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管进社区」服务受欢迎 民众忧成另类监控

2019-09-1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19年2月24日,北京一家医院外安装了监控录影设备,对进出的民众实行人面识别。(美联社)
2019年2月24日,北京一家医院外安装了监控录影设备,对进出的民众实行人面识别。(美联社)

大陆城管因暴力执法带来负面形象,广东省近月推出「城管进社区」的服务新模式,似乎是希望能藉著行动改变形象。不过有广州公民担心,此举会否是当局的另类监控手段。(文宇晴 报道)

如何改变城管在市民心目中的负面形象,近年成为各地政府最头痛的问题。广东省近月试行「城管进社区」的服务概念,计划在每个社区设立一个城管服务站,安排至少一名城管人员进驻,使城市管理融入社区,著力解决民生实际问题。在江门市,相关管理部门8月中开始在全市推行「城管进社区」服务,其中进驻蓬江区的城管,会配合社区人员的巡查工作,对违法占路的车辆作出监督;整治违建杂物和乱堆放现象等。

大陆媒体报道,江门市「城管进社区」的服务推出后,得到市民的肯定及支持,社区的市容确实比过去好。不单止广东省,安徽省亦正仿效。

因透过微博公开监督公车私用情况、为人熟悉的广州公民区伯,过去时常接受大陆媒体访问,就民生议题发表意见,他坦率直白的意见深得市民认同。区伯对本台记者表示,社区的市容已经有不同部门的配合,不明白为何城管会再深入市区,不排除是另类的监控。

区伯说︰广州目前一呼百应,城管、街道、综治办、社区,有些事情无法处理就要通知警察。现在很多事情都多此一举,我的看法是最初衷的目的,都是为了稳定社会,因为愈来愈多社会矛盾,口说是为老百姓服务,实际是为了自己的既得利益。

区伯全名为区少坤,今年66岁,是广州人。他由2005年开始监督公车私用至今,时常一边举著手机拍摄、一边斥责。他的高调监督方式,在广州市无人不晓。

区伯又指,看似这个「城管进社区」的提议已经得到很多支持,相信接下来各地区政府会倾尽全力执行,担心一时间会大幅增聘城管以达至进驻每个社区的目的,令城管质素良莠不齐。

区伯说︰城管的权力真是很大,但守法程度很差,动辄就暴力,我觉得城管这个组织都是地方执法,人数不够就滥竽充数拨入城管队伍里,即使好素质的也会变坏。素质不要说是城管,一般的党员,或是当官党员的素质都是一般。

广东维权律师隋牧青表示,城管部分工作范畴已和警察或是其他工种的人员重叠,可以说是一个「多馀」的部门。若因为一时的呼吁倡议就大量聘请,担心在热潮退了后,会出现「人手过剩」。

隋牧青说︰城管的工作本来有一部分是跟社区警察重叠,城管在进行所谓的执法过程中,总是有人身和财产的抢劫行为,按道理他们不应该有这些权利。我觉得城管的存在,体现了中国形式的行政管理水平以及公务员服务理念不够。

城管的工作范畴,主要包括市容、环境卫生、城市规划管理、道路交通、施工现场管理等多个方面。但为人诟病的是,城管在执法时的暴力行为激起民愤,尤其在拆迁现场,或是驱赶小贩时,不时发生冲突,甚至造成有人伤亡。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