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椒拌飯5年存錢救弟弟 體重43斤貧寒大學生吳花燕病逝


2020-01-14
Share
china-pass1 2020年1月13日,貴州女大學生因多年貧病交加終致不治離世,其悲慘遭遇被多家募款機構用戶募集款項。(募款平台之一截圖)

貴州省一名24歲女大學生吳花燕,長期在貧病交煎下掙扎求存、致體重僅的43斤,周一(13日)終於敵不過病魔糾纏,黯然離世。在其生命的盡頭,儘管網民傾力相助也未能改變其悲慘的命運。多家官方機構以這名大學生名義募集的巨額捐款卻被指下落不明。有慈善團體去年10月發起募款,所得的100多萬元善款,只有2萬元轉送醫院。更令人齒冷的,同天曝光貴州省高官將大量茅台酒倒入下水道,朱門酒肉臭的強烈對比更引爆社會輿情。(黃小山 / 程文 報道)

在貧病交逼下離世的吳花燕,生前寫了一首題為《遠方》的詩,詩句中充滿對改善生活的期昐,也反映作者的無奈,詩中是這樣說︰

最後,我將回到雲貴高原,
在貴州最高的屋脊,
種上一片深藍色的海洋;
在那裡,會有一艘豐衣足食的小船,
帶我駛向遠方。


但她沒能等到這樣的一艘船。即使是在民間踴躍捐款湊集了她的醫療和生活費用之後,面對二十多年貧病的持續傷害,即使是她已經被轉入了貴州醫科大學附屬醫院搶救一個多月,但醫生也已無力回天。

就在她去世的當天,國家監察委披露的視頻顯示,貴州省原省委常委、副省長王曉光除了貪腐上億元之外,連價格昂貴的年份茅台,也大批的倒入下水道。

這幾乎立即引發了網民的憤怒,他們指出,這是現代版的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

吳花燕去世後,本台記者聯繫上其生前就讀的貴州盛華職業學院,但該校辦公室人士指出,校方已經安排有人協助處理,但現在得到相關方面的說法是,希望此事到此結束,讓吳花燕安靜的離開。

盛華職業學院︰嗯,對,她的後事我們現在是有老師在那邊陪同他們處理的,然後具體甚麼情況我不太清楚現在。就是現在得到的消息就是她吳花燕同學,她已經走了,然後就希望大家讓她安靜的離開。

但在被問及她的身後事依然淒涼,24年的生命形同磨難怎麼能安靜時,該學校人士在電話裡沉默了,既不掛斷電話,也不再說一個字。

本台記者亦多次試圖聯繫上吳花燕家鄉,銅仁市松桃縣沙壩河鄉政府,但該辦公室一直拒絕接聽電話。

松桃縣民政局在回應採訪時稱,局長和主任都出去開會去了,她不知道吳花燕身後事的詳情。

面對網民一邊倒的批評,銅仁市民政局的官員在回應本台採訪時強調,吳家一直享受到低保,並詳細列舉其獲得的教育減免以及住房安置等相關救助。

銅仁市民政局︰他們之前一直都享受低保的,其它相關的教育部門,把她很多的學費都減免了。扶貧部門,也給他們解決了一套異地扶貧搬遷的住房,家鄉的鄉政府,還有駐村的幫扶的幹部,都經常性的幫助他們家,包括他們村委會、周圍的鄰居們都很幫助他們。我們市婦聯,也開展了社會募捐幫助他們家的。我們銅仁市民政局的官方微博,10月30日都發有官方的正面的回應。

但他始終沒能回答,為甚麼她從高中到大學在長達5年的時間裡,在其弟弟患間歇性精神病期間,為甚麼都只能靠糟辣椒拌飯生存。

銅仁市民政局官員認為,對他們的批評屬以偏概全,他認為,在國家政策以內,他們已經沒有更多的辦法解決吳花燕一家的困境。但在被問及這個政策本身是否合理時,他則沒有回應。

銅仁市民政局︰我認為不能完全的以偏概全,政府部門對她們家都是在國家的政策範圍內,最大限度的幫助了。如果還這麼困難,還能夠有甚麼好的方式解決呢?

另有消息稱,吳花燕在去世前,曾有到國外接受更好治療的機會,但被其拒絕,並表示不接受國外媒體的採訪,避免他們抹黑中國。此舉引發自由派人士一片唏噓。

但要求匿名的公益人士陳女士指出,從目前的相關證據看,吳花燕的困境兩個多月前曝光後,她儘管得到了高度關注和幫助,但也一定會被官方施加壓力,因此,不能苛求一個出於絕境中的人。對於可能失去救助的恐懼,無論時她本人還是家庭,都無力承受被官方施壓的後果,所以,她說的那些話,也未必就是真實的想法,而僅僅是因為恐懼。

陳女士說︰我們可以看到,地方政府的態度也不積極,吳花燕的事情在網上公布以後,他們肯定找她去談過話,肯定他們是對她表達過關心,然後也告訴她這種事情不宜在網上太多的去傳播。所以吳花燕說,政府都對我很好。當一個人出來求助的時候,他獲得的關注越多,可能他反而就走到另一面就是,他所有的求助甚麼的,都會被壓制下來。我覺得政府現在的扶貧工作,就像頭疼醫頭腳痛醫腳一樣,只能解決表面的問題,甚至表面的問題可能都解決不過來。

陳女士還指出,吳花燕式的悲劇在中國廣大農村和邊遠山區普遍存在。陷入困境的中國的老百姓是孤立的,沒有一個機制或管道能夠讓他們走投無路的時候向誰尋求幫助。他們絕大多數就是自生自滅狀態。

據悉,吳花燕在去世前,得到了數十萬的捐助,但她也沒有想到的是,包括中華少年兒童慈善救助基金會旗下的9958兒童緊急救助專案,也在以她的名義募捐,但最後的資金卻去向存疑。

作家陳嵐在微博指出,利用吳花燕事件募集上百萬的9958兒童緊急救助中心,一直到吳花燕去世,所獲得的逾100萬捐款,撥款僅僅只有2萬。

本台記者就此事致電中華少年兒童慈善救助基金會,但該機構人士稱,他們關注到了此事,但相關的資訊,需要直接問9958專案組。但其同時拒絕提供除9958方面的400電話之外的聯繫方式。但400電話在境外則無法接通。

中國少年兒童慈善救助基金旗下的9958兒童緊急救助中心、利用吳花燕發起的募捐,遭揭露存在嚴重的不透明狀況。如今相關募款專案資訊已遭刪除。(募款項目截圖)
中國少年兒童慈善救助基金旗下的9958兒童緊急救助中心、利用吳花燕發起的募捐,遭揭露存在嚴重的不透明狀況。如今相關募款專案資訊已遭刪除。(募款項目截圖)

吳花燕是貴州省銅仁市松桃縣沙壩河鄉茅坪村人,大三學生。其4歲時母親去世,到18歲時也喪父,只剩她和同樣患病的弟弟吳江龍在家境貧寒的親戚家生活。因長期營養不良,其身高僅有1.35米,平時體重僅40多斤。

她的遺願是能買一些傢俱,和弟弟好好的過年,但她的這個願望沒能實現。在2020年春節前11天,她走完了一生。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