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紙運動】封城積民怨 學者:防疫致心理創傷,不滿已臨界點

2022.12.01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白紙運動】封城積民怨 學者:防疫致心理創傷,不滿已臨界點 有內地學者指,全國抗議反映中國人民對於防疫政策不滿到了臨界點,而過去3年的疫情防控亦對人民心理造成創傷。
路透社資料圖片

中國新疆烏魯木齊致命火災,掀起全國及海外多處反封控示威。上海的烏魯木齊中路出現花海,獻花的民眾Stephanie指,除了悼念火災死者外,亦為對過度防疫表不滿。亦有曾被圍封的北京居民指,封控期間無法外出工作,收入減少,認為當局為了防疫而付出過大的代價。內地學者指,全國抗議反映中國人民對於防疫政策不滿到了臨界點,而過去3年的疫情防控亦對人民心理造成創傷。

上海市民:為新疆火災難者獻花 表達對過度防疫的不滿

在上海,人群上周起開始聚集在烏魯木齊中路,有人點燃燭光悼念死者。在上海長大的Stephanie亦有到附近一帶獻花,除了是要悼念火災死者外,亦是表達對過度防疫的不滿。

Stephanie說:想要表達一種憤怒,因為新疆那一篇關於火災的報導直接被404了。覺得這件事情的本質上就是試圖想抹殺過度防疫所犯下的錯,大家還是處在比較悲憤的狀態裡,沒有辦法用言語來表達出來。我到底還能為同胞做一些甚麼?還能向過度防疫政策說一些甚麼來表達我的不滿?

對封城措施大跌眼鏡 民眾亦累積怨氣

Stephanie指,上海市民一直十分配合政府的防疫工作,包括疫苗接種,不過今年3月的封城措施,令她大跌眼鏡,市民開始反抗。

Stephanie說:上海市民對這兩年以來都非常配合疫苗還有精準防控政策,對自己很引以為傲。但封城後就覺得這件事情很離譜,怎麼會發生在這時候的中國?人們開始有第一波反抗是因為生活物資供給不足。第二波是因為防控日期一拖再拖,直到五一假期仍沒有解封,看起來我們的反抗聲音特別大。

她認為,中央的防疫政策落到地方後,地方官怕轄區爆發疫情烏紗不保,於是層層加碼防疫,而添加了許多限制自由的措施,過度防疫為市民生活造成嚴重不便,不滿情緒終於爆發。

Stephanie說:見核酸崗亭的次數,比我見父母的次數還要多,生活很麻煩,每進一個商場都要掃碼。每一個城市都非常害怕自己的疫情爆發,地方政府在中央政策的指導之上擅自加加碼,例如三天三檢完才能入住,明裡暗裡給妳下絆子,不然你有人身自由,不讓你來。所以大家反抗的事情其實是這種過度防疫。

3年來積極配合疫情防控 仍換來嚴謹封控

最令她感到無奈的,是即使3年來積極配合疫情防控,仍然換來的嚴謹封控,而非逐步開放。

Stephanie說:當時想法是首先給免疫力低的群體接種疫苗,然後就年青人,大家對病毒的免疫能力提升就可以逐步開放。我們很聽話,遵守了每一次上海提出的防疫政策,應檢盡檢、盡力接種疫苗,但仍然沒有達到當初防疫政策的願景。我們這一年說白了,好像經歷了很多事情,但其實好像甚麼都沒有經歷,只經歷了叫作「疫情」。

疫情期間,Stephanie駕車到不同省市時,需要在高速公路下車接受核酸檢測,現場亦有人員消毒。(受訪者提供)
疫情期間,Stephanie駕車到不同省市時,需要在高速公路下車接受核酸檢測,現場亦有人員消毒。(受訪者提供)

北京市民:封控沒有官方文件 質疑正當性

住在北京朝陽區的陳先生(化名)剛經歷完3天的小區圍封。他指,封控沒有官方文件,只有微信的物業群組事先通知。他質疑做法的合法性。

陳先生說:小區人員提前一天通知,當時沒有說要封多久,就要封,第二天就通知說封3天。我感覺很突然,通知的時候已經是晚上了。封控不是以政府的名義來封控,是以社區的名義。通知是口頭、打電話、發公布,不是以文件來通知,感覺沒有甚麼法律效力。

防疫政策方針令人失望 付出過大的代價

他說這段時間,因為未能外出,收入減少,工作亦受到影響。他批評防疫政策方針本末倒置、令人失望。

陳先生說:現在病毒沒有給人造成多大的失望,或者打擊人的信心。但是政策卻給人負面的預期。確實沒有人想要得病,但是如果確實為了防止得病而付出過於巨大的成本,恐怕不是合理的措施。

陳先生又批評中國的清零做法缺乏科學理據。

陳先生說:這個不是人類主動選擇的問題,是被動接受的客觀事實。病毒共存的問題,不是我們需要特別主動要考慮的問題,考慮的問題是怎麼能夠盡量保障自己的生活,同時還能維持自己的健康。

學者:民眾對防疫政策不滿已經處於臨界點

北京獨立學者吳強認為,今次的全國抗議運動導火線是新疆火災事件,但背後原因是中國人民對於防疫政策不滿已經到達臨界點。

吳強說:政策上的震盪是全國範圍抗議浪潮的開端,這個開端是過去3年政策的結果,人民處在難以忍受的臨界點,在最近一個月破防了。人民已經預期3年(疫情)該結束,該結束的預期才是關鍵的。

今年3月上海封城初期,平日車水馬龍的一條上海公路變得冷清。(受訪者提供)
今年3月上海封城初期,平日車水馬龍的一條上海公路變得冷清。(受訪者提供)

學者:3年疫情管控 造成巨大心理創傷

他認為,3年的疫情管控措施,為一代中國人造成巨大的心理創傷,特別是正在經歷疫情的年青人。

吳強說:心裡創傷是三年疫情以來最主要的傷害,在未來持續長時間,尤其在過去3年就學的青年人來講,無論是中小學還是大學,在關鍵的社會化階段,大學生來講,這種創傷理論上是有終身的影響。見到是一代人心理上遭受疫情這3年的心理創傷。

吳強相信,如果動態清零的國策終結,社會亦很快會回復正常,抗議活動不會持續。但他提醒,一旦開放封控後,疫情恐會急速升溫擴散,他建議中央政府領導班子要準備好如何有理有節地應對公共衛生的挑戰。

記者:張山 責編:李世民 網編:劉定堅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