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MeToo標誌性案件:中央台主持人朱軍涉性騷擾案開庭

2020-12-02
Share
中國MeToo標誌性案件:中央台主持人朱軍涉性騷擾案開庭 支持者送花,弦子庭外感動落淚。
法新社

中國中央電視台主持人朱軍被控性騷擾一案,在網名「弦子」的前央視實習生提起訴訟兩年後,於周三(12月2日)在北京海澱區法院首次開庭。大批群眾到法院外聲援受害人及打出反性侵標語,遭公安驅逐。(馬立克/胡凱文 報道)

周三的庭審並不對外公開,但有大批「弦子」的支持者冒著寒冷氣溫前往法院聲援。公安則在法院門前驅趕民眾,期間有外國傳媒記者被公安帶走問話。網上有關「弦子」和央視名嘴朱軍貼文和相片,則遭到國內網監的封殺。

紐約的「中國婦權」創始人張菁認為,朱軍案得以立案開庭,是事情在公共媒體上已經無法掩蓋。她說,沒有權貴背景的婦女,在中共司法體制下權益得以伸張幾近渺茫 。弦子能贏得官司,只有一個可能性,就是朱軍在政治鬥爭中站錯隊跟錯人,原本就要被清洗。

張菁:中國大陸現在目前的狀況是特別特別難的去推動這個女權運動。他們開庭的結果我是沒有太多的信心了。中國的經濟案件或者是性騷擾、家暴呀的這種案件,基本上要告倒有權有勢的人,這是一個不可能的任務。除非這個人他的立場不好,他本身就是要被割的韭菜,本身就是政治不正確的,沒有緊跟黨走的或者是對習不滿的。

張菁又指,女權運動特別是近兩年世界範圍興起的 MeToo 運動,影響著中國大陸的億萬女性。她說,在國內敢於站出來維護女權的每個人都很了不起,因為中國女性維權付出的代價是西方世界的十倍百倍。

網名為「弦子」的女子(左)在微博公開發文指控中國中央電視台主持人朱軍(右)於2014年正在電視台實習的她性騷擾。(網絡圖片)
網名為「弦子」的女子(左)在微博公開發文指控中國中央電視台主持人朱軍(右)於2014年正在電視台實習的她性騷擾。(網絡圖片)

「弦子」在開庭前透過微博發文表示,她和朱軍都申請了公開審理,但遭法院拒絕。此外,她要求朱軍本人到庭的要求遭駁回。

英國廣播公司(BBC)在開庭前分別通過電郵和電話聯繫了朱軍及其律師,但均未得到回覆。

而在開庭前的一次採訪中,「弦子」對BBC表示,無論輸贏,她都不後悔。「如果我贏了,那肯定會鼓舞更多女性站出來說出自己的故事;如果我輸了,我會繼續上訴,直到討回公道。」BBC引述分析人士指出,這宗發生在六年前的案件或對中國#MeToo運動的未來影響重大。

「弦子」對薄朱軍,源起2018年夏天,「弦子」得知荷李活電影製片韋恩斯坦(Harvey Weinstein)被控性侵後,決定在中國社交平台微信上寫下自己的經歷。她稱,當時這樣做的部分原因是為了聲援一名兒時的朋友,也是一位強姦案的受害者。

在這篇3000字的文章中,當時25歲的「弦子」回憶起2014年自己的一段經歷。她聲稱,當年在中央電視台實習期間,中國家喻戶曉的電視主持人朱軍對她進行了性騷擾。她表示,事發後她向當地公安報案,但警方以朱軍是知名人物為由,建議她放棄指控,並希望她考慮朱軍對社會的「積極影響」,三思而後行。

她的朋友,網名叫「麥燒同學」的NGO工作者徐超將「弦子」文章轉發到微博後,很快就在中國互聯網上瘋傳。

幾周後,朱軍以「名譽權遭到嚴重侵害」和「受到嚴重精神傷害」為由起訴了「弦子」和徐超。

現年56歲的朱軍是前央視主持,在大陸家傳戶曉,因性騷擾事件形象受挫,近年淡出螢幕,之前曾連續21屆主持央視春節聯歡晚會,但2018年起沒有再現身春晚。

近年,女權運動在中國大陸快速興起。其中,2015年「女權五姐妹」被捕事件引起全球關注。而「弦子」狀告朱軍案也隨著#MeToo風潮,令「性騷擾」成為中國民間輿論熱議的話題之一。數個類似案件也在中國浮出水面。2014年1月,北京一所大學解僱了一名被控性騷擾前學生的教授。幾個月後,一位知名的慈善機構創始人因被控在2015年的一次募捐活動中強姦一名志願者而辭職。

周三(12月2日),大批群眾到法院外聲援受害人及打出反性侵標語。(路透社資料圖片)
周三(12月2日),大批群眾到法院外聲援受害人及打出反性侵標語。(路透社資料圖片)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