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流亡哈國兩難民遇襲 其中一人昏迷送院

2021-01-25
Share
新疆流亡哈國兩難民遇襲 其中一人昏迷送院 喀衣夏(紅衣者)性格開朗,曾揭露在「再教育營」內有少女被強暴後懷孕。
志願者提供

新疆兩名哈薩克族政治難民在哈國尋求庇護期間,上周分別在首府努爾蘇丹和阿拉木圖遭遇刀刺和棒打,需緊急送院救治。其中一人回家兩天後,本周日突然昏迷,再次送醫院急救。(喬龍/文海欣  報道)

2019年10月1日從新疆伊犁逃亡哈薩克斯坦的木拉格爾,本周日(24日)向自由亞洲電台證實他上周遇到襲擊。

木拉格爾說:1月21日的22至23點左右,我從外回家的路上,兩名陌生人突然攻擊了我。有一個人手裡拿著鐵棍,另一個好像拿的是刀, 他給我刺了兩刀,幸好兩次都刺到了我口袋裡的充電寶上,刀只劃傷了我的肚皮。但是另一個人用鐵棍狠狠地打了我的背部,我倒了下來以後,他們開始踢我,這時候,突然從遠處出現燈光,他們就跑了。我勉強爬行,爬到了路邊後才被我姐姐和姐夫找到。

差不多同一時間,從新疆逃到哈國的喀衣夏在阿拉木圖市一商場內,被人用硬物拍打頭部,傷勢嚴重。本台記者試圖聯絡喀衣夏,但電話無人接聽。

木拉格爾認為,兩宗襲擊事件並非巧合,懷疑與中國有關。

木拉格爾對本台說:喀衣夏在阿拉木圖,我在阿斯塔納(努爾蘇丹)遇襲,兩個人(他與喀衣夏)在同一時間被陌生人攻擊受傷,我到哈薩克斯坦後,大部分時間待在監獄裡,釋放出來後也沒有得罪任何人,我也沒有甚麼仇人,我肯定這事兒絕對不是偶然的,肯定跟中國人有關係。 

哈警方正調查襲擊難民事件

木拉格爾說,此前經常發現被陌生人跟蹤,但沒有人襲擊過他。當地警方已在調查此事。

另一位受到襲擊的哈薩克族女子喀衣夏,於2018年逃亡哈國,並在2019年9月公開自己在新疆鞏留縣曾經當過公務員及經商、並被關入再教育營的經歷。喀衣夏曾對本台披露,她曾親眼目睹了一個女孩,從「再教育營」獲釋後,帶著一個剛出生的孩子,而這名嬰兒是她在「集中營」內被強姦所生。

2021年1月21日,喀衣夏(圖左)在阿拉木圖遇襲送院,回家兩日後突然昏迷。在努爾蘇丹市內遇襲的新疆逃亡者木拉格爾‧阿里木(圖右),目前正在家中療傷。(志願者提供)
2021年1月21日,喀衣夏(圖左)在阿拉木圖遇襲送院,回家兩日後突然昏迷。在努爾蘇丹市內遇襲的新疆逃亡者木拉格爾‧阿里木(圖右),目前正在家中療傷。(志願者提供)

喀衣夏經醫生搶救已蘇醒

喀衣夏被打兩天後,本周日在家中突然昏迷。關注事件的哈薩克人熱依斯汗對本台透露,喀衣夏一度需送院救治,目前已經蘇醒。

木拉格爾說:昨天晚上我跟她通過話,說昨天下午她暈過去,送到醫院搶救過來了。她現在是用醫生開的藥方,也沒錢買那些藥,在家躺著呢,就是頭部和腰部有點疼,只要一抬頭就頭暈。

新疆逃亡者喀衣夏.阿汗兩度送醫院急救。(志願者提供)
新疆逃亡者喀衣夏.阿汗兩度送醫院急救。(志願者提供)

逃亡者去年獲哈政府難民證

現年26歲的「脫疆者」木拉格爾說,當年在新疆經常受到公安侮辱、恐嚇及毆打,最後面臨被捕,於是和另一村民哈斯鐵爾.木沙汗共同逃亡哈國。他們於去年10月獲得哈國難民證。難民證的批准文件說,向哈斯鐵爾和木拉格爾發出難民證的理由是,他們在中國新疆由於民族身份、宗教信仰被投入監獄,受到酷刑,出獄後被投入集中營。一個月後,喀衣夏也獲得有效期一年的難民證。

哈薩克語傳媒「自由電台」(Radio Azattyq)上周曾對此次襲擊事件作過報道,並證實了受襲者身分。本台記者周一致電阿拉木圖市警察局代理此案警察的兩個電話,查詢喀衣夏遇襲事件,但終無人接聽。

哈薩克人人權組織阿塔珠爾特志願者組織創辦人賽爾克堅認為,上述兩起襲擊事件可能與中國官方有關聯。

賽爾克堅說:這純粹是中國共產黨在哈薩克斯坦為了震懾那些哈薩克人,為了恐嚇哈薩克人不要站出來,不要提供有關新疆再教育營或強迫勞動等任何信息。他們就是為了達到這個恐嚇的目的,故意這樣做的。

賽爾克堅強烈譴責襲擊者的手段卑鄙,同時呼籲哈國警方盡快破案,並將襲擊者繩之於法。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