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強推中醫方案 醫患皆成犧牲品

2020-02-24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2020年2月6日,湖北方面高調地組織18名確診病人出院,以顯示中醫的療效。但此前著名科普作家方舟子就指出,因大量輕症患者的自癒,都可能被所謂的中醫們視為自己的功勞。(湖北中西醫結合醫院診療組對外發布)
2020年2月6日,湖北方面高調地組織18名確診病人出院,以顯示中醫的療效。但此前著名科普作家方舟子就指出,因大量輕症患者的自癒,都可能被所謂的中醫們視為自己的功勞。(湖北中西醫結合醫院診療組對外發布)

武漢肺炎疫情在大陸持續蔓延,而官方為體現國家主席習近平提倡的「文化自信」,強推中醫方案治療武漢肺炎。另一方面,當局為避免復工令武漢肺炎的風險威脅到北京,讓北京和天津的解禁時間大幅度延後。(黃小山/何山 報道)

武漢新冠肺炎陰影下,大陸各地呼籲盡快復工挽救經濟,而疫情仍未受控。根據當局周日(23日)的最新公布,全天死亡150例,是官方從1月21日開始每日披露死亡數字之後的單日最高數。

醫療界人士何女士指出,這組數字顯示,至今武漢肺炎的死亡率依然居高不下。她認為其中一個原因在於官方以政治主導,強推中醫救治,一線醫護人員不滿官方的做法,消極抵抗,加上醫療資源不足,過程中存在藥物濫用的問題,導致了嚴重的後果。

何女士說:有一個醫生提議嘛,就是說,每個診療小組都有一個組長,都應該以組長的名字命名。這樣的話,誰用的診療方案的那些中藥就公布。其實到現在沒有哪個專家寫出那個中藥來的。但現在的問題就是,輕症的很多病人,都是直接就上了抗生素和中成藥,普通的抗病毒藥,但這幾種藥物其實沒有任何療效,這些藥物都會造成胃腸道的副作用和這個對肝腎功能的一些損害,我一直在擔心可能是這些藥物使得這些輕型的病人會加重,或者是重型的病人更加嚴重。

有關說法得到觀察人士林斌證實。他指,由於習近平過往一向強調要把中醫發揚光大,疫情爆發後亦提倡以「中醫主導、西醫支持的融合模式」,然後各級官員都紛紛表示效忠。即使是專業人士,明明知道這種做法違背基本的科學常識,也不敢公開表示反對。

林斌說:大領導說要扶持,意思說要發揚光大中醫,大領導這樣說,那底下那些都拿著雞毛當令箭。國內的官,好多都不是專業的,衛健委的好多有專業的也不敢說話了,說真話他當不了官,只是對上負責,對下不負責了。誰敢說啊?說出來就上門找你泡茶了。我微信屏了兩次,然後(員警)上門來泡茶了一次。

2天前,已有醫護人員指出,每一位武漢肺炎患者都要被中藥治療,不論緩急,並且都是按照症狀擬定好了的處方,如果有人反對,就是違反抗疫大政方針和最高指示精神。國家衛健委公布最新診療方案中,含有強致癌性和腎毒性的馬兜鈴酸的藥物,以及被上海藥研機構證明對新冠病毒無效、相反卻會導致肝損傷的克力芝、阿比多爾,依然被列為治療用藥。

本台為此多次致電國家衛健委,希望得到詳細的說明,但該機構一直沒有給予回應。

而繼國家衛健委在新冠肺炎診療方案列入大量中醫治療模式後,武漢等地再次傳來消息,當地已將中醫治療作為主要對抗新冠肺炎的方案之一。在北京,市衛健委周一舉行記者會,發言人宣布制定北京新冠肺炎「中醫藥防治方案(第2版)」,在確診病例中優先使用中醫藥治療。發言人宣稱,中醫藥治療總有效率達到92%。

在當局加大宣傳中醫救治武漢肺炎的同時,首都北京地區暗地裡卻似乎對疫情不敢鬆懈,其中兩會更宣布延遲,是中共1949年建政以來,兩會首次因公共衛生事件推遲進行。對此,林斌說當局明知疫情仍處於高度危險狀態,卻催促民間「大復工」,批評政府草菅人命。

林斌說:政府能收到稅收的這一部分,慢慢讓你復工。然後政府沒收到稅收的這一部分的都還是卡著。那個人大跟政協會本來是3月5號左右,但當官的擔心自己的安全,現在都不敢開了。就是說人代會看甚麼時候開就是疫情甚麼時候解決。

林斌還指出,根據官方公布的資訊,全國各省市開禁時限中,北京和天津都被延遲到3月10日,僅早於湖北的3月15日(其中武漢開禁時間被定為3月31日)。這都顯示在強推各種政治化的抗疫措施的同時,身在京城的高層們十分在意自己的安全,他們不會為此冒任何一點風險。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