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调一胎政策被批为“挤牙膏式”开放生育

2013-11-1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面对人口老化及出生率下降,中共沿用几十年的“一胎”苛政有限度放宽﹐提出“单独二胎”。有学者批评当局“挤牙膏式”开放生育,无助解决劳动人口不足问题,亦有曾被强迫堕胎的访民欢迎政策,但认为大部份城市人已无力抚养第二个孩子。(林静报道)

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放宽一孩政策,允许“单独二胎”,即夫妇其中一方是独生子女的家庭,可生第二个小孩,政策出台后引起全国议论。

徘徊上访之路十多年,曾被两度强制人工流产的上海维权人士毛恒凤向本台指,有留意生育政策得以开放的消息,但依她近日在上海所闻,普遍老百姓未有因“单独二胎政策”而有很大的喜悦﹐恐怕只有那些为人父母的达官贵人,才是政策的最大“受益者”。然而﹐她亦庆幸政策得以放宽,至少可大大避免年轻一代承受堕胎的伤痛。

毛恒凤: 现在老百姓的生活条件根本非常差,连一个小孩都养不来。但大家都说,那些官员甚么的,反而会担心若子女出意外,资产无法继承,所以他们是想开放这政策。我唯一感到庆幸,若我现在才生第二始,那我就不用关进精神病院、给劳教了。现在才是真正出路,生一胎二胎三胎,保障基本人权。

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副主任王培安,周六进一步向传媒解释政策时表示,调整生育政策不等于放松计划生育。单独两孩政策,在全国不设统一时间表,各省将根据实际情况确定实施时间。他承认,大陆人口结构性问题日益严重,劳动人口不断减少和而老年化亦一直加剧。

王培安称,今年内地60岁及以上长者已达2亿,占全国人口约15%,预计本世纪中将达4亿,且独生子女夫妇需负担赡养四位老人和至少一位子女重担。近二十年大陆经济高速发展,很大程度依赖于低廉劳动力,但沿海地区工厂近年频出现“招工难”。此外,内地重男轻女令男女比例严重失衡,到2020年,预测将有2,400万“剩男”娶不到老婆。

王培安引述官方调查称,符合单独两孩再生育条件的夫妇,约1,500万至2,000万人,总量不算太大,再加上各地实施有关政策的时间有异,料短期内不会出现出生人口大幅增长的问题。对于为何不实行“普遍两孩”,王培安解释,中国人口众多,现阶段若实施普遍两孩政策,短期内会引起出生人口大幅波动,也会形成周期性出生人口波动,影响人口发展规划目标的实现,对中国经济社会带来不利影响,故普遍两孩仍未能实行。

三年前因妻子“违规生第二胎”,被解雇教职的中国青年政治学院法律系副教授杨支柱,曾长期进行人口问题研究,他接受本台访问时称,政府只开放生第二胎后,未来一两年可能会有一个生育高峯,但无助舒缓劳动人员缺乏的困境。

他说: 每年只是多一百几十万出生,根本抵不上适龄妇女生产人数下降的影响大,2017年以后出世儿童数字还会下降。要解决劳动人口下降只有两个方法,一个是鼓励生育、一个是延迟退休。但应该先鼓励生育,高度老年化后,已经没有那么多妈妈了。

他认为政府应全面撤销限制生育政策,即使人口上升,现有社会资源亦足够应付。

他说: 开放单独补生,最多只会生多几百万小孩,若完全放开补生,人口顶尽多了三千多万,但也是三千多、四千万,但也不会是一年内、要几年时间。1963年人口多了三千万,都没有出现人口灾难,现在医疗等资源好多了,怎会发生人口灾难。

大陆从上世纪80年代初全面推行“计划生育”,并将之视为基本国策;据官方公布,该政策推行近半个世纪以来,内地累计少生四亿人。

在严格执行“计划生育”政策数十年,偷步“超生”者会被惩罚不能申领户口、面临开除公职、罚款甚至劳教等处罚。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