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權律師余文生要求告知王宇所涉罪名及羈押點

2015-07-26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2014年9月,(從左到右) 張凱 、張維玉、王宇、余文生、唐天昊,在牡丹江參加審理案件。(余文生提供)
2014年9月,(從左到右) 張凱 、張維玉、王宇、余文生、唐天昊,在牡丹江參加審理案件。(余文生提供)

王宇等大陸維權律師被抓後,當局至今沒告知家屬及律師,當事人所涉何罪以及羈押地點。大陸維權律師余文生以王宇律師是自己的委託人身分,向天津市公安局發出資訊公開申請書,要求告知王宇被捕的原因及羈押地點。(卡帕/戴維森報道)

據余文生指出,作為利害關係人,他需要了解代理律師王宇的情況。在通過其他途徑無效之後,根據法律賦予的權利通過網絡,周六(25日)晚填寫並發送給天津市公安局的資訊公開申請,要求當局遵守刑事訴訟法的規定,告知已經被抓半月的王宇夫婦下落。如果在法定15天時間內得不到天津市公安局的答覆,他將採取進一步行動。

余文生說:是昨天晚上我發出去的,15個工作日之內,他應該答覆我。如果他不答覆我的話,我可以向上一級機關,甚至是天津市政府申請行政復覆議,或者直接提出行政訴訟。我覺得應該是在周日,或周一以後。不過我覺得現在人關在哪裡不知道,涉及甚麼罪名,連家人都不知道。明顯違反了刑事訴訟法,因為王宇是我的辯護人,我依法跟他們律師事務所接觸,但律所被查封了。

余文生稱,王宇現在的遭遇,和自己去年被抓一樣,也是不讓會見律師,不告訴家人。既然法律規定有申請資訊公開的權利,就可以去走這個程式。

余文生說:他們不涉及到危害國家安全,像他們這種情況,律師應該可以會見,應該告訴家人人關在哪裡,是甚麼罪名。可能他們認為這個案子社會敏感度很大。就像我當時一樣。我當時被抓的時候,他們也不讓律師會見,剛開始也不告訴家裡人。我到現在還沒有收到過刑事拘留通知書,和別的通知書我都沒有收到。人稀裡糊塗地抓,但這個過程我可以去走,因為這是法律賦予我的權利。

早在一星期前,余文生和妻子就發表公開聲明,表達對自己代理律師王宇的支援,但第二天即遭二次傳喚。余文生坦言,他還在取保候審期,在這個局面下出頭做這樣的事情是有風險,但他已經無所謂。

維權律師陳建剛亦表示,這原本不屬於資訊公開的範疇。但現在警察每一步都在違法,法律已經不在他們眼裡。

陳建剛說:哎,我怎麼看這個事情?說實話,從法律程式上這應該不屬於資訊公開的內容。這屬於警方應當主動履行的法定程式,不需要任何人申請,警方應該在法定的時間以內,給當事人的家屬正式的通知。現在,中國的員警已經完全不顧法律了。所以,對於這種裸奔的員警,不知道他們會做甚麼,因為完全不可預料。他們每一步現在都在違法。

天津市公安局工作人員在接受本台記者採訪時稱,她不清楚,讓我們問市局信訪辦。但那邊的電話一直無人接聽。

公安局人員說:資訊公開?你打一下市局信訪問一下。你打一下試試吧,不太清楚。

迄今為止,在7.10大抓捕中失蹤的律師,都沒獲准會見他們的代理律師,家人也都不知道關押的地點。大陸維權人士近日還發起 “尋找考拉”的活動,聲援被捕的維權律師李和平的助理、90後女孩趙威和其他被捕維權律師和活動人士。

據不願具名的律師稱,目前為止,當局還在對被秘密關押的隋牧青和謝陽律師以往代理的案子進行深挖,試圖從中找到更多入罪的證據。

維權網統計,至今確認在“7.10抓捕律師事件”遭刑拘、秘密關押(監視居住)、刑事強制措施、失蹤、軟禁等失去自由的人有29人。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