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士學生批評中國政府和習近平 導師放棄指導頓失博士學位

2021-08-05
Share
瑞士學生批評中國政府和習近平 導師放棄指導頓失博士學位 瑞士聖加侖大學學生指控校方自我審查,因他發推文批評中國政府和習近平等,被校方踢出校及失去學位。
聖加侖大學推特圖片

作為中立國的瑞士面對中共施壓和滲透頻曝醜聞。瑞媒再曝出聖加侖大學在讀博士生因發推批評中國,遭導師放棄指導,意味著該學生亦失去博士學位。有學者批評,西方大學在利益面前與中共訂立魔鬼契約及進行自我審查。

瑞士《新蘇黎世報》(Neue Zürcher Zeitung ,NZZ)周二(3日)報道,聖加侖大學(Universität St. Gallen)的一名博士生因發推文批評中國,其導師擔憂受到來自中國的壓力,解除指導關係,致使該學生失去博士學位。

受害學生化名奧利佛·戈博(Oliver Gerber)告訴傳媒,其導師曾向他表示,就他在社媒上有關新冠疫情的言論而收到了「來自中國的憤怒的郵件」,而這可能給導師帶來無法獲得中國簽證的風險,因此不得不結束師生關係。

悉尼科技大學政治學者馮崇義得悉事件後接受本台採訪。他表示,事件背後反映的是墮落的西方大學群像。他形容,西方學者,特別是研究中國問題的學者中,部分受到中共利益侵蝕,也有部分對中國懷有不切實際的幻想,此等「有用的白癡」常常做出自我審查和幫中共審查他人之舉。

馮崇義說:有一些已經被中共收買了,另外一類不一定拿甚麼好處,但是整個認知混亂,就是「有用的白癡」,他們認為中國制度是很先進、很好的,不能隨便去批評,自覺不自覺進行自我審查和去審查別人,所以對這些提出批評意見的人,他們就幫中共去打壓。學校的決定就是結構性的因素,學校為了更多的資金來源跟魔鬼做交易,把學術自由、對真理、對知識的神聖追求撂在一邊。

法國賽爾奇·蓬多瓦茲大學教授張倫接受本台採訪時表示,歐洲一些大學、學術機構面對中國強權時,選擇自我審查的趨勢明顯,但西方也開始警覺這種審查對學術獨立的危害。

張倫說:瑞士某些學者的做法是值得警惕的,這是違背西方學術獨立的基本精神,應該受到嚴厲的批評。這些年歐洲的一些文化機構、大學面對中共自我審查這種趨勢是非常明顯的。這種反彈和警示也開始起來,我相信中國對西方學術的影響會越來越受到遏制。

受害學生戈博表示,去年3月28日晚間近22時,他收到導師的電子郵件,指「來自中國的憤怒的郵件」投訴他在推特上傳播「新納粹式的內容」,因此需結束師生關係。該導師告誡戈博應該「緩和在公共平台上的政治言論」。

他在當晚23時左右向導師質詢:這封「來自中國的憤怒郵件」來自何人?他還指責老師「愛上了中國日益咄咄逼人的審查制度」。儘管如此,他停用了推特帳號。

戈博表示,當時他僅僅在新開的推特上發了10天的推文,且關注他的人還不到10人。推文中他嚴厲批評了中國政府,比如2020年3月21日,他用英文發推:中共啟動抗爭新冠病毒B計劃,這是在A計劃掩蓋疫情並失敗後才有的結果,這是偏執的懦夫行為方式,它們沒有贏得我的尊重,也沒有贏得我的感激。他還在這條推文附加了「中國說謊人們死亡」的標簽。戈博認為他的推文不屬於「新納粹式的內容」。

兩天後,當老師再次聯絡戈博時,並未回答他的問題,只是正式通知他指導關係已結束。而這也是戈博在聖加侖大學郵箱的最後一封郵件。第二天,學校技術人員通知他,他的學校郵箱已被停用。

關於戈博本人,他2017年春開始在聖加侖大學從事環境污染方面的博士研究,該課題與中國關係密切,在導師的推薦下,戈博獲得了中國武漢一所大學為期三年的政府獎學金。在那裡他結交了中國女友。但他很快發現中國的審查制度影響其大學生活,當他提交了一篇關於再教育營的文章時,他被打最低分。

2019年聖誕節前戈博回瑞士度假,武漢肺炎病毒滯情使他無法再返回武漢,他開始在女友的建議下使用社交媒體推特,他譴責中國政府最初掩蓋新冠疫情、新疆鎮壓和批評習近平等。

對於戈博指責聖加侖大學因其對中國批評性推文而將他踢出,大學和導師卻給出不同版本,指稱戈博因在中國的學習,自己要求取消在聖加侖大學的註冊。

周二(3日),聖加侖大學在官網發表聲明,稱《新蘇黎世報》的報道是片面和具有傾向性的,再強調這位博士生早已注銷學籍,以及其推文涉及「種族歧視」指控。校方可以理解導師作法,導師亦有自由選擇終止指導關係。他們亦表示校方尊重所有大學成員對中國政治發展批評意見的權利,也意識到中瑞大學關係的挑戰,支持瑞士就此立規的努力,但反對聖加侖大學受中國影響的假設,指該大學無條件致力於言論和學術自由。

sw-study2.jpg
瑞士聖加侖大學發表聲明否認指控,強調導師有權解除指導關係,尊重成員批評中國政府的自由和無條件支持言論、學術自由。(聖加侖大學官網截圖)

戈博則向傳媒提供了他與導師之間的郵件內容等,以證明他的觀點。

《新蘇黎士報》看到了相關推文、戈博導師以及校方人員的郵件。

報紙也與這位導師進行了交流。導師解釋說「來自中國的憤怒的郵件」來自一位在加拿大的中國博士生,但她提供給傳媒的發件人訊息被塗黑。關於「新納粹式的內容」的指控是戈博在評論其他人推文時使用了一張卡通表情圖片,圖片中黃皮膚和裂開的眼縫被認為是對中國人的種族歧視。

事件發生後,在家人的幫助下,戈博聯絡了律師,他的目標是可以繼續學業。而大學通知戈博,如果想繼續學習,必須從頭開始申請及尋找新的導師。2020年夏,戈博放棄了法律路徑,他也無法找到新的導師,目前他已放棄了博士學位,並找到一份與中國無關的工作,他表示沒有做錯甚麼,也不想自我審查,尤其是在瑞士。

近年,中瑞高校合作不斷擴大,其中,聖加侖大學與中國有15項合作協議。但校方向傳媒強調,這名涉事導師所在的部門未從中國獲得資金。

記者:吳亦桐/程文 責編:方德豪 網編:劉定堅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