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心企业家孙大午案胶著 逾20人被抓禁见律师

2021-03-17
Share
良心企业家孙大午案胶著 逾20人被抓禁见律师 2021年3月17日,迟夙生律师经过长达一周的努力,但依然没能会见大午集团案中的当事人。
知情人发布

河北省孙大午集团大抓捕案,被当局视为高度敏感案件,创办人孙大午及家人全数被抓,各被捕人士的代理律师试图会见当事人均遭官方阻挠,律师并被禁公开发言,官方打压对集团的运营造成严重冲击,传集团所在地村民受威逼作伪证。(黄小山 / 程文 报道)

孙大午案中代表不同被告的律师,近日前往河北省高碑店市公安局要求会见当事人时,均遭警方以各种借口阻挠。

关注事件的原律师伍雷向本台透露,有份代理这宗案件的律师迟夙生抵达高碑店市已一周,准备周三(17日)会见其当事人大午集团总经理孙德华、也即是孙大午的弟弟,但遇到阻挠。此外,涉案被抓捕的25人中,大部分当事人都没能会见律师。

伍雷说:25个,有些能会见,但绝大部分是没办法会见。至少迟夙生来了快一周了,要会见大午的弟弟,他弟弟叫孙德华,都是指定监视居住,没办法会见。孙大午全家都被抓了,直系亲属都被抓没了。

另一位要求匿名的律师告诉本台记者,孙大午的妻子刘会茹,因多年来一直有高血压等疾病,身体状况欠佳,要求取保也被拒绝。而大午集团的多名高管情况也不明朗。另外,因为案件敏感,代理律师都难以公开发言争取。

大午集团一位中层管理人员陈女士指出,集团内被抓的人中,有6到8个人是被以监视居住的名义秘密羁押,其他的人则已经被逮捕。其中,孙大午和他的大儿子是被监视居住,而孙的妻子和二儿子则已经被逮捕。

陈女士透露,目前大午集团属下各公司,名义上都还在大午名下,但后续的情况不明。目前企业还在运营,但因为疫情影响和受打压,一些观光旅游类的公司出现了比较大的困难。

陈女士说:暂时还没有(倒闭),但是怎么著也有影响。学校医院都在正常运行。它毕竟跟其它的一些是不一样的。有一部分企业它不是赢利的,像一些旅游观光的,影响很大,差一点直接就关了。

在官方高压之下,大午集团很多员工已被噤声。有度假村职工向记者承认不能多谈。

度假村职工:不好意思,不方便透露。我们这边不方便透露,不好意思,谢谢你的关注。

本台记者亦曾多次致电高碑店市公安局,但对方拒绝回应。

目前,大午集团所在地河北省保定市徐水区政府已组织「工作组」进驻大午集团,公司所有印章被收缴,公司资产被政府接管,员工家庭经济已陷入困境。当地政府还在公司外路口设卡,所有进入公司的外来人员均要盘查。而当地律师事务所也被禁止私自介入该案。

维权网今年初曾发文谴责当局通过施压和诱导方式,迫使该企业所在地村民为该案做伪证。

孙大午及集团子公司法人等20多人于去年11月遭警方突击抓捕,其妻子刘会茹和两个儿媳也被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逮捕。但舆论普遍认为,孙大午因长期公开抨击时政,并创办福利医院触及地方利益而遭到当局以所谓「寻衅滋事」和「破坏生产经营」的罪名指控。

去年8月,即当局对孙大午展开抓捕行动的三个月前,当地国有农场强拆大午集团的房屋,导致大午集团和当地警方发生冲突,多名大午集团的员工和管理人员一度被抓。此后,大午集团公开表示抗议。

2019年,孙大午曾公开集团养猪场上万头猪死亡,要求政府确认当地是否爆发非洲猪瘟。孙大午的行动被指是直接捅破河北省政府瞒报疫情。

2003年,孙大午也因为政治言论而一度被抓,并被判刑3年,缓刑4年。中国法律界和学术界称孙大午是中国企业家的良心。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