你服藥,然後馬上做出那種態勢來,就是要強行灌進去,從(2015年)7月10號就開始吃,一直吃到(2016年)8月5號出來。

另一位709律師任全牛,因代理709案趙威案遭當局報復,於2016年7月8日被鄭州警方以尋釁滋事罪名刑拘,後於2016年8月5日獲取保,在被關押的20多天內他也曾被迫用藥,任全牛在監友的提示下拒服藥物。

任全年:我平時也沒有高血壓,給我送看守所之前也做了個體檢,我印象中也是血壓正常。到裡面兩天左右他們給我測血壓,說發現我血壓有點高建議我吃藥,就是每次弄個小藥包,裡面有兩粒藥,我都是把它直接扔到馬桶裡了,20多天吧他每天送一次,我一次也沒吃過,到20多天時量了一下,血壓不高啊。

不願透露姓名北京第六醫院醫生還告訴本台,其中一種治療高血壓的常用藥物為氯沙坦鉀,其副作用包括導致痛風、肌肉酸痛和精神焦慮、消沉等,很像一些服用藥物的人士描述後的用藥症狀,不排除當局以治高血壓之名,超常規則用藥並利用藥物的副作用以在肉體和精神施虐。無論如何,非自願強迫用藥都可被視作虐待的一種。

709律師和公民被迫服藥的情況漸次曝光後,多位維權律師和公民於週一(5月15日)發起聯署行動,要求中國人大成立有律師代表和公民代表參加的特別調查委員會,查明709系列案件中酷刑特別是強迫用藥問題,並問責酷刑實施者。

至週二早上,該行動已有逾百律師和公民聯署,聯署律師之一覃臣壽,批評當局以極其不人道的方式對待709律師和公民。

覃臣壽:這個藥品的名稱還不確定,但是基本上可能指向同一種藥,目的是為了控制被羈押人,從精神和肉體上摧毀他們。對被羈押人是非人道的行為,從摧毀我們709律師的整個事件和行為上來看, 確實是非常殘酷的,我們律師群體都是非常憤怒的,所以才會有聯名聯署聲討酷刑和服用藥物的行動。

本週四(5月18日),美國國會邀請709律師謝陽妻子陳桂秋、江天勇和妻子金變玲,以及不久前入境大陸後失蹤的台灣前民進黨黨工李明哲的妻子李淨瑜,參加聽證會。709妻子將曝光自己的丈夫及整個709案的酷刑問題,料將強迫用藥問題將成為其中重點議題之一。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