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權人士】黃雪琴、王建兵涉煽顛被監視居住 更多相關人士被公安帶走

2021-09-27
Share
【維權人士】黃雪琴、王建兵涉煽顛被監視居住 更多相關人士被公安帶走 知情人士透露,中國女權工作者、獨立記者黃雪琴及職業病權益倡導者王建兵,現正被廣州警方控制。
粵語組製圖

中國獨立記者黃雪琴及職業病權益倡導者王建兵失聯已有一周,據指或涉「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而被「指定居所監視居住」。據本台了解,廣州陸續有「曾經參與過相關活動的人士」被公安帶走做筆錄,目前已有大概5人涉案。 

關注中國人權問題的《維權網》周日(26日)引述知情人士透露,目前可以確認中國女權工作者、獨立記者黃雪琴,及職業病權益倡導者王建兵被廣州警方控制。據本台獲得的消息,除了王建兵,黃雪琴也是被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拘留。警方疑對兩人採取「指定居所監視居住」措施。不過警方拒絕告知親友二人具體下落。據指,他們被拘留的主要原因,是涉及在王建兵家中的日常朋友聚會。 

大約5名相關人士 被公安陸續帶走做筆錄

知情人士江先生(化名)周一(27日)向本台透露,廣州陸續有「曾經參與過相關活動的人士」被公安帶走做筆錄,目前已有大概5人。他們期間被要求打開手機及電腦以檢查相關的聯繫人。他們做完筆錄後暫時沒有被拘留。現在正等待黃雪琴及王建兵的家屬收通知書,以及等律師的委託書。 

律師批「指定居所監視居住」只為增加拘留時間

因事件敏感而不願公開姓名的中國律師接受本台訪問時說,「指定居所監視居住」措施是有6個月期限。 

律師說:在這個6個月的期限裡,他(當局)可以轉為比如說取保候審、或是逮捕等其他強制措施,也有可能就這麼釋放。究竟怎麼樣,這個根據案子或當局想把這個案子辦成怎麼樣確定。 

另一位化名李律師對本台說,「指定居所監視居住」變成中國當局的慣用手段,為的是增加拘留時間。 

李律師說:監視居住是一個後來刑事受審變更而增加的一個條款,但這些年來就經常被使用。只能說監視居住最多6個月,原來的刑事拘留時間最多是一個月,加上批捕時間是7天,那麼就是37天,這種監視居住就等於增加公安拘留人的時間。 

北京異議人士季風對本台指,當局「說對誰監視居住便監視居住」,這些事情已成常態。他認為現在抓黃雪琴及王建兵其實只是隨意找個理由,相信兩人早就被盯上。 

季風說:這是一個星期、還是最後一個月、可能三個月也可能半年。都看他(當局),他們認為老不老實、配不配合,時間都由他們說了算。 

據指兩人在出租屋 被廣州警方強行帶走

 《維權網》指出,黃雪琴原本計劃在上周一(20日)經香港赴英國留學,王建兵則送別她,然而兩人在上周日(19日)下午起便與外界失去聯絡。據指,廣州警方於王建兵位於廣州海珠區的出租屋中,強行把他們兩人帶走,並查抄了他們的私人財物。上周一(20日)下午,王建兵的朋友於黃埔長洲用作儲物的出租屋,也遭警方強行撬鎖並進入搜查,期間帶走大量物品和行李箱。 

早在2019年10月,黃雪琴已被廣州警方以涉嫌「尋釁滋事」刑拘,當時她被強制執行指定居所監視居住3個月後獲釋,據指與她到香港觀察「反送中運動」及撰寫相關文章有關。 

黃雪琴曾任《新快報》、《南都周刊》調查記者,關注性別、平權、官員貪污、企業污染、弱勢群體等議題,並發動中國女記者對性騷擾調查,是中國#MeToo運動的主要推動者。 

女權人士黃雪琴。 (黃雪琴推特圖片)
女權人士黃雪琴。 (黃雪琴推特圖片)

王建兵則長期關注青少年教育及成長事宜,做過農村教育項目主管、青少年成長項目及殘障社群公益項目統籌。他於2018年起關注職業病工人權益,為他們提供法律支援,他與黃雪琴均是中國#MeToo運動的重要支持者。 

記者:文海欣 責編:羅燕雲 網編:林詠華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